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229章 一箭三雕

第229章 一箭三雕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
  
  穿堂敞厅的格局再变,昭德帝占据主座,周皇后换坐急急抬来的交椅,姜贵妃扶着姜姑姑站在一旁,似是忘了还有锦杌可坐。
  
  “小七,到父皇这儿来。”昭德帝握住七皇女的手拍了拍,龙目一扫,掠向或是四皇子院、或属椒房殿、或跟随刘文圳的满院下人,“小六媳妇,仔细跟朕解说解说你话中禅意吧。今天这局,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问的不是事件首尾,而是事件因果。
  
  皇上这是给她机会,将最终定论说给满院耳目听。
  
  念浅安不呵呵了,背挺腰直声音清亮,“父皇所谓禅意其实好解。这局一箭三雕。成了,四皇子院和六皇子院必交恶,坤宁宫和椒房殿必对上,四皇子院可能痛失嫡子,六皇子院则必须处置正妻皇妃——儿臣下场铁定好不了。
  
  不成,四皇子院的脸也丢定了,椒房殿名誉一样得受损。姜贵妃摆明阵仗兴师问罪,没打着儿臣的脸反而打了自己的脸,这理儿倒跟谁说去?父皇母后在上,要不要安抚儿臣?要不要惩戒姜贵妃?安抚重了不是,惩戒轻了也不是,烂账一笔。
  
  六皇子院的脸面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教引大宫女和正妃的爱宠牵扯其中,儿臣这主母是有多失职失察?六殿下的内院是有多好挑拨?做局之人想必很看重兄弟情,这是铁了心要将四哥和六殿下当难兄难弟一块儿收拾了。”
  
  所以说,她没赢,姜贵妃也没输。
  
  不管做局之人是针对她身后的楚延卿,还是四皇子背后的椒房殿。
  
  话音落满院更静,唯有刘文圳兜着闲心暗自弹舌:六皇子妃不愧是小魔星之一,敢做还敢说。
  
  “小六媳妇敢做敢说,甚好。不过,这话有失偏颇。先请花鸟房后请教引宫女,你这主母不但不曾失职失察,还谨慎周全得紧。”昭德帝满面赞赏,佯斥念浅安话有偏颇,全不觉自己才是真偏颇,“至于贵妃,身为人母又即将为人祖母,一时关心则乱失却章法,情有可原。”
  
  念浅安默默看了眼昭德帝的胳肢窝:瞎了的龙心偏得真是一点不意外一点不惊喜。
  
  昭德帝张口抹掉半笔烂账,刘文圳立时接手剩下半笔烂账,老手打手势,跟来的小黄门忙上前架起大势已去的小宫女。
  
  “且慢!”
  
  小豆青和十然同时开口,各自微愣。
  
  念浅安在心里咦了一声,小豆青对上她的目光就退了一步。
  
  十然即意外又感激地飞快看眼念浅安,冲着敞厅叩首道:“奴婢十然斗胆,请皇上容禀一事。”
  
  昭德帝挑眉,刘文圳道声准了,十然再一叩首,面向的却是姜姑姑,“奴婢既起了疑心,少不得细查小宫女的底儿。姜姑姑怕是不记得了,这位小宫女能进四皇子院,能提拔到四皇子妃身边当差,当初走的是姜姑姑的门路。”
  
  一箭三雕,第三雕在此。
  
  被雕的姜姑姑显然受到了巨大惊吓,腿一软本能给跪了:宫里想巴结椒房殿的大把人在,搭上她门路的太监宫女更是不知凡几,她哪里记得哪里认得个三等小宫女?!
  
