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208章 皇女驾到

第208章 皇女驾到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
  
  “父皇不是没动静,而是没能闹出动静。”楚延卿垂眼冷笑,“早在四哥及冠前,父皇就有意封四哥为乐平亲王。刚和皇祖母提了一句,就被皇祖母骂得狗血淋头。三哥向来好脾气,大哥二哥却不服气。这事儿,也只能不了了之。”
  
  龙子凤孙封爵勉强算家事,皇上要讲孝道,就无法拿后宫不得干政反驳陈太后。
  
  念浅安先惊皇上的大手笔,后赞陈太后骂得好,随即有点懵,“乐平在哪儿?”
  
  楚延卿嘴边笑意更冷,“姜大都督治下的川蜀富地。”
  
  川蜀是块宝地,能守能攻,地饶物丰。
  
  念浅安不由咂舌,“好地方。”
  
  “姜家人沾过手的地方,再好也有限。”楚延卿目露不屑,收敛冷意似解释似安抚,“除非父皇舍得让四哥就藩,否则不可能越过大哥二哥三哥直接封亲王。四哥不配得的,皇祖母第一个就不同意。而我该得的,即便我不争,皇祖母心里也有数。你放心,我的皇妃,不会一直低人一等。”
  
  自从皇上将康亲王、睿亲王召回留京后,皇子就藩一事似乎就不复存在了。
  
  念浅安摸着下巴了然道:“四皇子妃快生了,父皇即偏爱四皇子又爱好双喜临门,既然都是郡王爵,分封一事恐怕快了。所以父皇这是偏心不成反迁怒,连你的爵位也一块儿拖着?”
  
  “以后该叫四哥四嫂了。”楚延卿纠正完笑而不应,等同默认,“左右我无意染指川蜀,倒是四哥馋乐平馋了三年。被父皇这么一拖,难受的是他不是我。”
  
  黑完脸心神回归,边专注上药,边疑惑看念浅安,“我说的不对?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念浅安一脸爱心泛滥的深沉表情,改而摸楚延卿刮去胡须的光洁下巴,“父皇一向眼瞎心歪,咱不稀罕。以后我偏心你。”
  
  “又混说。”楚延卿的训斥毫无厉色,低头顺势吻念浅安的掌心,瓮声瓮气问,“怎么个偏心法儿?”
  
  立即察觉他手下动作的念浅安根本答不上来,爪子攀上楚延卿的手臂抱紧,“涂个药要这么、这么久?”
  
  其实不用这么久,只是疼惜好意无形中变了味儿,楚延卿无意中打开一扇新大门,将念浅安搂得更紧,声音转低转暗,“快好了……媳妇儿,你舒服点了没有?”
  
  他一语双关,分神失败的念浅安呜呼哀哉:亲夫荤得好快好彻底!漂亮修长的大手干起坏事来,一点都不含糊!
  
  她说不出话,楚延卿则不再说话。
  
  涂药涂到最后,不可避免又换洗了一次。
  
  楚延卿摸着鼻子讪笑,似乎不敢面对大眼怒瞪的媳妇儿,转头轻咳俊脸一板,“陈宝!”
  
  陈宝应声而入,躬身道:“殿下,小吴太医已经等在外头了。”
  
  念浅安不瞪眼了,探头往外看,“可是吴老太医那位得意亲孙子?”
  
  “其实不用公主点名举荐,我也不放心将你交给其他人。”楚延卿点头,牵着念浅安移步外间,“吴老太医吃着公主府的供奉,他亲孙子自然向着你。今儿就定下规矩,往后你的平安脉只由吴正宣一人负责。”
  
  反正他媳妇儿被他涂药涂精神了,补觉什么的稍后再说。
  
  “外养内调,让吴正宣给你把把脉也好。”楚延卿半哄半叹,“连皇祖母都瞧出你累狠了,可见我说得没错,你实在太瘦弱了些。”
  
