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247章 寓教于乐

第247章 寓教于乐

微笑旁听的李菲雪:“……”
  
  她好像又发现念浅安一个妙处,非常不会安慰人。
  
  听罢更自暴自弃的七皇女也:“……”
  
  她就不该信念浅安的邪,是她太傻太天真。
  
  念浅安忙咳咳咳,“我是说,真的,男人还是有好东西的。八弟说的都是大道理大智慧,你每次提起不都觉得八弟说得对吗?八弟就是个好男人。”
  
  她给八皇子点赞,七皇女不上当,“八弟只爱书本不爱红妆,还算不上男人。你也别拿六哥说事儿,六哥在你眼里自然只好不坏。”
  
  念浅安从善如流,不说内人说外人,“康师傅也是个好男人啊。胖乎乎笑眯眯,脾气好会做菜,好上加好。”
  
  七皇女先愣后怒,“皇子所御膳房那个胖总管?太监算什么男人!”
  
  念浅安一脸“失恋少女好难哄”的忧郁表情,边腹诽职业歧视要不得,边掰着指头默默算,算完更忧郁了。
  
  长辈不算数,同辈里亲哥表哥占去俩神经病,姐夫里一个不熟两个很熟,各方面条件都上佳的徐月重,却刚被念甘然斗倒一老姨娘,屋里还有一老一新俩姨娘。
  
  莫名壮大的闺蜜团不虐了,认识的好男人少得好虐。
  
  扒拉完一圈很扎心的念浅安又咳咳咳了,“我四姐夫、我七弟总算男人了吧?小透明不再透明,居养体移养气是一,我四姐夫有担当肯用心是二。我七弟接手绮芳馆的小动物,不读死书又有爱心。还有小吴太医,精通本职爱吃甜食,这不都是好男人?”
  
  凑够三个例子,果断总结陈词,“所以说,别因为一个两个狗男女就灰心丧气。你这才哪儿到哪儿,瞎走什么极端。有担当、喜欢小动物、爱吃甜食的少年一定是好少年。以后就照这标准找,理想还是要有的。”
  
  七皇女再次表示怀疑,“真的?”
  
  念浅安再次表示肯定,“真的。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忍笑忍半天的李菲雪:“……”
  
  不能笑,绝对不能,笑了就把七皇女惹恼了,白费念浅安一片苦心。
  
  出乎她意料的是,七皇女并没炸毛,反而很受用,“念浅安,你是故意惹我生气跟你斗嘴对不对?我知道,你嘴巴坏心地好。我听八弟的,也听你的,不破罐子破摔就是了。”
  
  小野猫突然煽情好吓人!
  
  既然都夸她心地好了,敢不敢把嘴巴坏去掉?
  
  不去掉也行,表情干嘛这么娇羞!
  
  念浅安一脸“失恋少女好难懂”的惊吓表情,赶紧放弃安慰七皇女,言归正传,“今天的事儿没留下首尾吧?”
  
  “钱太太的奶娘早就放籍出府了,又是你奶兄另外找人透的话,查不到你我头上。”七皇女不娇羞了,胸有成竹道:“小白花那些勾当,陈总管能查得出来,别人只要有心也能自己查,不怕谁事后对峙。
  
  皇祖母既然将小白花赶出宫,错就在小白花,没有再罚其他人的道理。那小宫女和两位老嬷嬷丢差事只是暂时,过阵子就安排她们换地方当差。她们算不上作伪证,事情过后也就两不相干了。”
  
  所有盯梢和安排,都是大绿叶带领小绿叶们暗地里做的。
  
  小宫女老嬷嬷不识绿叶真面目,四皇子更想不到偷推他的是大绿叶。
  
  念浅安转头看向坠在身后的绿叶们,“如今你身边这些人,就不能叫狗腿了。论功行赏,对忠心你的人可别吝啬。”
  
  “我知道,将心比心嘛!”七皇女转头看向念浅安,抿嘴笑道:“你是这么对我的,也是这么教我的。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对下人动辄打骂了!”
  