  此时龇着眼角怒剐小宫女,又急又慌又恨偏无从辩白,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庆幸:还好,还好小宫女已经被五花大绑堵了嘴。
  
  姜贵妃庆幸之余却是即羞且恼,身形一晃泫然欲泣,也要跪下请罪,“皇上……”
  
  昭德帝目露安抚怜惜,伸手托住姜贵妃,一手还牵着七皇女,很有一家三口你怜我爱的既视感。
  
  老白花配大猪蹄子,天生一对。
  
  念浅安顿觉辣眼睛,不给昭德帝辣她耳朵的机会,果断开口道:“十然所言无虚,小豆青想说的也是这事儿。儿臣这里还有一条线索要秉明父皇。这小宫女并非单独做局,另有一位负责接头、充当背后操手的不知名老嬷嬷。
  
  此人不仅看重兄弟情,还熟知宫里人事。可惜儿臣入宫时日短,小豆青能力有限,查了几天都没能揪出此人。现在父皇知道了,姜姑姑也知道了,还请审问这小宫女时给点力,撬开嘴捉出暗鬼才不枉今儿闹这一场。”
  
  刚才峰回路转,现在柳暗花明。
  
  谁都没心思计较念浅安又皮又怪的些许用词。
  
  念浅安意外于十然本事不赖,竟这么快也摸清了小宫女的底细。
  
  十然则意外于老嬷嬷的存在,这却是她不曾探知的人物。
  
  她不再出头,昭德帝适时开了口。
  
  “小六媳妇果然谨慎周全。朕记得小六曾在刑部观政,没想到小六媳妇也有查案之能。”昭德帝再赞念浅安,偏到胳肢窝的龙心并未归位,“朕还以为,你解说完禅意抛出重大线索,会接着诘问姜姑姑,跟朕理论理论何谓贼喊捉贼呢?”
  
  一副闲话家常的口吻,话说得却刁钻:常人多半会因小宫女走过姜姑姑的门路,进而疑心姜贵妃,难道念浅安就一点不生芥蒂,半点都不猜疑椒房殿?
  
  早在十然反转真相时,椒房殿背后捣鬼的可能性,就从三分降到了零分。
  
  昭德帝根本是明知故问,念浅安答得干脆而简短,“虎毒不食子。”
  
  四皇子妃怀的是嫡子龙孙,大罗神仙都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姜贵妃得有多丧多蠢,才会拿九个多月的孩子做筏?
  
  昭德帝闻言一怔,随即龙颜大悦。
  
  姜贵妃却神色复杂,即喜念浅安识趣识相,又恼念浅安的话好说不好听。
  
  眼看小宫女呜呜挣扎着仍被刘文圳下令拖走,一代宠妃再也压抑不住脾气,很有些想马上找回场子的气急败坏,“来人!把那四只畜牲也带走处置干净!往后花鸟房再也不准养什么黑的灰的猫儿!心思歹毒的是人,这些畜牲也是帮凶!一个都别想撇清!”
  
  边喝斥边滚下泪来,强自拔高的声线娇弱,直如受尽摧残满腹委屈的老白花。
  
  颤颤巍巍,指桑骂槐。
  
  谁还不会指桑骂槐啊!
  
  念浅安爪子一挥,示意小豆青护好小黑一家,挺身护犊子,“娘娘说得对,做局之人心思歹毒。该处置干净的是畜牲不如的恶毒之人,关猫儿什么事儿?娘娘再委屈恼怒,也别本末倒置啊!”
  
  “小六媳妇这话有点道理。”昭德帝示意姜贵妃稍安勿躁,微微探身问,“不过贵妃的话也有道理。这几只猫儿虽非自愿,但确实是这一局的关键因果之一,难道不该处置?”
  
  “父皇依法治国,何况小家。”念浅安嘴角一撇,能来硬的才不当软柿子,“刑法还论个主犯从犯,小黑它们连从犯都挨不着边儿,处置个啥?凭啥处置?无法为凭,就不该处置。谁要出气,就找人出气去。”
  
  早爬起来站回姜贵妃身侧的姜姑姑立即喝道:“放肆!娘娘岂是不讲道理不讲律法之人?”
  
  念浅安哈了一声,扬声打断,“姑姑跟我讲道理讲律法?真讲律法,慧嫔是怎么成慧贵人的?真讲道理,大李氏是怎么成六皇子妾的?姑姑不放肆,姑姑倒是跟我讲讲这宫里的道理这宫里的律法!”
  
