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280章 万事俱备

第280章 万事俱备

    念浅安表示三房的瓜不好吃,见来的是念妈妈不是刘嬷嬷,就明白了,“我娘这是看祖母替三房出了头,打算撂开手不管了?”
  
      “三房到底姓念,眼下娘家人和亲家闹得不可开交,终归连累皇妃的名声。老夫人出面,外人只会说老夫人脾气爆疼孙女,公主自然不想多管。”念妈妈语气复杂,面色古怪,“老夫人一听信儿,当下没少迁怒周妈妈,一路从候府骂到姜家,当真是……威武。
  
      姜大都督背靠椒房殿才能在川蜀作威作福,姜四老爷也是个不枉多让的窝囊货色。原还当歹竹出好笋,到头来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姜元聪自个儿德行不检,姜四老爷哪里招架得住老夫人?和姜四夫人公婆俩只剩干着急的份儿。
  
      老夫人有一笔算一笔,出手就往姜元聪身上招呼,要不是有姜家下人挡着,姜元聪别说照常去翰林院了,只怕连姜家门都出不了!两家闹得鸡飞狗跳,倒是二姑奶奶半点反应也无,一副木木呆呆的模样……”
  
      姚氏瞧念春然可怜,没少帮于老夫人怼完姜家怼周氏,又遵照于老夫人的意思,将念春然抬进候府正院,没有送回将军府。
  
      姚氏如此态度,又管着家,至少不会亏待念春然。
  
      念浅安不禁莞尔,“四叔母小心思虽多,却分得清大是大非,倒是个对事不对人的正派性子。宫里没听人议论,想来是姜贵妃出手压下了?”
  
      “家丑不可外扬,三房总要为二姑奶奶将来考虑不是?”念妈妈语气越发复杂,“三房坚持和离,姜家本就理亏。如今两家爷儿们都出面了,只看多早晚能谈拢了。”
  
      说罢顺着话茬说起姚氏,“四夫人竟看上了仇表公子,正让四老爷游说驸马爷,想请公主府帮忙拉纤保媒呢!”
  
      念仇两家缘份不改,依旧步入了和前世相同的轨迹。
  
      或许姚氏愿意念桂然下嫁仇君玉,本就和仇家洗青冤屈脱不开关系。
  
      因因果果,妙不可言。
  
      李菲雪抿着嘴笑,“仇公子孝义两,难怪念四夫人意动。”
  
      她随口一说,念浅安竟别无二话地大包大揽,“妈妈回去告诉四叔母,五姐姐的亲事包在我身上,仇家那边我会派人探口风,让四叔母只管安心等消息。”
  
      姚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说是请公主府出面,其实是想请念浅安出面。
  
      太子妃保媒,多少风光?
  
      仇家家世差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左右是喜事,念妈妈自然无异议,说完家事说外事,“奴婢那小子让奴婢上复皇妃一声,东郊皇庄刚汇总的消息,那柳勇才这阵子鲜少回家,但凡不当差就往勾栏里钻,此外常和个闲帮来往。往下仔细一查,那闲帮竟是尚郡王府的侍卫乔装的!”
  
      侍立一旁的小豆青闻言接口道:“渔阳郡公那里也递了消息进来,说柳勇才不知打哪儿发了财,连差事也不上心了。外院花草管事本就是个闲差,如今看来,柳勇才是搭上尚郡王府才有浮财可挥霍。”
  
      李菲雪眯眼冷笑,“宫中侍卫处是宛平吴氏的天下,尚郡王妃就当宫外也是宛平吴氏的天下了?无端端砸钱养着柳勇才,接头的侍卫自大自负,真当旁人捉不住马脚?”
  
      尚郡王府和柳勇才八竿子打不着,要说尚郡王妃不是暗地里憋坏水,鬼都不信!
  
      念浅安眯眼坏笑,“多亏林妹妹误打误撞,又通风报信,不然还真的捉不住马脚。对方越轻敌越好,否则我怎么把坏水泼回去?三房想和姜家和离,我就帮三房一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将计顺便就计。
  
      李菲雪心念电转,冷笑也变坏笑,“安妹妹想借机替念五姑娘出口恶气?如此一来,姜元聪新纳的良妾和那位外室,可得仔细查一查了。”
  
      谁去查?
  
      必须是林松啊!
  
      念浅安心道这提议棒呆,和李菲雪面面相觑,两脸嘿嘿嘿。
  
      念妈妈见二人狼狈为奸啊呸意气相投,老怀大慰之余不忍直视,忙结束怎么听怎么鬼祟的话题,“皇妃可有话要吩咐奴婢那小子?”
  
      念浅安收起坏笑沉吟道:“柳勇才那里,还要奶兄带人继续盯着,尤其是他常去的勾栏。等这事儿了结,就让奶兄回城和妈妈一道打理我的嫁妆。王娘子那里,京外脂粉铺做得不错,不过我还有事儿用得上王娘子,暂时只能辛苦她在外地多逗留些时日了。”
  
      之前的责罚算是结束了。
  
      念妈妈老怀越发大慰,不管念浅安想怎么出恶气,更不管念浅安想怎么指派儿子儿媳,只管点着头笑着道:“自然都听皇妃的。奴婢这儿还有件喜事,殿下亲自往内务府打了招呼,奴婢先前采买的那批花木哪还用担心会烂在手里,都叫内务府原价收走了!”
  
      楚延卿无缘宫外豪宅,往下八皇子迟早要出宫建府。
  
      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左右内务府不亏。
  
      念浅安却觉得好亏,“树恩还说私下贴补我,原来是让内务府出面补窟窿……”
  
      嘀咕声大得四大丫鬟忍俊不禁。
  
      念妈妈也捂嘴笑,语气嗔怪,“皇妃可别错怪殿下,内务府照价收的花木,殿下却另外给了奴婢一匣子通兑银票,特意交待奴婢多多留意,好搜罗皇妃最喜欢的美玉宝石呢!”
  
