当前位置:首页 > 贞观俗人 > 第215章 告御状

第215章 告御状

    “翼国公?”
  
      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抬头望去,却是鱼玄机。她坐在章台阁的马车上,正掀起车窗帘喊他。
  
      “翼国公怎的独自在此?”
  
      秦琅赴宴时自然是带有随从、侍卫的,也有自己的车马,可刚被薛万彻引着从侧门出来,现在独自站在路边叹气呢。
  
      “女录事怎么也在这?”
  
      “刚薛驸马说长公主突然身体不适,所以向宾客们道歉,提前结束宴席了。”鱼玄机打量秦琅几遍,似有所悟,“翼国公若不嫌弃,不如坐奴的马车,奴也正好要回平康坊,也是顺路呢。”
  
      秦琅看了鱼玄机一眼,见她那眼神里透着股子精明,也不知道她究竟想到了什么地方去,但看看左右,自己现在也不便再绕到薛家大门去,只好点头上了她的马车。
  
      鱼玄机的马车装饰的挺漂亮,虽然只有二马拉车,没有国公宰相们的数马拉车,可车厢里装饰的很精致,里面有股子香味。
  
      细打量,才发现里面改装过,里面的坐垫都是软的,还有熏香,有火桶取暖,甚至还可煮茶温酒,甚至有简易的书架,可以放些书卷。
  
      秦琅靠在车厢上,有些无精打彩。
  
      鱼玄机吩咐车夫放缓速度行驶,然后也没有打扰他,只是调了熏香炉子,然后开始在车上炭炉上烧水煮茶,动作温柔细致尽量不去打扰秦琅。
  
      秦琅靠在那胡思乱想着,结果倒是半路睡着了。
  
      鱼玄机凑近打量着他,心里暗暗感叹着玉箫的好命,原本同样的身份,如今她却修的圆满,自己却还依然得周旋于那些王公贵族们,依然是个女伎。
  
      秦琅醒来,发现马车早已到了平康坊。
  
      “怎么没叫醒我?”他发现马车停在那不动。
  
      “三郎刚才睡着了,不忍心惊扰你。”
  
      “谢姑娘好意。”
  
      鱼玄机看着秦琅,忍不住出声提醒,“坊间都传言说长公主厌恶薛驸马,婚后一直不曾让薛驸马近过身,还有人说长公主是忘不掉翼国公。奴虽不知道这些坊间消息有几分可信,但今天还是想提醒下翼国公,你和长公主这是玩火,皇帝若是知晓,绝不会容忍的。”
  
      “三郎如今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又何必再去吃那曾经拒绝过的回头草?这草可是带刺的,三郎可莫要因年轻一时冲动,犯下不可原谅的大错,想想玉箫妹妹,若是三郎你出点事,玉箫妹妹只怕又要再次被没入掖庭为奴,还有她和你那未出世的孩子·······”
  
      秦琅叹口气。
  
      “你·······你很聪明,不过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被人阴了。”
  
      “阴了?”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秦琅有满肚子的委屈,可却又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对第三人说,只能叹声气,“多谢鱼娘子送我回来,告辞!”
  
      秦琅下了马车,往家中走去。
  
      鱼玄机倚着车厢看着秦琅背景萧瑟,甚至有点孤单,竟然痴了。
  
      秦琅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然后糊涂的睡了一天,结果当天晚上便感冒起来,然后到早上甚至发起热来。
  
      玉箫因为肚子渐大,已经分屋另睡,秦琅晚上一人睡的,等早上玉箫发现他烧的厉害,赶紧去叫了大夫来看。
  
      御医诊治,要卧床静养,还要煎药汤服。
  
      秦琅便干脆让人给他去上了请假奏折,然后在家养病起来。
  
      李世民听说秦琅病了,还派了御医过来诊治,又赐了人参等药物。
  
      丹阳长公主在府中等着秦琅的行动,结果左等右等不见秦琅行动,派人打听,才知道秦琅病了。
  
      一病就是好多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个秦怀良,以为这样就能躲的过去吗?你躲的过初一,躲的过十五?既然你不守信用,那就休怪我无情。”
  
      丹阳长公主认定秦琅是在装病,恼羞成怒。
  
      她干脆叫来身边的心腹奴仆,让她们主动到坊市去传播流言。
  
      所谓流言就是她跟秦琅的绯闻,甚至那天宴会发生的事情,也被丹阳主动编排一番后让人爆料传播。
  
      这种绯闻是长安人最喜闻乐见的,更何况是长公主主动派人传散呢,于是乎一夜之间,整个长安城都在聊这桩子桃色新闻。
  
      薛万彻知道这事是丹阳传出去的,大醉一场然后闯进长公主房中质问,结果长公主反而大骂薛万彻懦夫,无能。
  
      薛万彻气极,借着酒意想要办了丹阳,却被丹阳挠的满脸血痕,最后丹阳拿刀顶着自己的喉咙迫退了薛万彻。
  
      薛万彻被迫退出长公主房间,走时却当长公主面掐死了她一个贴身侍婢。
  
      两人的关系降至冰点。
  
      满脸指甲血痕的薛万彻无法见人,于是也告病请假。
  
      但丹阳并不罢休,她主动奏报皇帝,称薛万彻连杀她两个婢女,还要杀她。
  
      这个事情就不简单了。
  
      李世民接到奏章后大为震怒,立即传召薛万彻入宫。
  
      “你想干什么?”
  
