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174章 敞开心扉

第174章 敞开心扉

被无情嘲笑的七皇女又恼又疑,跺脚气道:“念浅安!你笑什么!”
  
  因为今天皇上过寿,七皇女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衣红裙,跺脚生着气依旧红红火火,身边顶替狗腿差事的绿叶侍卫给她打着伞,当真是实打实的红配绿。
  
  念浅安一边噗嗤,一边假装很欣慰,“绿叶衬红花,不错不错。我笑你孺子可教、说到做到,嗯,好厉害!”
  
  七皇女听得出反话就不是七皇女了,立即翘起小下巴钻进念浅安的伞下,转嗔为喜道:“收服个侍卫而已,于白花可以,我也可以!我当然说到做到啦,你和大李氏说完话了?瞧见她屋里的茶具没有?那是我送的!我说了会常去看她,可不是空口白话!”
  
  念浅安默默收回准备撇开七皇女的爪子,突然觉得李菲雪可能说得对,她似乎越来越讨七皇女的喜欢了。
  
  于是摸了摸良心,反省自己不该暗搓搓嘲讽七皇女,应该明晃晃地嘲讽,“菲雪姐姐的事儿,你确实说到做到。不过收服绿叶的事儿吧,简直狗屁不通。钱侍卫对于海棠,那是自发自觉的推崇维护。你这位绿叶算啥?屈从淫威?公事公办?很值得同情佩服倒是真的。”
  
  七皇女先瞪念浅安,再瞪木头人似的的绿叶侍卫,转回头又羞恼又委屈,“看破不说破,你就不能说我点好儿?就会气我!我倒是想拿侍卫练手,但是我喜欢的又不是侍卫,我勉强不了自己的心意嘛!”
  
  恋爱中的少女,真是让人不忍心欺负。
  
  念浅安又摸了摸良心,顺水推舟教道:“于海棠一活例子戳在那儿,有样学样会不会?小白花之所以厉害,就厉害在有形似无形、无声胜有声,说话要引人遐想、做事要若即若离。不用费心收服谁,人家就主动爱了。这才叫狗屁全通。自己琢磨琢磨,继续努力啊!”
  
  七皇女边虚心受教,边不忘犯熊,“你来说说,念六姑娘这话对不对?你也觉得于白花好?”
  
  绿叶侍卫不解小白花是什么鬼,只想了想于海棠的风评,虽不得不答,但嘴角还是明显地又抽了一下,“回七皇女,属下不敢背后非议女官。只听说于女史确实贞烈温柔,秉性好人才也好。”
  
  七皇女不服气地嘟起嘴。
  
  念浅安不由多看绿叶侍卫一眼,小声啧啧道:“讲真,不管是钱侍卫还是你这位绿叶,于本职上都很板正忠厚。宛平吴家名不虚传,不愧是统领侍卫处的世家,挑进侍卫处的人,私德如何不说,办起差来倒是尽忠尽职。”
  
  “我挑人的眼光也不差对吧?”七皇女立即得意上了,也压低声音道:“说起宛平吴家,父皇给三哥、四哥指婚的事儿,你听说了没?吴家孔家和公主府不相上下,你不用担心被她们比下去。我特意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事儿。”
  
  “小野猫真乖。”念浅安摸了摸七皇女的头,“我不担心。倒是姜贵妃,准四皇子妃出自有名无权的孔家,姜贵妃不担心四皇子受委屈吗?”
  
  “孔圣人后代,哪里委屈四哥了?”七皇女拉下念浅安的爪子摇来晃去,一脸真心高兴,“四哥有差事有功劳,唯独在文官中名声平平。如今定下孔家女,就不缺士林声望啦!母妃得知后不知多欢喜,直说父皇疼四哥呢!”
  
  她所说是姜贵妃所想之一,其二追根溯源,孔家女也曾出过皇室媳后宫妃,四皇子妃为孔家女,将来……也堪当皇室表率不是?
  
  甭管姜贵妃怎么考量,皇上指婚,周皇后没有反对的份儿,姜贵妃更没资格讨价还价了。
  
  七皇女是不管这些弯弯绕绕的,说着小心翼翼看念浅安,声音越发低,“六哥肯定在三哥、四哥之后完婚。那时候,大李氏已经及笄了。我会悄悄帮你盯着,绝不让大李氏先于你有孕。你放心,宫里用的避子汤不伤身的。”
  
  虽然说的是用不上的废话,但能说出这种推心置腹的贴心话,七皇女对她也是真爱吧?
  
  果然费心费力地坑七皇女是有用的,她忽悠七皇女这么久,总算有点成效了。
  
  念浅安一脸“少女你终于肯对我彻底尚开心扉了吗”的幸运表情,不无感动道:“小野猫别乱龇牙干坏事。乖乖地老实一边儿待着去,这些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别瞎掺和。”
  
  她说话和表情不符,七皇女嘟嘟嘴也不计较,想了想就丢开手,“好吧,我知道你厉害的很,我不管六哥的屋里事儿就是了。”
  
  说着笑嘻嘻挽住念浅安,话题一变,“你虽然用不上,我对你可是一片好意。你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刘公子秋闱中举,我不能跑去刘家找他恭喜他,你帮我送些吃的用的给他吧?听说他又闭门读书了,一定很辛苦。”
  
  念浅安一脸冷漠:“……这才是你特意来找我的真实目的吧?”
  
  七皇女一脸无辜:“……才不是。顺便而已,只是顺便嘛!”
  
  谁要被七皇女撒娇啊!
  
  她只想被七皇女的六哥撒娇好吗!
  