      这什么深藏功与名的亲夫!
  
      真贴心!
  
      念浅安转瞬心花朵朵开,笑眯眯地送念妈妈,“妈妈回去给四叔母传话,顺便代我探探五姐姐的意思,她要是没说仇家哪里不好,妈妈就给我递个信儿,回头我好派人去仇家说项。”
  
      好事宜早不宜迟,念妈妈笑容满面地领命出宫。
  
      念浅安重新落座,示意小豆青小豆花上前,“三嫂收买柳勇才,必定有用处。三嫂如果真的包藏祸心,只会选在宫外使坏,宫里的手脚不是那么好做的,何况柳勇才是个大活人。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事儿,们就见机行事,我们来个里应外合……”
  
      如此这般交待完,又召远山近水近前,“们俩个别的事儿一概不用管,只管跟在我身边。再跟大嬷嬷知会一声,把小喜鹊也带上,们不用管她,随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啥就干啥。”
  
      远山近水听罢两脸紧张,“小喜鹊可是另有大用?奴婢们要不要事先敲打小喜鹊两句?”
  
      念浅安摇头道不用,“小喜鹊福气大,带上她说不定能沾沾好运?”
  
      她表示小喜鹊和念桃然一样,简直堪称化险为夷的吉祥物。
  
      紧张不下去的四大丫鬟:“……”
  
      皇妃好过分,闹半天她们尽心出力,比不过小喜鹊傻人有傻福?
  
      哭笑不得的李菲雪也:“……”
  
      念浅安心好大,本来严肃正经的事到了念浅安这里,都能变得不正经起来。
  
      不过,她已经很适应念浅安宁错过不放过、凡事防备在暗里头里的做派,很快调整好表情,正色道:“姜家那里安妹妹放心交给我。我会请林侍卫帮忙,不叫姜家那头出纰漏。”
  
      念浅安放心得很,暗搓搓给林松制造机会,“搬进东宫之前,院里少不了一阵忙乱,林侍卫进进出出倒也便宜。菲雪姐姐只管放心大胆地约见林侍卫,不用顾忌时辰早晚次数多寡。”
  
      李菲雪不疑有他,笑着应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六皇子院也万事俱备,只等搬家。
  
      临到入主东宫的前夜,念浅安没多少留不舍,环视一圈打包完毕的卧室很满意,摊进楚延卿怀里闲话家常,“之前四叔母想和李家做亲,借着小透明大婚打发五姐姐偷瞧李三公子,五姐姐只看了一眼连话都没说一句,就满心看不上。这次我让念妈妈私下试探,结果五姐姐什么话都没说。”
  
      念桂然那张嘴天生爱挤兑人,不挑剔仇家,那就是心里认可姚氏的主张了。
  
      怀抱媳妇儿倚靠床头的楚延卿神态放松,本来听得随意,末了挑眉失笑,一副恍然大悟的口吻,“仇家忽然登候府门求娶五姨姐,原来是居中做的媒?难怪仇君玉特意递话进来,说什么一切但凭我和做主,敢情根源应在这儿。”
  
      怪不得大嬷嬷才往仇家道明来意,小方氏就一口应承下亲事。
  
      仇君玉这是认准了楚延卿,连终身大事也算成报恩的方式之一了?
  
      念浅安先哑然后释然,“小表姨母要是看不上四房,哪会随仇表哥说答应就答应,想来也是愿意和候府做亲的。何况人以群分,石公子堪配仇表姐,仇表哥也堪配五姐姐。仇家喜事连连,皆大欢喜!”
  
      楚延卿垂眸看念浅安,揶揄道:“母后帮五姨姐引见过不少夫人、奶奶,都没做成媒。这样两句话就做成亲事,就不怕五姨姐和仇君玉将来处得不好?”
  
      念浅安顿时一脸高深莫测,“菲雪姐姐说仇表哥好,五姐姐就指定能和仇表哥处得好!”
  
      仿佛只要有李菲雪一句话,就足以作为依据和保证。
  
      姐妹俩感情好默契佳可以理解,这种盲目信任和推崇该从何说起?
  
      楚延卿看着面露笃定的念浅安,即不解又无奈,倒也无心在这上头多纠缠,顺着话茬说起林松,“派了几个不当差的手下出了趟京城,这两天才刚回京。瞧那副神神秘秘的做派,应该是在帮大李氏私下办事。”
  
      念浅安没听李菲雪提过,不由仰头看楚延卿,“和朝事有关系吗?和的公事有没有关系?”
  
      “我估摸着,应该和小李氏陷害和四嫂有关。”楚延卿摇摇头,“林松做事有分寸,我不打算过问这事儿。眼下看来,林松这是对大李氏真的上心了。”
  
      他不准备干涉,念浅安自然更乐见其成,立时弯起笑眼,“只盼林侍卫再多上点心,早日说动菲雪姐姐死遁才好!”
  
      楚延卿对她古怪却精确的用词只有更无奈的,闻言越发失笑,心思已经转到另一件事上,“要防着三嫂可以,却不该这么早跟丫鬟们透底。小豆青小豆花倒罢了,远山近水那副一惊一乍的紧张模样,连我都看出古怪来了。”
  
      念浅安没有瞒他。
  
      李菲雪反应快,他的反应也不慢,“是觉得,到时候康亲王妃过寿,三嫂若是真想做什么,一定会趁机发作?”
  
      念浅安果断点头。
  
      宾客满座,多么适合干坏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