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魔教九公子 > 第二章傀儡点睛之法

第二章傀儡点睛之法


  “童堂主,你说,此次,我们胜算大吗?”
  萧亦云望着火光,突然问道。
  今日,他前往觐见王一封,在王一封身上,他感觉到了那股气势,那股与他义父一般无二的气势,同样的波澜壮阔,宛若谷底深潭,那般幽深,深不见底。
  五大三粗的童贯穿着短衬,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脸憨厚的回道。
  “此次是夜半突袭,有了九公子给的千机门地图,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已占其二,此战,必胜。”
  “可,这千机门掌门王一封却是纯阳境的地仙人物,你有把握吗?我记得四灵与你只是先天境吧!”
  “嘿嘿,九公子可别忘了,攻打千机门是为何。”
  “当然是为义父夺取……哦,这么说来,义父会亲自出手?”
  “当然!”
  “如此,甚好!”
  萧亦云敲打着轮椅,手指轻动,传出哒哒哒的声响。
  已习惯萧亦云的童贯知道,九公子陷入思考了!
  如果,任教主出手,那我又该如何拿到精神修炼功法?
  此法世间只有千机门还存留一法,若错过此次机会,那便终生只是一个躺在轮椅上的废人!
  若……
  轰——
  萧亦云思维还在转动,却被一股气浪打断。
  噗!
  只是轻轻一点气息,便已让萧亦云身受重伤。
  吐了口血,便望向前方。
  在他身前,小月与童贯两人连手抵抗这股气浪。
  两人气喘吁吁,但,还是让他受伤了!
  “公子!”
  “九公子!”
  两人回头见此情景,连忙上前道。
  萧亦云摆摆手,“无碍!”
  “这是义父出手了吗?”
  他没有修为在身,目光所及一片昏暗,只有远处火光冲天而起。
  “对,任教主出手了!”
  童贯望着千里之外的两人,回着萧亦云的话。
  八百里墨竹外,便是无尽的澜沧江。
  此时江面上空站着两人,一个是千机门掌门王一封,一个是魔教教主任苍天。
  任苍天是一中年人,却已然两鬓如霜,此时开口道:“王一封,你大势已去,何不退去,为何还来阻我?”
  王一封凌空杵着拐杖,咳了两声,似乎年老体衰,不负夜里寒冷,声音颤抖的说道:“咳咳~我王一封已经活了大半辈子,跑了大半辈子,已经跑不动了,这八百里墨竹海已经是我在这世间停留最长的一处,我已经习惯它了!”
  “这些我都可以不动,我只要一物。”
  “咳咳~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无非是我千机门的【傀儡点睛之法】,此法虽不说夺天地之造化,但相差不远,我知道你要用它来干嘛,无非是要复活你那亡妻。”
  “你既已知道,又何必呢?你已年迈,气血衰败,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我知道的,可,人活世间,总是要自己亲自试一试才肯甘心的。”
  “哦,这么说你是要与我动手?”
  “不错,还请任教主赐教!”
  话音刚落,王一封便凌空一点拐杖,一股气浪自他拐杖处提起,一起,便把澜沧江掀起滔天巨浪,形成一股气势磅礴的水龙,宛若上古神龙般摇曳着身姿,一往无前的朝任苍天处袭去。
  任苍天见此,摇了摇头。
  这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
  终究,还是老了!
  任苍天轻轻伸出手来,一指点出,水龙便于半空夭折,化为漫天水滴,落入江中。
  “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要【傀儡点睛之法】,其余的,分文不取。”
  任苍天收回手指,冷冷说道。
  却没有想到,对面王一封惨然一笑:“终于,还是无用吗?”
  想当年唐门依旧,门中高手如云,自己只是一个一心扑在傀儡上的技术宅。
  可最终,还是自己这个技术宅修炼到了纯阳。
  而唐门高手尽在剿灭青龙会中被屠戮一空。
  自己这个技术宅也当上了掌门,为了避免青龙会的秋后算账,唐门改成了千机门,大本营也随之改变,搬到了这八百里墨竹海。
  可……
  突然,王一封心中一抽。
  自己这是在战斗中分神了!
  任苍天望着王一封的状态,只是站在原地,等他,等他回过神来。
  他不屑于,也不需要。
  若他愿意,十个王一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他愿意等,也必须等。
  这傀儡点睛之法只有王一封会用。
  这是王一封自己的独门绝技。
  所以,任苍天等得。
  王一封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对着任苍天说道:“你可知这傀儡点睛之法是从何处来?”
  对于魔教而言,情报,轻而易举,何况他是魔教教主,他当然知道是怎样来的,但他却摇了摇头,王一封这般,便是一个切入口,一个获取傀儡点睛之法的切入口。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打断我?我知道,是不想打断我吧。”
  王一封停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又重新说道:“这是当年我妻被青龙会杀害时,我查阅四海八荒古籍所得,随后,便一边制造与我妻一般无二的傀儡,一边施展傀儡点睛之法,终于,于三年前,我成功了!”
  随即,王一封一招手,一个曼妙的女子出现在他身旁。
  女子二十左右,着绿袍,身姿妖娆,妩媚灵动,名,王晓燕,这赫然便是之前萧亦云所见到跟随在王一封身边的女子,外人皆知,这是王一封的孙女。
  王一封深情款款的摸着王晓燕的脸颊,明显陷入回忆中,却又开口说道:“没错,这,便是我唐门傀儡加上傀儡点睛之法做出来的傀儡,这,便是我那亡妻傀儡。”
  任苍天望着王晓燕灵动的双眼,又细细体会,突然道。
  “不对,这不是傀儡,傀儡是没有血肉的!”
  “对,你说得没错,这三年来,我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杀上一个天赋异禀的女弟子的血肉给她换上,如此这般,才能保证她的灵动。”
  “那,傀儡点睛之法呢?这便是傀儡点睛之法的后患吗?”
  任苍天强忍着抢过王晓燕来细细研究的冲动,缓慢问道。
  “不,这是我唐门傀儡术的后患,点睛之法没有问题,但我从未把它用于死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