  念浅安更冷漠了,“行啊。我打发庄子上送些藕给刘青卓吧。”
  
  七皇女越发无辜,“为什么送藕?有什么寓意吗?我怎么从没听过。”
  
  念浅安嘴角一撇,“吃藕丑呗。”
  
  七皇女先哈哈哈,后呸呸呸,“哎呀你讨厌死了!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刘公子不是神经病,也不丑,不准你再说刘公子的坏话!”
  
  有本事别被她的冷笑话逗笑啊!
  
  念浅安白眼一翻,“行了,答应你了。赶紧带着你的绿叶走,定下心好好长长能耐,别到时候刘青卓春闱都考完了,你还没学到真本事,怎么勾搭刘青卓怎么搞定我舅母?”
  
  七皇女拿脚戳地上薄雪,原地画圈圈:念浅安果然很讨厌,说什么勾搭,好难听好羞人哦!
  
  她捂着脸跑走,不明所以的绿叶侍卫吓得抖着手、抽着嘴角,忙追上去打伞。
  
  小豆青一路旁听,举伞的手也险些抖了,“刘大家睿智清正,岂会和椒房殿联姻。七皇女怎么会突然对刘公子有意?您真打算帮她?”
  
  念浅安摇头,答非所问,“以后的事儿谁说得准?只希望我和七皇女的友谊小船,没有翻船的那一天吧。”
  
  她和七皇女真的产生友谊了混蛋!
  
  果然坑人必自坑啊。
  
  念浅安抬头望天,正准备再来个伤感的四十五度角,结果被伞面挡住了视野。
  
  她伤感未遂,小豆青很细心地斜了斜伞柄,只说能说的,并不多嘴追问。
  
  念浅安成功望天,然后就见先走一步的小豆花折回身,抖开取来的披风道:“刘嬷嬷将披风交给奴婢时有交待,前头寿宴已散,让奴婢们服侍六姑娘直接出宫,公主她们先回车上等您。”
  
  念浅安抬起下巴系披风,奇道:“才定下皇子亲事,这么快就散席了?”
  
  “昨晚宫里出了点事儿,皇上难免伤怀。”小豆青不知念浅安已经知情,接过话茬点到即止,“而且吏部考绩正当时,六部准备放假过年,皇上的御书房照样忙得很。”
  
  皇上不借酒浇愁,借公事浇愁。
  
  念浅安点点头,深觉皇上的做法很科学,有正事忙就没空伤怀了。
  
  小豆花也点点头,“真叫小豆青说对了。皇上回了御书房,就招了内阁老爷们去。眼下也就几位阁老敢在皇上跟前说笑了。奴婢回来时,听说皇上放了其他阁老出宫,单留下魏相吃茶说话,还叫刘总管送了棋盘进御书房呢。”
  
  哄皇上开心哪家强,必须是得宠奸臣。
  
  魏相之所以有别于其他阁老,除了得圣宠外,还因魏相是吏部天官,管着升迁贬斥的人事。
  
  小豆花接着道:“棋盘送进去没多久,刘总管又派人召回好几位朝臣,留在御书房外等着面圣述职。皇上常和魏相边下棋边议事,今儿既然留了外臣,指定又要忙到宫门落钥才会放人出宫了。”
  
  念浅安挑挑眉,回到公主府就得知,念三老爷没走出御街,就被召回御书房。
  
  竟真得了面圣的恩典。
  
  魏父和四皇子走得近,会看得上念家三房吗?
  
  念浅安想了想无果,心思转到私事上,“七皇女回头会打发狗腿送些吃的用的来,你们接了和外院管事知会一声,记在荣华院名下加进礼单里,给刘家送去。”
  
  她既然答应了七皇女,自然不会阳奉阴违,反正要给刘家送年礼,多七皇女一份不多,横竖扯不上私相授受。
  
  单独送刘青卓就免了,省得跟上次被念夏章恶心了似的,又成了她的心意。
  
  念浅安挥退远山、近水,摸出纸笔给楚延卿写信:出宫时和小豆花、小豆青闲聊,她才知道原来今天的寿礼,最出彩的是工部和兵部,前者做出有利农业的大型机动水车,后者改良了有益军事的多发型弓弩。
  
  皇上赏赐得毫不手软,头功是八皇子和靖国公,背后功臣却是心灵手巧的念甘然。
  
  比起她来,念甘然这位穿越老乡,才叫真的苏!
  
  念浅安边感叹边笔走游龙,写信写得贼欢。
  
  被她一顿夸的念甘然也正沾墨落笔,边盘点嫁妆账目,边分心问大丫鬟,“三叔父已经回来了?”
  
  大丫鬟磨着墨轻声道:“刚回府就径直往老夫人的正院去了。奴婢听了消息回来时,公主和驸马爷也进了正院。”
  
  终于要了结分不分家的事了吗?
  
  念甘然笔尖微顿,不无讥诮地笑了笑。
  
  还以为吴氏已经够不靠谱了,没想到候府最有出息的念三老爷,一样不靠谱。
  
  皇子的队是那么好站的?
  
  念三老爷真是想功劳想疯了。
  
  值得押上身家性命去赌吗?
  
  当真是富贵迷人眼。
  
  这念家,糊涂人比明白人多。
  
  偶尔,她也会羡慕念浅安。
  
  可惜要过得好,她做不到像念浅安那样无忧无虑。
  
  即便即将另组家庭,她依旧觉得自己仍是个孤家寡人,没人能理解她,也没人值得她敞开心扉。
  
  徐月重,值得她谋算这一场吗?
  
  念甘然摇头甩开毫不实用的念头,打发大丫鬟道:“去和吴妈妈说一声,正院如果来请,就说母亲吹了风雪不舒服,就不过去了。”
  
  大房出不出面,该得的不会少,能得的也不会多。
  
  候府尚且靠公主府拨钱养着,大房有什么好争的。
  
  此时卖个好,对大房来说,有益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