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173章 一起吃鸡

第173章 一起吃鸡

屋外细雪无声,屋内人声清浅。
  
  念浅安见楚延卿坐着不动,就问出心中好奇,“宛平吴家是哪个吴家?家世很厉害吗?”
  
  “吴家祖上是开国皇帝的家将。历经几朝,一直担着护卫皇帝、皇宫的差使。”楚延卿不急不缓,细细解释道:“吴家子弟,但凡武学出色的,都可免考充入宫中侍卫处。而侍卫处的领侍卫内大臣,从来都姓吴。”
  
  吴家家学渊源,从另一种意义来说,代代都是皇家忠犬。
  
  别的事儿啥都不干,专给皇家输出人才,只产侍卫。
  
  “家世算不上多厉害。唯独忠心不二一条,很得父皇信任。”楚延卿接着道:“吴家算孤臣,从不和外姓联姻,嫁娶都是亲上加亲。父皇将吴家女指给三哥,倒有些出人意料,破了吴家婚配的旧例。不过吴家子嗣不丰,这一辈只有一位嫡出姑娘,想必就是三哥的未婚妻了。”
  
  念浅安听得连炸鸡都忘记啃了。
  
  吴家行事够极端的,为了保证家族能抱团效忠皇室,连外姓姻亲都不结,果然是又忠心又低调的孤臣。
  
  但表亲联表亲,血缘相近,子嗣能丰才怪咧!
  
  念浅安一脸“近亲结婚要不得”的有毒表情,真情实感道:“皇上英明。”
  
  吴姑娘终于不用嫁表兄表弟啥的了,皇上真心干了件好事儿!
  
  “难得听你说父皇的好话。”楚延卿狐疑地看了眼念浅安,又觉自己这话有些不妥当,不由摇头哂笑,想了想又道:“山东孔家不必我多说了吧?能指给四哥的,只会是孔家宗房的姑娘。和四哥年龄相当的,应该就是孔家行二十的嫡出姑娘了。”
  
  念浅安又听得忘记啃炸鸡了:她以为小李氏行十,李家已经算能生的了,没想到孔姑娘都排到二十去了,果然是人外有人,真不愧是山东大族。
  
  她忍不住咂舌,说的当然不是心中所想,而是念秋然,“等小透明认了大方氏为义母,就该喊孔二十姑娘一声姐姐。四皇子就是小透明的姐夫,我二姐姐还打算嫁进姜家。搞半天别人家的姻亲不是别人家的,也是我们家的!”
  
  姻亲什么的,果然错杂而奇妙,简直是“千里姻缘一线牵,珍惜这份缘”的真实写照!
  
  楚延卿一听“我们家”就笑了,笑声说不出的柔软,“现在知道我是真的不在乎这些了吧?都是父皇的儿子,彼此打断骨头连着筋,无非是亲疏远近的差别罢了。”
  
  边说边攥着汗巾帮念浅安擦爪子,动作透着安抚之意,“所以你不必多想。吴家忠正、孔家清贵,两家姑娘堪配皇子,但论起家世身份,不比你差,也不比你高出多少。父皇孝顺皇祖母,又疼爱公主,自然会顾念你的体面。我和三哥、四哥前后脚定亲,面上总要一碗水端平。”
  
  安和公主也说过异曲同工的话。
  
  不说吴家,只说孔家确实清贵,历朝历代独一无二的衍圣公,不就被孔家嫡长子孙包圆了吗?
  
  但只是荣誉虚衔,实权是没有的。
  
  吴姑娘和孔二十姑娘,和她一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谁也碾压不了谁。
  
  安和公主说得对,皇上默许楚延卿的亲事后,再给三皇子、四皇子选正妃时,果然没挑家世太显赫的。
  
  念浅安只有恍然没有担忧,包在汗巾里的爪子动得贼欢快,笑微微问楚延卿,“你不急着回太和殿,是特意留下和我说这些吗?人比人气死人,我才不会吃饱撑得气死自己。我不会多想的。我要嫁的是你,又不是三皇子四皇子,我管他们娶谁。”
  
  “别捣乱。”楚延卿先制住念浅安的爪子,擦完手收回汗巾,才瞪着念浅安气道:“哪有这样拿自己乱说的?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再敢这样口无遮拦,我就罚你了!”
  
