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剑 修改版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三剑 修改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林北辰猜测的差不多。
          所谓的双手剑印98K的攻击上限,已经不能给白嵚雲这个级别的邪神造成太大的威胁——当然,如果子弹不被挡住,而是直接轰击在肉身之上的话,效果如何,暂时还无法判断。
          “小白脸你这一招【双手剑印】的确是很强。”
          白嵚雲说着,手中的淡红色光剑再度凝聚威压,缓缓地举起。
          这一次,光剑之芒越发璀璨。
          剑身微微震动。
          “墟界之剑-剑荒覆杀!”
          当她一剑斩下的时候,剑芒竟是不断地分化,如扇形一般,朝着正前方不断地辐射攻击范围,明明是一剑斩出,剑芒却是洒落身前四十五度角、千米范围之内……
          “好可怕的威力。”
          林北辰再次振动光翼。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速度,在这一剑的威力临身之前,根本无法逃出剑芒的覆盖范围。
          拼了。
          【逆血行气狂战术】。
          禁忌之术瞬间开启。
          战斗力瞬间又是倍增。
          “剑七……面对疾风吧。”
          剑风之墙。
          一道半透明的银色剑之风墙出现。
          但那斩下剑芒,仅仅只是一顿,就碾碎了风墙,继续朝着林北辰袭杀而下。
          噗噗噗。
          借着剑风之墙的争取的时间,林北辰单手连开三枪。
          98K的子弹倾泻在剑芒的同一位置。
          凝实的剑芒终于出现了裂纹。
          林北辰爆发出所有的力量,紫电神剑一剑斩出。
          剑一。
          轰!
          人如龙门一跃的锦鲤一样,终于是破开了其中一道剑芒的镇杀,冲天而起。
          以点破面。
          终于逃脱了杀身之厄。
          而下方的地面,一个半径两千米的扇形区域,所有的山峦和大地,都被墟界之剑的剑芒斩毁,峰峦如豆腐一般被切碎,地面如案板一样碎裂,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剑痕,似是将这个世界都斩碎了一样。
          毁灭般的画面。
          满目疮痍。
          这一片区域之中的活物,在这一剑之下,尽数灰飞烟灭。
          “不愧是小白脸你,唯一的破题之法,你做到了。”
          白嵚雲清冷肃杀的声音,再度响起:“但是接下来这一剑,你该如何破解呢?墟界之剑-剑荒之咬!”
          这一瞬间,她再度一剑斩下。
          剑芒璀璨。
          万道剑芒合为一。
          一剑破空,直斩冲天而起的林北辰。
          这一瞬间,林北辰感觉到自己好似是被一头来自于远古洪荒的衔剑巨兽盯住一样,根本避无可避。
          气机锁定。
          那一剑的风情,彻底锁定了林北辰。
          令他再无可能做出闪避之举。
          只能硬抗。
          嘭!
          林北辰抬手又是一枪。
          但这一次,98K一次充能之后产生的最后一发子弹,轰击在【剑荒之咬】上,竟是连一瞬的停顿都没有为林北辰争取到。
          不过在林北辰的操控之下,借助着枪械的后坐力,他的身形,骤然朝着下方的大地坠落。
          光翼加持后坐力。
          林北辰的速度很快。
          像是一道光,直接狠狠地撞击在了下方的大地上。
          而剑荒之咬的剑芒,紧随其后。
          轰!
          大地震荡。
          原本已经尽为废墟荒芜的地面,再度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剑荒之咬的力量蔓延之处,一道巨大的地面裂缝,似是黑色的荒蛇一般,朝着远处流窜蔓延。    ……
          极远处的云梦人营地,所有人都被大地的剧烈震荡所惊醒。
          一道道震惊的目光,朝着北方看去。
          “发生了什么?”
          “地震吗?”
          “不,有强者在战斗。”
          戴子纯冲天而起,看向波动传来的方向,满脸尽是惊骇。
          这种级别的力量和能量波动,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是大宗师巅峰,就是半步天人。
          “快去告诉少爷。”
          下方有人大喝。
          ……
          战场中。
          剑荒之咬的能量散去。
          交手结束了。
          白嵚雲手中淡红色的长剑,化作氤氲,缓缓地散去。
          她缓缓地朝着地面降落。
          下方,一道蜿蜒数千米的巨大峡谷。
          破碎的峰石。
          黑色的泥土。
          峡谷深百米。
          这是被她一剑站出来的大地伤痕。
          她的身形,缓缓地降下。
          峡谷的最深处。
          林北辰单手拄着紫电神剑,艰难地站着。
          “咳咳……”
          他不断地咳嗽,口中喷出鲜血。
          浑身衣衫破碎。
          黑发凌乱。
          “好可怕的剑法。这是虚空之罅中邪神的力量吗?”
          他一边吐血,一边抬头看向白嵚雲。
          白嵚雲歪着脑袋,仔细打量林北辰的状况,傲娇地道:“不是,我刚才的力量,和真身降临之前的巅峰力量相比,只有一成而已。”
          林北辰闻言,不由得咋舌。
          “你呢?”
          白嵚雲看着他,道:“你现在,还剩下几分力量了?”
