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183章 时过境迁

第183章 时过境迁

    陈宝深感欣慰,满是风尘的笑容依旧很完美,“六姑娘?奴才请六姑娘大安!”
  
      念浅安点完金银财宝,继续点钱匣子,盘算着及笄收的礼充实了多少小金库,语气和表情一样冷淡,“原来是陈内监啊?三年不见,我还以为是陈喜变老长胖了杵在那儿呢。”
  
      陈喜那孙子跟他哪里像?
  
      像个锤子!
  
      陈宝瞬间欣慰减半,边暗道念六姑娘说话还是这么损,边偷偷掐了下略显圆润的腰身。
  
      这三年在保定的日子,不知比在宫里逍遥多少,身边不缺人奉承巴结,好像是吃得太好了点?
  
      不过他坚决不承认有长胖变老。
  
      念六姑娘故意晾着他,是在埋怨殿下一心为公不常回京,耍小性子呢吧?
  
      他觉得活该,啊不对,他觉得可以理解。
  
      于是越发堆起笑,恭敬地送上一封信,“不怪六姑娘一时没认出奴才,都怪奴才忙着伴随殿下左右,没能常来给六姑娘请安。今儿代殿下回京求见六姑娘,为的是殿下有交待,要奴才务必亲自送信。”
  
      三年书信来往,保定到京城的驿站都快成她和楚延卿的专属快递了。
  
      陈宝亲自送信倒是头一回。
  
      念浅安终于抬头,接过轻飘飘的信嘴角一抽:小男票三观正文采也很正,信写得相当古风,浓缩的文言文全是精华,言情抒意从来都是不存在的,回信回的跟工作报告似的令人头秃。
  
      她半点不期待地拆信看,然后冷淡不下去了,“树恩要回来了?!”
  
      终于啊!
  
      楚延卿再不回来,她都要等成望夫石了好吗!
  
      念浅安险些热泪盈眶:谈恋爱真难,谈远距离恋爱更难!
  
      向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以主子的喜怒哀乐为己任的陈宝立即哽咽一声,抬袖抹着眼角沉痛道:“可不是?眼瞧着六姑娘成年了该定婚期了,皇上可算传了口谕调殿下回京了!修缮行宫免不了风吹日晒,哪是殿下该干的活儿呢!殿下,终于要回来了!”
  
      到底谁是楚延卿的未婚妻?
  
      陈宝哭得比她还情真意切是怎么回事?
  
      念浅安惊恐地看一眼干嚎不掉泪的陈宝,示意远山补上茶水,又让近水去找陈喜,“树恩下个月就回来了,这么十来天还不够你折返一回的。你要是不用再回保定,就在公主府歇几天,陈喜的院子大把空房。”
  
      谁要沦落到跟陈喜挤一块儿同吃同住!
  
      陈宝内心很嫌弃,面上很恭谨,“不敢劳六姑娘费心。奴才还是回皇子所,内务府修了大半年婚房,奴才得替殿下掌掌眼。还有这些……”
  
      他命随侍的徒弟送上小匣子小箱笼,指点道:“行宫修缮的差事正收尾,殿下实在不得空回京,这小匣子是贺六姑娘及笄的生辰礼,本是给六姑娘及笄礼插戴用的,偏赶上大雨阻路,奴才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天,还请六姑娘勿怪。
  
      这小箱笼,是些保定特产,还有些下头人孝敬的珠宝字画,都是殿下过过眼亲自选的,命奴才交给六姑娘,算是殿下给念四姑娘的添妆。奴才少不得代殿下喝杯喜酒,奴才这点东西不敢和殿下比,也算是奴才一片心意。”
  