  念浅安眨眨眼,“怎么罚?”
  
  楚延卿也眨眨眼,“罚你……挨打?”
  
  念浅安又眨了眨眼,“打哪里?”
  
  楚延卿不眨眼了,目光飘来飘去不知该落在哪里,脑中冒出许多能打的地方偏偏说不出口,仿佛一说出口就变了味儿,心猿意马之下干脆不答,相当高冷地沉下脸道:“陪你喝过酒吃过炸鸡了,我也该回去跟三哥、四哥道声恭喜了。”
  
  念浅安哦了一声跟着起身,心里一阵坏笑:小男票又开始假正经了,这么好撩真是令人欢喜令人忧!
  
  于是边惆怅边动手,打包一份炸鸡给楚延卿,“康师傅的好手艺别浪费,正好带去分给三皇子、四皇子尝尝。”
  
  楚延卿哑然,皱眉失笑道:“你是让我拿炸鸡当贺礼?这又是什么新鲜说法?”
  
  念浅安笑得很高深莫测,“大吉大利,一起吃鸡嘛!”
  
  “就你花样多!”楚延卿越发失笑,眼下不好再耽搁,遂也不追问念浅安哪来的奇思妙想,只忍不住碰了碰念浅安笑盈盈的嘴角,隔着指腹低头亲了下,挨着念浅安的脸颊哑声道:“别送了,外头风冷。我先走了。”
  
  嗯?
  
  刚才那一下是怎么回事?
  
  假正经小男票貌似好像似乎,隔着手间接亲了她一下?
  
  念浅安一脸“嗯嗯嗯?”的呆滞表情,回过神时楚延卿已经接过打包的炸鸡,大步出了正房,自有陈宝打发来的小太监打伞挡雪,伺候楚延卿离开皇子所,往太和殿去。
  
  念浅安看着楚延卿变成小黑点,慢了好多拍地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时隔多日,楚延卿又临走放大招了讨厌!
  
  刚才那下亲亲不仅突然,并且很苏!
  
  重点是楚延卿做起来行云流水,一副不是第一次间接亲亲的熟手状。
  
  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不该错过的事?
  
  念浅安正沉浸在甜蜜的沉思中,就见李菲雪闻声而出,站在厢房廊下看着她意有所指地笑。
  
  老母亲般的微笑感扑面而来。
  
  念浅安头一回对着楚延卿之外的人害羞了,弹过去顾左右而言他地去拉李菲雪,“菲雪姐姐,一起吃鸡不?”
  
  李菲雪即感叹又欣喜,本就盼着念浅安和楚延卿能举案齐眉,哪里看不出念浅安强行掩饰的羞赧,闻言并不点破,只笑着应好。
  
  念浅安害羞不过三秒,又和李菲雪八卦起三皇子、四皇子的正妃人选。
  
  李菲雪确实毫不意外。
  
  三皇子妃还是前世那个三皇子妃。
  
  吴姑娘是独生嫡女,从小父母宠着、兄弟让着,如珠似宝地长大,性情说爽利也算爽利,但被皇上指做三皇子妃后,心境随着身份而变,并不是个好相与的。
  
  不过,已经和她无关了。
  
  她是六皇子妾,不再是三皇子妾。
  
  倒是念浅安,将来不可避免地要和三皇子妃打交道。
  
  李菲雪略一沉吟,不提前世不可说的纠葛,只提三皇子妃的为人处事,“我听说,吴姑娘言行爽利,颇算得上长袖善舞。也正因如此,吴姑娘受惯了瞩目奉承,骨子里其实有些孤傲。她要是喜欢谁,就认定对方怎么样都是好的,什么事都肯为对方做。
  
  她要是讨厌谁,就会觉得对方做什么都是错的,说句不分是非好歹都不为过。因吴家家世特殊,不怎么和京中高门大户来往,吴姑娘本性如何,知道的人倒不多。往后她做了三皇子妃,身份不上不下,恐怕那份孤傲反而会变本加厉。”
  
  吴姑娘的真性情,就是俗称的自视甚高,又极其护犊子?
  