  以前能做的有限,现在她进了宫做了六皇子妃,谁也别想拦着她护犊子保小黑!
  
  慧贵人引发的首饰局,李菲雪出现在楚延卿屋里,哪样不和椒房殿挂着干系?
  
  姜姑姑可真有脸开口!
  
  掷地有声的话语落下,穿堂内外静若死坟。
  
  周姑姑惊怔一瞬,立即转头看周皇后,眼神一对各有异彩。
  
  当年李菲雪遭人算计,动手的宫女最后着落在周姑姑的徒弟身上,现在做局的小宫女和姜姑姑也有干系,真是一报还一报。
  
  坤宁宫被恶心过一回,现在还给了椒房殿。
  
  念浅安替她们出了口恶气。
  
  主仆二人相视而笑。
  
  瞥见周皇后笑容的昭德帝:“……”
  
  皇后老让他不顺心就罢了,现在娶了个儿媳妇,照样敢当众扎他的心。
  
  挂着泪忘了哭的姜贵妃:“……”
  
  念浅安可比她女儿粗蛮多了,这话不是明摆着指责皇上即不公又老糊涂吗!
  
  老背迸冷汗的刘文圳也:“……”
  
  他想错了,六皇子妃何止敢做敢说,简直什么话都敢当着皇上的面说。
  
  不过,他比谁都清楚,皇上不会真的生气。
  
  或许是因为陈太后、安和公主而爱屋及乌,或许是因为七皇女而另眼相待,六皇子妃和七皇女这对以前交恶后来交好的小魔星,在皇上心里从来可亲可爱,无论如何都不会认真计较。
  
  果然就听昭德帝满是无奈地咳了一声,屈尊降贵主动圆场,“小六媳妇真是孩子脾气,急起来就口无遮拦。童言无忌,朕不治你的口舌之过。”
  
  皇上也是个脸大皮且厚的!
  
  念浅安心里呸呸,脸上嘻嘻,“父皇圣明。小黑本就无辜,它的姐姐妹妹也是无辜池鱼,既然贵妃娘娘发了话,那儿臣就打个折扣,小黑的姐妹们送去公主府养着,父皇觉得可好?”
  
  她见好就收,昭德帝即无奈又好笑。
  
  竟帮只猫儿序起姐妹来,这是早就打好主意,事后要将那三只猫都送出宫吧?
  
  嘴巴是厉害了点,心地倒也软善。
  
  他要是说不好,是不是就不圣明了?
  
  昭德帝笑着摇头,表达的却是颔首认同之意,不等刘文圳出声,小豆青、十然等人就上前接过小黑一家。
  
  连昭德帝都递了梯子,姜姑姑哪里还敢硬气,忍着恼恨快步下台阶,亲手给陈喜松绑。
  
  “一事不烦二主,既然那小宫女和姜姑姑有关,审问一事就交给姜姑姑去办。”昭德帝说罢转头看周皇后,“朕这般处置,皇后可有异议?”
  
  周皇后浅笑仍在,目光只落在念浅安身上,无可无不可道:“但凭皇上做主。”
  
  她这个看客当得很彻底。
  
  昭德帝垂眼嗯了一声,刘文圳忙长声道:“摆驾乾清宫——”
  
  念浅安蹲身恭送,反话说得很溜,“惊扰父皇,又劳父皇主持公道,儿臣无以为报,午膳一定送上好菜聊表谢意。”
  
  刘文圳一听也无奈了:妃嫔都不敢轻易给皇上送吃食,六皇子妃说起来倒理所当然得很!
  
  他瞥一眼昭德帝的神色,很识趣地代为应下,“六皇子妃孝心可鉴,杂家回头就吩咐底下小黄门,一定接好六皇子妃孝敬的好菜。”
  
  念浅安表示好咧,直起身笑眯眯目送昭德帝。
  
  心道回头一定送盘大猪蹄子给皇上吃个够!
  
  她转身变脸,哼哼唧唧飘向周皇后,“母后,我快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