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185章 有毛病吧

第185章 有毛病吧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
  
  “吃人嘴软,你可不得向着大姐姐吗?”念桂然又撇撇嘴,对着念浅安、念秋然半点不见外,甩袖扫开念甘然留下的点心哼道:“我就看不惯大姐姐怎么了?继室在原配牌位前还得行妾礼呢!偏大姐姐一朝飞上枝头,真当自己是凤凰了,端着世子夫人的假模假样给谁看?反正我不耐烦看!”
  
  要她巴结念浅安可以,要她贴念甘然的冷脸没门儿!
  
  她本就爱暗中和念甘然、念春然较劲,如今念春然嫁给姜元聪,说起来只是川蜀大都督的侄儿媳妇,人人只叫一声姜五少奶奶,三房还因此闹到分家,当年可没少引人背后议论,比起妒忌,她更多的是等着看笑话。
  
  而念甘然虽也是嫡出的嫡出,却是个丧父长女,比起她这个庶出的嫡出高不出多少,凭什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大房越过越好,念甘然也嫁得好,她就越发看不惯,这才特意错开时辰过来。
  
  念桂然说罢小脸拉得更长了。
  
  念桃然却小脸圆润,拣起姐姐不要的点心吃得喷香,“大姐姐挺好的呀!至少每次回门都不忘带好吃的点心给我们呀?”
  
  她原来也爱明嘲暗讽念甘然,不过念甘然都是世子夫人了,身份地位和她不在一个层次上,真是想嫉恨都底气不足,干脆将吃人嘴软进行到底。
  
  小脸拉不下去的念桂然:“……”
  
  好吧,她可真是有个爱拆她台的亲妹妹!
  
  “我们林妹妹真是个明白人儿!”念浅安看得好笑,先捏捏念桃然的小胖脸,再指指念桂然的袖口,“五姐姐过过嘴瘾得了,甩袖装什么潇洒?袖子沾上点心屑还不是得自己动手清理。”
  
  三年交往,她算是看明白了,念桃然面憨心宽,念桂然面冷嘴硬,四房姐妹俩虽然爱挤兑人,但要说什么恶毒坏心,却是没有的。
  
  嘴硬不下去的念桂然又:“……”
  
  很好,她还有个更会拆台的六妹妹!
  
  她气笑不得地瞪一眼念浅安,默默撸了把袖口弹走点心屑,送上她和念桃然的添妆。
  
  念浅安也瞪了念桂然一眼,“五姐姐好意思拿我送你们的玩意儿做添妆?不带这么敷衍的!”
  
  “送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东西了。怎么不能拿来做添妆?我和八妹妹,可不敢和六妹妹比财大气粗。”念桂然酸了一句,很好意思地笑道:“都是日常得用的轻巧首饰,四妹妹不会看不上吧?”
  
  念秋然莞尔笑纳。
  
  念浅安吐槽完也笑了:真该叫楚延卿亲眼瞧瞧,真正贪财又守财的才不是她!
  
  念桂然不理念浅安略诡异的笑容,看向念秋然的神色也有些诡异,“我听人说,明儿随渔阳郡公来迎亲的都是禁军同僚?”
  
  “五姐姐是听母亲说的。”念桃然忙咽下满嘴点心,帮腔道:“母亲说李家公子也会来。李三公子尚未娶亲,母亲想让五姐姐偷偷瞧一眼李三公子是什么模样呢!”
  
  确定这是帮腔而不是拆台吗?
  
  念桂然脸色微红,不是羞而是气,抓起点心怒堵妹妹的嘴,再开口倒也没了顾忌,“不过是母亲私下提过一句,算不上什么正经相看。何况李夫人还不知道母亲的心思。我做女儿的,还能违背母命不成?”
  