      李世民一见薛万彻就喝问。
  
      结果薛万彻抬起头,让皇帝看到他那不成样的脸。
  
      “陛下,臣很感激陛下赐长公主,可臣自尚长公主完婚以来,都几个月了,但长公主却从不成正眼瞧我一眼,甚至至今都未与曾圆房,连同席用餐都不曾过,更别说同床共枕·······”
  
      这话一出,李世民也愣住了,可再看人家薛万彻那被抓花的脸,李世民估计事实可能也差不多。
  
      “爱卿啊,夫妻之道,贵在和顺。”
  
      “陛下,你知道现在满长安城的人,都是如何议论臣的吗?说臣是万年老乌龟,千年绿王八!臣羞了我薛家八辈祖宗,辱没了代代先人!”说着,堂堂铁血战将,居然在殿上忍不住痛哭流涕起来。
  
      李世民皱眉,“朕会让秦琅去追查到底是谁在造这些谣言,定严重不贷!”
  
      薛万彻现在听不得秦琅这个名字,终于忍不住愤怒,“陛下,你知道长安的人为何会那样骂臣吗?因为那就是事实,而那个让臣受此羞辱的人,正是秦琅!”
  
      “秦琅?朕当初赐婚时,确实没有把秦琅拒丹阳婚一事告之过你,但这事早已过去,又怎么还牵扯着?”
  
      “陛下,臣从不曾纠缠过之前的事情,臣说的是如今的事,前几日陛下授封臣左卫将军,臣心下感激,高兴,便在府中摆宴设席,邀请亲朋好友庆贺,也是显示陛下的恩赏,当日本不欲邀请秦琅前来,可长公主却偏要加上秦琅的名字,我没多想,便请了,可是····可是他们······”
  
      “若非臣当日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臣都不敢相信,他们如此欺人太甚,居然就在我的府中,在我宴请满屋宾客之时,这般羞辱我,可臣却还得维护长公主的名声,维护陛下贤婿的名声,我当日还得在门外替他们站岗·······”
  
      越说,薛万彻越伤心。
  
      “臣现在别无请求,只请陛下开恩,能许臣与公主和离。”
  
      李世民越听越怒,气的脸都胀紫了。
  
      “你说的是真的?”
  
      “臣敢以薛家历代祖宗之魂,敢以先父地下亡魂起誓,所说一切皆是真的,敢有半句假话,我薛万彻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李世民踉跄几步,差点跌倒。
  
      整个人喘气不赢。
  
      懵了。
  
      一个人敢发这样的毒誓,那就没什么可再怀疑的了。
  
      “朕没想到,朕没想到!”
  
      李世民气的喘不过气来。
  
      “陛下,臣福薄,无福尚尊贵长公主,还请陛下能够解除臣与丹阳婚姻。”
  
      “你先回去休养,这件事朕会给你一个交待的。”李世民狠狠的道。
  
      薛万彻走后,李世民气的把御案给一脚踹翻了。
  
      殿中内侍看到皇帝又踹翻了玉案,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皇帝每次震怒,都会踹御案,一旦踹御案,那就真是怒到极至了。
  
      听说齐国公震怒之时,总是一掌拍碎一张几案,而程咬金若是大怒,就会提起宣花大斧去劈材,尉迟恭要是大怒,就喜欢裸身骣骑狂奔·······
  
      “朕要砍了那畜生!”
  
      “取朕剑来,朕要亲自去砍了那小畜生!”
  
      殿中少监不安的问皇帝要砍谁,皇帝答曰秦琅。
  
      “可是翼国公?”
  
      “就是那畜生!”
  
      殿中少监惊慌不已,赶紧一面应着皇帝,一面派人赶紧去搬长孙皇后来。
  
      等长孙皇后赶到,李世民已经提上了他的大剑,并跨上了煞紫露,要亲自去了结了秦琅这个无耻畜生。
  
      “陛下,且先息怒火,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长孙皇后扯住皇帝的马头。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薛万彻都以薛家历祖历宗的亡魂起誓了!”
  
      “陛下怎么能只听一面之辞,这事,臣妾以为不如把丹阳和秦琅召来,然后来个当面对质!”
  
      “还嫌事情不够丑?还要搞的天下皆知吗?”
  
      “可陛下难道就要听一面之辞,就认定这事吗?”长孙皇后苦劝不止。
  
      李世民气的听不进去,依然要亲自去斩了那畜生。
  
      皇后突然哎呦一声坐到地上。
  
      李世民慌问,“观音婢,你怎么了?”
  
      “臣妾腹痛如绞!”
  
      “御医,赶紧传御医!”李世民跳下马,慌忙抱起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