  朱门贵女中,这种类型的小姑娘并不少。
  
  念浅安深觉李菲雪认识的人、知道的事果然很多,心知李菲雪是好意给她科普未来妯娌,忙竖起耳朵虚心聆听。
  
  李菲雪能说的有限,前世种种有恶因才有恶果,无法哪来做例子,她左想右想,看着乖巧听话的念浅安,终于露出个释然的笑,“我是知道安妹妹的,不怕事儿,但从不惹事儿。你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没来由的招惹你。横竖有殿下在,我不过是白说几句。”
  
  平心而论,三皇子妃并不是个无故乱咬人的疯狗。
  
  前世她死在三皇子妃手里,现在再回想,竟不觉可恨只觉可悲。
  
  她不知道庶妹会不会走上她的老路,但以庶妹的德性手段,三皇子的后院,恐怕依旧安宁不了。
  
  她倒是很想看一看,三皇子若是重蹈前世复撤,今生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李菲雪垂眸掩去眼底阴厉,像楚延卿一样轻柔地替念浅安擦嘴擦手,柔声笑道:“安妹妹这样讨人喜欢,一定会好好儿的。也会和殿下一直好好儿的。”
  
  念浅安默默看了李菲雪一眼。
  
  她讨不讨别人喜欢不知道,只知道她貌似很讨李菲雪喜欢。
  
  李菲雪以前对她就温温柔柔的,现在怎么说呢,要不是她确定李菲雪哪儿哪儿都没毛病,她都要怀疑李菲雪要么对她是百合情,要么精神错乱当她是亲生女儿疼。
  
  四舍五入一下,李菲雪对她貌似是真爱?
  
  有这种闺蜜好幸福哦!
  
  念浅安顿觉自己果然自带苏的光芒,得此闺蜜算不算金手指的一种?
  
  她非常愉快地结束和李菲雪的茶话会,小手一背走路嚣张,很傲娇地由着等在门房的小豆青、小豆花打伞系披风,正迎着风雪飘出皇子所,就见七皇女破开风雪向她飘来。
  
  七皇女的表情比念浅安更傲娇,手指向身边紧跟的侍卫,张口不是寒暄,而是抱怨兼炫耀,“念浅安,你害我找你半天!看见没有,这是我新收服的绿叶!”
  
  被迫直面七皇女清奇画风的念浅安:“……”
  
  同样被迫充当七皇女绿叶的侍卫也:“……”
  
  他嘴角重重抽搐了一下,看得念浅安于心不忍,默默送上装着剩余炸鸡的油纸包,假笑中再次透露着高深莫测,“这位绿叶,恭喜晋位。大吉大利,一起吃鸡一起吃鸡。”
  
  绿叶侍卫又:“……”
  
  他再次重度嘴角抽搐,难怪七皇女喜欢找念六姑娘玩儿,前者脑子有病,后者嘴巴有病,不愧是刘文圳口中齐名的混世小魔星。
  
  然而敢怒不敢言,只能绷着脸接过油纸包,还得恭声道谢,“标下谢念六姑娘赏。”
  
  念浅安心道哎哟咕:七皇女眼光还不错,这位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很尽责尽职,并且很能忍辱负重啊!
  
  她转头问七皇女,“你怎么收服他的?”
  
  七皇女被问的莫名其妙,“我说让他当我绿叶,他还能驳回不成?”
  
  这算哪门子收服?
  
  念浅安直接噗嗤了。
  
  绿叶侍卫的脸色,真实地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