  三年巴结,倒巴结出真姐妹情来,她即不和念浅安、念秋然见外,也不介意自爆四房的私事。
  
  念桂然自顾嘴硬,语气微带自嘲。
  
  念浅安和念秋然不由交换了个小眼神。
  
  念四老爷还在工部主事上打转儿,四房的官阶不得寸进,眼下只等念秋然出嫁,三房就要分府另过,四房仍吃用着公中的供奉,但再名正言顺,也不能一直赖着分家不分居。
  
  总不能真赖到七公子念杏章娶妻再搬走。
  
  何况念桂然年已及笄。
  
  姚氏这是开始着急了。
  
  念四老爷是文官,姚氏从前是看不上武官的,这会儿竟把主意打到了李家头上。
  
  念浅安也不和念桂然见外,实话实说道:“四叔母的心思怕是要落空了。”
  
  她很清楚,李二公子和李三公子是徐氏亲生嫡子,早年送去镇守边关的外祖家军中,李二公子就地成亲,娶的是外祖家的亲表妹,孩子都生完俩了,李三公子刚十八,确实尚未娶亲。
  
  她更清楚,李家两位嫡公子突然回京,是徐月重经楚延卿授意调动的,一个进兵部,一个进五城兵马司,历练了三年后,年初刚塞进宫中禁军。
  
  李二公子和楚克现平级,李三公子是楚克现的下属。
  
  要从念秋然这边搭关系,还真搭得上。
  
  不过……
  
  念浅安边感叹楚延卿宛如工作报告的信真实用,边继续实话实说道:“李夫人不急着给李三公子寻亲事,多半是想再等等,好给李三公子挑门即实惠又好看的高门亲事。”
  
  念家四房就算不分出去,也算不上高门。
  
  李家最得李长茂看重的是庶长子李大公子,娶的可是国子监祭酒的嫡孙女。
  
  徐氏不屑在庶长子的婚事上使坏,只想着仔细挑个面子里子都好的小儿媳,明门正路地压庶长子一头。
  
  嫡长子的亲事拖不得,嫡次子的年纪却等得起。
  
  徐氏眼里如果有念家四房,李三公子的亲事岂会连点风声都没透出来?
  
  “这些我都明白。其实,母亲心里哪能不明白呢?”念桂然笑了笑,语气里的自嘲越发明显,“母亲病急乱投医,到底是为了我好,我总不能事不关己地干看着。瞧一眼李三公子长什么模样罢了,全当我是尽孝,也好了断母亲的心思。”
  
  说着斜睨念浅安、念秋然,傲娇道:“你们帮我走个过场,横竖不会真劳动渔阳郡公牵线搭桥。”
  
  念浅安和念秋然对视而笑:林妹妹是个明白人儿,五姐姐其实也是个明白人儿。
  
  等到次日大喜,念秋然这头正拜别长辈,并同坐交椅的义母大方氏,那头念秋然的大丫鬟得了交待打点好路线,领着念浅安、念桂然和念桃然,顶着姚氏殷切期盼的老眼神,七弯八拐地摸去外院。
  
  拦门的念夏章做派迂腐、念杏章性子跳脱,当真是好一阵热闹。
  
  偏新姑爷是楚克现,迎亲队伍里全是爱动手不爱动口的禁军爷儿们,好险没把拽文吟诗的念夏章拎起来揍一顿,姐妹三看得哈哈大笑,六双眼睛不忘左瞟右瞟,终于找准人,落在李三公子身上。
  
  没有三头六臂,没有多长一双眼睛。
  
  五官清秀不像行伍之人,长相气质倒有五分像李菲雪。
  
  念浅安鉴定完毕,拿手肘拐了拐念桂然。
  
  念桂然到底有点脸红,神色却很平静地挪开视线,不自觉看向楚克现。
  
  楚克现满脸写着不耐烦,却仍肯耐下性子应付念夏章,一手狂砸红包,一手捞起捣乱的念杏章朗声大笑,满是新郎官的狂放喜气。
  
  念桂然不禁抿嘴笑,捡起砸到脚边红包,捏在手心眼神微微发直:楚克现是这样,楚延卿迎亲时是什么样?轮到她时,她的未来夫婿又会是什么样呢?
  