      他自掏腰包,也给念秋然准备了贺礼。
  
      远山接过念秋然那份,念浅安打开小匣子,顿时被珠光宝气闪成一双笑眼,哪里还会怪楚延卿没赶上她的及笄礼。
  
      以前她是在乎及笄的,盼着能拖着病娇身躯熬到成年,换魏父魏母短暂开怀再死都行。
  
      现在她没什么好在乎的了,及笄不过是个普通生日。
  
      念浅安伤感三秒,自以为很有领导范儿地关心陈宝道:“喜酒少不了你,不过菜肉还是少吃点,小心胖成康师傅那样儿。病从胖中来,回头你也劝劝康师傅。”
  
      闻言瞬间欣慰全无的陈宝:“……”
  
      心里疯狂呕血:放屁!康德书都快胖成球了怎么不见生什么病?康德书真病从胖中来他指定得乐!
  
      像陈喜还能忍,像康德书那老龟孙不能忍!
  
      女大十八变也是放屁!
  
      念六姑娘半点没变,还是那么叫他看不上!
  
      不过看不上归看不上,殿下选中的正妃他就是吐着血也得敬着。
  
      陈宝纠正过的心态没崩,端着完美假笑躬身告退,扭着圆润腰身半道遇上陈喜,变脸那叫一个快,吊着眼角哎哟道:“可不敢劳动陈公公,杂家这就回皇子所,陈公公别忙乎了。”
  
      陈喜见惯大太监们的阴阳怪气,笑脸半点不改,“哪敢当陈爷爷一声公公呢!小的伺候您出去?您这是代殿下回京请期来了?”
  
      陈宝见他识趣,满意地换了腔调,“你小子运气不错,跟对了主子。别急着奉承你爷爷,过几天你做了六姑娘的陪嫁,且有孝敬你爷爷的机会。”
  
      陈喜点头哈腰,心里不禁琢磨:过几天?难不成六皇子一回京就立马成亲?这婚期不会太赶吗?
  
      他听话听音,送走陈宝忙飘去绮芳馆,可惜没能见着念浅安。
  
      此时念浅安正带着远山近水,抬着小箱笼去隔壁三房,错眼瞧见路上来人,边行礼边喊人,“孔夫人,舅母。”
  
      方氏笑着颔首致意,孔夫人大方氏亦是满脸慈爱,托起念浅安笑道:“六姑娘这是给秋然送添妆来了?倒是巧,咱们娘儿几个赶到一块儿去了。”
  
      她和方氏感情好,又是念秋然的义母,昨天参加完念浅安的及笄礼后,干脆由方氏陪着一起借住候府客院,今天添妆明天吃喜酒。
  
      念浅安对大方氏颇有好感,顺势挽着大方氏,嘴里虚应闲话,心里不无感叹。
  
      大方氏不愧能嫁进孔家嫡房做主母,待人接物真心没得说,讲规矩但不讲死规矩。
  
      自三年前进京认义女后,每逢年节生辰,绝不少念秋然单独一份礼,对念秋然不比亲生女儿差多少。
  
      连不怎么喜欢方氏的安和公主,都对大方氏礼遇有加,可见大方氏人品如何。
  
      心肠也剔透,自嫡女嫁回山东,嫡子考中进士在翰林院任官后,就举家定居京城,却只和亲戚打交道,并不奉承高官权贵,也鲜少和衍圣公那一房走动。
  
      念驸马说,大方氏这样的做派,才是真正的清贵人家。
  
      念浅安也喜欢大方氏,一路说说笑笑跨进三房,正见柳姨娘扎手扎脚地走出念秋然的闺房,瞧见她们忙畏缩行礼,急忙避了出去。
  
      刘家无妾无庶出,孔家也有个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家规在,方氏和大方氏自然看不上柳姨娘,只对视一眼暗暗摇头,扬起笑脸进了屋。
  
      周氏谢过二人添妆,少不得另外张罗茶点招待。
  
      内室里只剩姐妹俩,念浅安想着柳姨娘出去时抱着的包裹,又想到周氏一闪而过的不屑表情,不由挑眉道:“柳姨娘又哄走你什么好东西了?”
  