  念浅安表示她只瘦不弱正正好,注意力早放在了小吴太医身上。
  
  小吴太医不太像吴老太医,面皮白净五官清秀,忽略药箱单看气质,更像文雅书生。
  
  当年魏母哀重病倒,就是小吴太医出手调理好的。
  
  念浅安单方面拿小吴太医当自己人,心里感激笑容亲切,“小吴太医好。”
  
  “皇妃好。”小吴太医微愣过后一板一眼,径直扶脉自顾数落,“皇妃身子底不错,只是昨儿累着了。皇室就是这点不好,繁文缛节净折腾人,尤其折腾女子。昨儿既然累着了,房事上就该节制些。臣下若是没记错,殿下比皇妃年长整五岁,龙马精神是好事儿,但也该知道量力而行,多疼惜皇妃尚且年轻……”
  
  陪诊的楚延卿眼皮一跳:“……”
  
  强忍着没替主子出头的陈宝也:“……”
  
  这位小吴太医莫不是椒房殿派来的?
  
  说的都是啥大实话!
  
  念浅安手一抖,翘起嘴角乐了:吴老太医平时闲得长毛,说话做事却本本分分,没想到得意亲孙子竟是个妙人!
  
  她顿时对小吴太医好感蹭蹭长,楚延卿见她笑得欢快,黑不下去的脸只剩无奈,皱眉看小吴太医,“太后盼曾孙心切,皇妃的身子可有妨碍?”
  
  小吴太医也皱眉,换只手仔细又听了会儿脉,道声无妨提起笔,“是药三分毒,臣下给皇妃开两张食补方子先吃着。倒是殿下要知道节制,不然皇妃底子再好再注重保养,天长日久也有妨碍了。”
  
  念浅安听得更乐了,一边惊叹小吴太医比她还不畏皇权,一边赞叹高手不分古今,小吴太医诊脉诊得太科学了!
  
  楚延卿见状无奈更甚,心知小吴太医专精妇儿科,紧皱的眉头到底松了开来,“开方子吧。”
  
  正准备事后整治小吴太医的陈宝闻言立即歇了心思,错眼见徒弟在外打手势,忙出声道:“殿下,刘总管来了。”
  
  楚延卿眉梢微挑,起身道:“回头把方子交给大嬷嬷,不必等我回来。”
  
  这是让大嬷嬷把关的意思,六皇子院规矩如此。
  
  念浅安嘴里应好,心里想着远山近水各有隐藏技能,终于能发光发热了,送走楚延卿就喊来远山近水,一个接方子一个送打赏,“辛苦小吴太医了。”
  
  小吴太医面露疑惑,暗暗奇怪念浅安的态度亲切得过分,慢吞吞收起纸笔背起药箱,说话也慢吞吞的,“皇妃客气。臣下分内之事,不敢领赏。”
  
  一不用诊脉开方,就显露出清秀表象下的温吞。
  
  不接赏,偏站着不动,略耷拉的眉眼定定看着桌上茶点。
  
  念浅安也看向桌上茶点,只当小吴太医不方便收钱,从善如流地抓起一把糕饼瓜果,“御膳房做的婚庆茶点,小吴太医若是不嫌弃就带回去尝尝。”
  
  这下小吴太医接了,原本离开专业都显得模糊的五官转瞬明亮,“谢皇妃赏,臣下告退。”
  
  说完温吞不见,走得飞快。
  
  这什么奇葩反应?
  
  简直让人怀疑不是她有毒就是茶点有毒!
  
  念浅安还没摸着头脑,就见和小吴太医擦身而过的李菲雪一脸紧张,进屋没站定就急声问,“怎么才回来就请了太医?安妹妹哪里不舒服?”
  