          林北辰吐了一口血,老老实实地道:“十不存一。”
          白嵚雲轻轻地落在他身边的泥土上,双手揉了揉胸,沉默了许久,才死死地盯着林北辰的脸,道:“你记好了,欠我的十万金币,下次见面,利息翻倍,不许抵赖。”
          林北辰一怔。
          旋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杀我了?”
          他一边吐血一边笑。
          白嵚雲笑了起来,道:“是的呢,我仔细想了想,十万金币的确是很重要,我孤苦伶仃一个人降临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骗点儿卫名臣的钱也不容易,还是等你还了钱,我再杀你吧,不然总觉得亏的慌。”
          林北辰道:“行,你胸大你说了算。”
          白嵚雲傲娇地哼了一声,道:“不过,你到了朝晖大城,最好如之前所说,低调一点,不要再与我作对,否则的话,我怕是忍不住,又要出手了哦。”
          说完,她的身形,缓缓地扶起,朝着‘峡谷’上方飘去。
          “等等。”
          林北辰大声地道。
          白嵚雲低头俯瞰下来。
          林北辰吐血苦笑道:“你好歹把我也带上去啊,我现在浑身没力气,连走路都会摔倒。”
          “你在想屁吃……自己去爬。”
          白嵚雲冷哼一声,继续朝上漂浮。
          “等等。”
          林北辰又大声地道:“我一直都有一个巨大的困惑,今日一定要问出来,否则,我死不瞑目。”
          “你又不会死。”
          白嵚雲一脸无语,道:“问吧。”
          林北辰道:“你为什么一直都要揉胸?是被蚊子咬了,还是乳腺增生?”
          白嵚雲脸上闪过一丝嗔怒之色。
          “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人,问这种问题,他已经死了一千万次了。”
          她低头看着林北辰,突然又笑了笑,道:“不过,既然是小白脸你的话……原因很简单,我真身降临的时候,九成九的力量,都被封印在这里了。”
          说着,她揉了揉自己的胸,道:“揉它,只是一个释放力量的方法而已。”
          林北辰:Σ(⊙▽⊙"a ?
          我读书你不要骗我。
          他曾经暗中想象过无数个原因。
          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答案。
          “好了,你这个人,太烦了,不要再说话了,闭嘴。”
          白嵚雲骂了一句,身形冲天而起。
          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林北辰又大口大口地咳嗽。
          一个屁股蹲坐在旁边的黑土中,剧烈地喘息。
          但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
          “咳咳……呵呵,我就……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
          他咳嗽连连,仿佛是要将肺都吐出来的样子,自言自语地道:“毕竟……我这么帅,呵呵……连天外邪神,都被我的美貌所折服,桀桀桀桀!”
          就在林北辰得意地露出反派桀桀笑声时,突然,毫无征兆地,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她舍不得杀你,但是我舍得呀。”
          一个身披着黑色轻甲胄的年轻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从峡谷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一步一步,朝着林北辰靠近。
          “自我介绍一下,千草行省卫公子麾下,影神卫原流风。”
          这人脸庞年轻,眼神苍老。
          身上不经意之间流溢出来的气息,乃是武道大宗师级别。
          林北辰顿时呆住。
          我馹。
          什么情况?
          怎么还有刺客?
          他吐出一口血,刚要大声喊救命。
          原流风苍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讥诮,道:“你可以死心了,因为凌太虚被人拦住了,至少在三十息之内,无法赶到,而三十息的时间……呵呵,足够我杀你一百次了。”
          林北辰的心,沉了下去。
          卫名臣你这个狗杂碎,竟然还搞了个双保险。
          难道我身为穿越者,拥有主角光环的男人,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抬头朝着原流风看去。
          印入眼帘的,是一道剑光。
          ……
          ……
          白嵚雲的身形,落在十里之外的一座玄纹飞舸上。
          屹立在穿头的男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文士打扮,鹰钩鼻,细长的眼睛,眯起来的时候,像是一条择人而嗜的毒蛇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阴郁的气息。
          “恭迎大人,凯旋归来。”
          中年文士弯腰行礼,然后问道:“大人可是斩杀了林北辰?”
          白嵚雲摇头,道:“不曾。”
          “哦?”
          中年文士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异色,道:“大人出手,都不能诛杀这个祸胎?”
          白嵚雲淡淡地道:“他挡住我三剑,我剑技尽出,奈何他不得。”
          “哦,原来是这样。”
          中年文士奇异一笑,道:“但三剑之后,林北辰只怕是剩不下多少力量了吧?属下愿意代劳……”
          白嵚雲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中年文士心中一凛,道:“属下不敢。”
          白嵚雲面若冰霜,眼神凌厉,道:“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原流风呢?”
          “原神卫去打扫战场……他说,他想要割下林北辰的头颅,亲手去献给卫公子。”
          中年文士手中轻轻地一合折扇,微笑着道。
          白嵚雲的身形,猛地一窒。
          她霍然转身。
          中年文士淡淡一笑,道:“大人心怀仁慈,舍不得下手,其实说一声即可,不如让属下们代劳,您现在赶去,也已经来不及了。”
          白嵚雲眸子里闪过凌厉犹如实质的杀意。
          “你,想死吗?”
          她盯着中年文士道。
          ----------
           大家晚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