      她没少来三房找念秋然玩,发现柳姨娘很能坑女儿,用的花的穿的坑起来贼顺手。
  
      “不过是几件旧衣裳旧首饰,姨娘想送出去贴补柳家罢了。”念秋然微露苦笑,更多的是茫然,“六妹妹,我……我明天就要成亲,就要嫁给郡公了?”
  
      这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吧?
  
      念浅安立马将柳姨娘丢到脑后,轻声哄念秋然,“小透明别怕,啊?小三哥就是个直爽的大男孩,你拿他当七弟看就是了,他也就比七弟长得高点壮点年纪大点,本质上没差。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就揍他!当七弟揍!”
  
      “可是我没揍过七弟啊?”念秋然和四房念杏章完全不熟,闻言更茫然了,差点没被念浅安哄哭,“郡公很高很壮很老吗?我、我怎么不觉得?那我怎么揍得过他?”
  
      发现自己不会安慰人的念浅安:“……重点全错了小透明。”
  
      发现自己很语无伦次的念秋然也:“……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楚克现虽然不懂怜香惜玉,但很有未婚夫的自觉,这三年但凡上门,总会找机会见见念秋然,和念秋然聊他昨天办了什么差今天见过哪位老大人。
  
      念浅安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见面只聊工作是什么鬼?楚克现这是把念秋然当兄弟处了?
  
      姓楚的情商一定是祖传的,面对未婚妻时都毫无浪漫可言!
  
      她默默为自己和念秋然点蜡。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姐妹俩心有戚戚地对眼相看三秒,然后笑成一团。
  
      念秋然靠在念浅安肩头笑,“郡公身在禁军,身边都是年龄相当的公子,难免不习惯和姑娘家相处。六皇子皇差在身,难免顾不上六妹妹,你别因此生出嫌隙才是。瞧瞧你头上的珠花,可见六皇子还是用了心的。”
  
      她看向念浅安的发间,一眼就识破那枚新添的珠花颗颗圆滚透亮,不是常人能轻易入手的。
  
      念浅安一脸“少女你好会安慰人哦”的表情,忍不住露出小甜蜜,将小箱笼推给念秋然,“这是树恩给你的添妆。都是树恩亲自挑的,你瞧瞧喜不喜欢?”
  
      说着送上自己的添妆,一脸老母亲般的微笑,“小透明,祝愿你和小三哥能先婚后爱、夫妻同心。”
  
      一整套镶红宝石的头面,打造成比翼双飞的样式,寓意很好,金子用得很足,相当土豪。
  
      险些闪瞎双眼的念秋然又想笑又想哭,蹭了蹭念浅安轻声道:“六妹妹,谢谢你。”
  
      时过境迁,宫里喜事不断,念家同样喜事不断。
  
      先是三皇子、四皇子大婚,后是念甘然、念春然出阁。
  
      现在,念秋然也要出嫁了。
  
      然后,就轮到她了。
  
      念浅安突然感性丛生,搂着念秋然摇啊摇,“跟我客气啥?明天过后你就是我的小三嫂了。还叫小三哥郡公?应该改口叫夫君才是。”
  
      她看着念秋然坏笑,“来,先跟我练练口。叫声夫君来听听?”
  
      念秋然瞬间红透了脸。
  
      少女独有的娇羞落在念浅安眼中,嘴里鬼使神差地问了句,“小透明,你心里,已经没有那个曾喜欢过的人了吧?”
  
      楚克现很好,念秋然也很好,她真心希望他们能爱的死去活来。
  
      念秋然闻言坐正身形,看着念浅安笃定摇头,“六妹妹放心,那个人早已成为过去了。”
  
      她已无茫然,更无害怕,语气轻柔而坚定,“我会做好郡公的妻子。我曾喜欢过魏相的事儿,如今就只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了。”
  
      念浅安咔咔抬手,掏了掏耳朵:“……你说啥?”
  
      她肯定绝对以及一定,是听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