  她正畅想未来,就被飞来红包砸中了脑壳。
  
  “抱歉!砸错人了!”楚克现单手抱拳,单手夹麻袋似的夹住蹬手蹬脚的念杏章,笑声交织在念杏章的惊声尖笑中,“阿浅!接了红包快叫声三姐夫来听听!”
  
  迎亲队伍一片哄笑。
  
  楚克现促狭的笑脸满是明亮耀眼的坦荡。
  
  真不愧是世上第二率性爽朗的小三哥!
  
  念浅安边感慨边做鬼脸,“等你对上对子,娶走我的小三嫂再说吧小三哥!”
  
  她捡起红包就跑。
  
  迎亲队伍又是一片哄笑,模样秀气的李三公子起哄得最响亮。
  
  摸着脑壳的念桂然却笑不出来:甭管她未来夫婿会是什么样,反正不会是楚克现、李三公子这些大老粗样!
  
  她表示看不上,牵上念桃然,撇着嘴回去找姚氏交差。
  
  姐妹俩后脚飘进二门,念浅安前脚已经拐上通向三房的近路,错眼就见张灯结彩的树下开着一朵水仙花啊呸,杵着一朵刘青卓。
  
  许久不见,刘青卓越发像一朵顾影自怜的巨型水仙花了。
  
  虽然穿着一身应景的红色书生袍。
  
  念浅安顿觉辣眼睛,不过刚顺了超多红包心情正好,遂很有礼貌地假笑打招呼,“刘公子。”
  
  她兜着满怀红包准备飘过了事,结果往左错身被挡了一下,往右抬脚又被挡了一下。
  
  “刘公子,你有毛病吧?”念浅安停下来翻白眼,“请问你是眼瞎还是腿瘸?老挡着道儿干嘛?麻烦你圆润地滚开。”
  
  “刘公子?六表妹怎么还叫我刘公子?”刘青卓悠然背起手,拦在念浅安跟前不让步,低下头盯着念浅安,扬起嘴角面露戚戚然,“可见六表妹还在生我的气,连声大表哥也不肯叫。公主都将信物还给刘家了,六表妹还放不下?你究竟要气我气到什么时候?”
  
  这人果然有毛病吧?
  
  “拦路狗汪汪两声还能听个乐呵,刘公子满嘴乱吠啥呢?”念浅安一脸无语,“看来你是即腿瘸又眼瞎。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在生你的气?信物两清你我早就没关系了,我吃饱撑的生你什么气?”
  
  “六表妹不必故意说难听话激我。”刘青卓无奈而大度地笑着摇摇头,跨近一步压低声音接着道:“以前,你不喜欢公主老爱将你我凑到一起,就会这样故意闹脾气激我走。太后懿旨指婚,你不得不从,公主也不得不退还信物。你其实还气我私下退婚,还气我害你定了门不称心的亲事,对不对?”
  
  这不是还生他的气是什么?
  
  懿旨指婚,念浅安果然不是心甘情愿。
  
  若是真的甘愿,又怎么会巴巴地托念夏章转送锦鲤给他?
  
  刘青卓想到他养在书房里的那尾锦鲤,刻意压低的声线透出一分志得来,“六表妹,你其实并不满意六皇子,对不对?”
  
  对个大头鬼!
  
  刘青卓果然是个自恋的神经病!
  
  念浅安受到了严重惊吓,一时瞠目结舌,下意识怼了回去,“我满不满意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儿?当初到底是我先提出的退婚。”刘青卓微微皱眉,只当没听见念浅安的粗俗用词,怅然地笑了笑,“你若过得不好,我怎么能放得下心中愧疚?我……终究是你的大表哥。”
  
  所以呢?
  
  念浅安真心惊奇了,“行吧,你是我亲生大表哥,然后呢?”
  
  她实在搞不懂,刘青卓化身拦路狗,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