  果然失恋使人成长吗?
  
  但表情干嘛又这么娇羞!
  
  念浅安受得了小野猫炸毛,受不了小野猫煽情,抖着爪子赶人,“皇子所到了,你可以回了。”
  
  七皇女心情一好转就想耍赖,然后就听李菲雪状似不经意地闲话道:“交泰殿散了,太和殿恐怕也散了。”
  
  太和殿离皇子所更近,楚延卿肯定已经回六皇子院了。
  
  七皇女心存侥幸,跟进皇子所还想耍赖,一眼瞧见陈宝,再一看楚延卿正抬脚跨院门,循声回望的冷脸堪比秋风,立即隔老远就喊人,“六哥!”
  
  六哥好六哥再见,七皇女打完招呼带上大小绿叶,掉转头火速告辞。
  
  念浅安看得好笑,飘到楚延卿身前仰头眨眼,“七妹这么怕她六哥,我做六嫂的少不得帮她六哥描补。以后甭管是不是过年过节,吃穿用度上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七妹和八弟送一份。”
  
  椒房殿并非铁板一块,分而化之正是上上策。
  
  楚延卿冷脸融化,嗯一声看向李菲雪。
  
  李菲雪了然笑道:“这等琐事,我会代安妹妹打点妥当。”
  
  她自回东跨院,临走前丢给念浅安一个好自为之的小眼神。
  
  陈宝止步目送,偷瞄念浅安背影的眼里也透着好自为之的意思:皇妃和七皇女胖揍钱至章的事,都传进太和殿了。七皇女如何不关他事,皇妃丢的可是殿下的脸。他就不信邪了,这次殿下总该狠狠教训皇妃了吧?
  
  陈宝无声冷哼。
  
  楚延卿也无声冷哼,捉起念浅安的爪子左看右看,“我竟不知我媳妇儿这样厉害,如今都敢当众动手打人了?”
  
  念浅安爪子一抖,求生欲战胜鸡皮疙瘩,忍着恶寒学尚郡王妃秒变委屈脸,“钱至章又渣又蠢,不打不解气。树恩,我手好疼。”
  
  教训不下去的楚延卿:“……”
  
  媳妇儿都这么委屈了,他是不是应该温柔点?
  
  “下次再有这种事儿,别自己动手。”楚延卿气的是这点,冷哼变轻哼,“想打谁就让别人帮你打。当时那样混乱,多亏于老夫人护着你,否则伤着自己怎么办?七妹既然动手了,你坐着看热闹就是。”
  
  七皇女坑起四皇子毫不心软,楚延卿坑起七皇女也很理所当然。
  
  哥哥妹妹这种生物,果然是用来互坑的。
  
  念浅安一脸“亲夫好坏”的憋笑表情,握起爪子挥了挥,“设计于海棠的事儿,我可没瞒你,早跟你报备过了。钱至章这么恶心,实在是意料之外,不怪我忍不住揍他。”
  
  楚延卿冷哼又变无奈,大手包住念浅安的小拳头,“手疼还乱动,我帮你揉揉?”
  
  一路揉进正院,又从卧室揉进次间,念浅安换下大衣裳踢掉软底鞋,歪在临窗塌上舒服得长出一口气,“我把钱至章揍了,刘青卓有没有被外叔祖揍?”
  
  “你当人人都像你?一着急就爆粗,一生气就动粗?”楚延卿嘴里嫌弃,帮念浅安垫迎枕的动作却体贴,半笑半叹道:“你舅母都出面否认了,刘青卓岂会自己承认?他和于海棠私相授受,证词证物传进太和殿,没人质疑真假,刘家人心里明白真假。
  
  皇祖母做了主,事情已有定论,旁人自然要给刘家留脸。刘大家举止如常,倒是刘侍郎脸色难看得很,交泰殿的事儿传进太和殿没多久,就借口酒水上头要儿子服侍,带着刘青卓离席出宫了。
  