  念浅安无法回应李菲雪的关切,总不能瞎说小吴太医的大实话,只能说一半真话,“来请平安脉的。”
  
  “才从万寿宫回来就听说殿下请了太医,白吓我一跳。”李菲雪暗笑自己关心则乱,转了话题,“认亲宴刚散。小透明虽有些拘束,席间应对得半点规矩都没错。到底嫁了人就不一样了,我原来还怕小透明难得进宫就是认亲大宴,难免会畏缩,看来是白担心了。”
  
  不但不用担心,念秋然出宫时,楚克现还特意等在宫外接应。
  
  李菲雪不由感叹,“有情人终成眷属,小透明想来过得不错。”
  
  李菲雪从前世误会到今生,念浅安却笑得有点干:要是李菲雪知道念秋然曾经的心上人其实是魏父,指定能吓掉下巴。
  
  她默默扶了下完好的下巴,含混着声音问,“没人刁难小透明吧?”
  
  “谁会刁难渔阳郡公妃?”李菲雪说的是实话,龙子凤孙皇家媳们不太看得上楚克现的郡公爵,“其他人还好,倒是尚郡王妃,揪着太后的话头不放,没少讥讽你我的’好姐妹’情分。”
  
  在大部分一肚子拐的女人看来,好姐妹共侍一夫,出阁前再好也好不了了。
  
  何况一个是正妃,一个是宠妾。
  
  前世三皇子妃,今生尚郡王妃,即便提前得了郡王妃的荣耀,那一身激不得的脾气仍在。
  
  李菲雪心中冷笑,低着眉眼温声道:“尚郡王妃看似爽朗,其实极好攀比,见不得人比她好。殿下那一声我媳妇儿,够她嫉妒好一阵子了。所幸尚郡王已经出宫建府,她也只能拿我做筏子过过嘴瘾,横竖不痛不痒,很不必理会。”
  
  念浅安没宅斗过,就算要宫斗也不是现在,对这位李菲雪早早提醒要敬而远之的三嫂,更是兴趣全无,“我记着菲雪姐姐的话呢,她不犯我我不犯她。你都不计较,我吃饱撑的才理会她。”
  
  李菲雪眉眼越发柔和,听说楚延卿去见刘文圳了,干脆不走了,“我陪安妹妹歇会儿晌?”
  
  念浅安一脸“真爱你要哄我睡觉吗”的复杂表情,然后被小宫女的通传声搅和了,“七皇女九皇女到——”
  
  李菲雪先讶然后释然,“这些年七皇女没少关照我。想来是因为你的面子,没想到认亲宴刚散,七皇女不去椒房殿,倒跑来找你了。”
  
  皇女驾到,李菲雪说完就起身相迎。
  
  念浅安却稳坐如山,秒端茶秒送客,“小野猫好小野猫再见。你亲四嫂在隔壁,出门请左转,我就不多留了。”
  
  “念浅安!你怎么嫁不嫁人都一样讨嫌!”七皇女的脸皮早练出来了,毫不在乎念浅安的冷言冷语,自顾落座,“不就是头先没叫你一声六嫂吗,值得你记到现在!”
  
  念浅安欣慰点头,“乖七妹,再叫一声六嫂来听听。”
  
  七皇女咬牙切齿,暗恼一时嘴快又被念浅安占了口头便宜,袖口忽然被落后一步的九皇女捉住,三岁多的小人儿身形不稳,依赖地靠向七皇女,看向念浅安又好奇又娇怯,“六嫂嫂不可以欺负七姐姐。”
  
  比起生而体弱的十皇子、十一皇子,腼腆乖巧的九皇女能摸能碰,软萌得简直能融化人心。
  
  念浅安险些喜极而泣:终于让她碰上个不是熊孩子的小萝莉了!
  
  转手就抱起九皇女,祭出魔爪揉九皇女的小肉脸,“九妹妹让我抱让我亲的话,我就不欺负你七姐姐。”
  
  她皮起来不分老幼病残,九皇女哪里见过这般架势,张着嘴发愣,扭头看一眼七皇女,才皱起小眉毛送上肉肉小脸,“六嫂嫂,你亲吧。”
  
  念浅安顿时哎哟咕,吧唧一大口,亲得九皇女又惊又笑。
  
  一旁李菲雪含笑看着,心里,却不无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