  你只说七妹嫌恶于海棠,要你帮着揭破于海棠做下的丑事,可没说事情会闹得这么大,竟连四哥也牵扯进去了。你是没亲眼瞧见,四哥在外头听见小宫女指出他时,脸色可比刘侍郎还难看。”
  
  刘德轩这个礼部侍郎,当官当得好,当爹当得惨。
  
  遥想当年,刘青卓私自退婚,却置原身流言于不顾,还是刘德轩帮忙收拾的烂摊子。
  
  钱至章是渣男,刘青卓就是渣儿子。
  
  刘德轩不是在帮儿子擦屁股,就是正在帮儿子擦屁股的路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样没养好儿子,钱夫人可比刘德轩杀伐果决多了。
  
  念浅安心里咂舌,面上撇嘴,出口还是那句话,“脓包早挑破早好。七妹狠得下心,钱太太足够强硬,事情闹绝闹大,结果反而对谁都好。”
  
  楚延卿沉吟着缓缓点头,“于海棠到底出自椒房殿,如此和刘青卓断了可能,攀附不上刘家倒也皆大欢喜。”
  
  念浅安背靠迎枕偏过头,看着楚延卿不说话。
  
  “怎么了?”楚延卿摸摸脸,“有脏东西?”
  
  “勾三搭四的女人才是脏东西。勾三搭四的男人都是坏东西。”念浅安小脸很严肃,“如果没有这些脏东西坏东西,只有正室嫡出,就不会闹出今天这种扭曲人性、道德沦丧的惨剧了,我说的对不对?”
  
  她奉行机会教育,楚延卿却喜欢寓教于乐,“所以你最讨厌妾室通房,所以你才帮七妹整治于海棠?”
  
  他表示媳妇儿说得对,动手解媳妇儿的衣裙,低沉声线有点沙哑,“你已是我的正室,想要嫡出我们可得多多努力了。”
  
  努力啥?
  
  努力那啥!
  
  念浅安抱手护胸,边负偶顽抗往后躲,边呜呼厚脸皮一去不复返,红着脸干笑,“现在?在、在这里?”
  
  光天化日,临窗软塌。
  
  好羞耻哦!
  
  成功被某人带偏的念浅安脸更红了,小小声讨价还价,“去卧室好不好?”
  
  “不好。”楚延卿抽掉迎枕,丢到一旁压向念浅安,很会寓教于乐,“床前教夫,换到塌上也一样。边教边听雨,岂不是更有意趣,嗯?”
  
  念浅安也想“嗯?”一声不求放过只求换地方,却被楚延卿牢牢抵在软榻和窗扇之间,人被堵住,嘴也被堵住。
  
  窗外秋雨绵绵,窗内春意绵长。
  
  楚延卿倒是很有意趣,念浅安却恍恍惚惚凄凄惨惨。
  
  窝在迎枕间被欺负了一回,“坐上”炕桌又被欺负了一回。
  
  躺过软榻又趴上窗台,汗湿鬓发的念浅安很想对月啊呜:亲夫果然好坏。
  
  简直坏死了!
  
  从光天化日坏到月上梢头。
  
  雨停了,金风也终于肯停了。
  
  “媳妇儿?”楚延卿捡起自己的衣裳,将念浅安包起来抱下塌,“先别睡,再撑一会儿好不好?晚膳还没用呢?饿肚子伤胃,吃点东西好不好?”
  
  错过晚膳难道怪她咯?
  
  念浅安钻出某人大大的衣裳领口,瞪某人瞪得一点都不累不困了。
  
  楚延卿摸摸鼻子,不敢露出餍足模样,一副很小意体贴的样子,“乖乖别乱动,小心吹着冷风。”
  
  念浅安不怕吹冷风,只怕被人瞧见“惨状”。
  
  她默默缩回去,楚延卿默默看着包成一坨的媳妇儿,温柔笑意溢满眉眼,边背着念浅安无声大笑,边招来四大丫鬟收拾次间残局。
  
  迟来的晚膳,最后被送进了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