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163章 凑合过呗

第163章 凑合过呗

    风透枝叶,带起一阵沙沙轻响。
  
      念秋然置身其中,心里一派平静,她同样没再开口,只顺着楚克现的动作看向树干,打开木匣见里头依旧备着新鲜茶点,不由抿着嘴笑,分出两份小巧点心适口茶水,递一份给楚克现。
  
      楚克现看着她静谧的笑容,打破沉默道:“我会求娶你,是表姑母的意思。”
  
      念秋然并不意外,反而松了口气,“公主很照顾我。我明白,公主这样做是为我着想。”
  
      “是为你着想,也是为我着想。”楚克现全无隐瞒,将安和公主的考量说了,“家父离世时,若没有表姑母出力,我这郡公爵未必能顺利承袭。偏祖父年纪大了,行事有些偏颇激进。表姑母不愿意,也不允许郡公府走偏了路。如今看来,表姑母会选你,确实是为性情软和的家慈好……”
  
      他简单带过郡公府的家人家事,略一停顿后,坦然道:“我有喜欢的人,这一点,我不想瞒你。”
  
      念秋然当然知道是谁,心中徒然升起的冲动令她脱口而出,“我也有喜欢的人。”
  
      楚克现自然不知道是谁,但他不追问,只拧起眉心,“你若是不愿意,我自去和表姑母说。”
  
      “长辈之命媒妁之言,我没有不愿意。原本我只求不给人做妾,如今能得郡公求娶,已是天大的福分。”念秋然到底没忍住羞赧,红了脸道:“这福分是公主给的,我知道好歹。确切地说,我曾经有过喜欢的人。但从没妄想过能如何。郡公坦诚相待,我同样不愿有所欺瞒。”
  
      楚克现一瞬恍惚:也许安和公主会选中念秋然,不单因念秋然性情娴静,还因念秋然的秉性确实值得抬举。
  
      他舒展眉心,半玩笑半自失地笑道:“这么说来,我们半斤八两,倒也相配?”
  
      念秋然哂笑,忽然突发奇想,“如果换成六妹妹,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楚克现下意识重复,“如果换成阿浅,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二人异口同声:“凑合过呗!”
  
      话音未落,彼此已相视大笑。
  
      念秋然红润的小脸满是真切笑意,“六妹妹大概会说,既然是你情我愿的选择,还矫情个屁!好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凑合凑合总有一天就不是凑合了。”
  
      楚克现见她红着脸学念浅安爆粗,越发哈哈大笑,“阿浅大概会更操心,不仅操心给我送吃的用的,还要操心郡公府不如公主府,多送一份铺子田庄的好东西供你吃穿用度。”
  
      念秋然从不觉得这是施舍,也从不因此难堪或怨艾,她抿着茶盏点头,“我常常觉得,六妹妹更像做姐姐的。”
  
      楚克现和她聊着念浅安,眼底惆怅不增反减,这才动一直捧在手里的茶点,眉心又拧,“太甜了。”
  
      “这是大姐姐铺子里出的新式点心。家里姐妹都喜欢吃。”念秋然心头一动,微低下头道:“你是觉得太甜,还是本就不喜甜食?往后你有什么不喜欢的,请告诉我。我会留心。”
  
      楚克现心头亦是一动,三两口咽下点心应好,“往后不管是家中长辈,还是我那些庶弟庶妹,你有什么为难的,也请告诉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担着。”
  
      随即正色道:“这门亲事是表姑母的意思,但答应这门亲事,是我自己的意思。既然你也愿意,我绝不会辜负表姑母,也不会辜负你。”
  
      念浅安说得对,楚克现即率性又爽朗,是个正直好少年。
  
      念秋然笑容明快。
  
      李菲雪和楚延卿有君子协议,她和楚克现这样,也算达成某种共识了吧?
  
      她笑容里全无忸怩,令楚克现微微晃神,“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
  
      念秋然摇头,“我笑六妹妹没说错,你是个很好的小三哥。”
  
      楚克现挠挠头发,嘴快道:“那你岂不是阿浅的小三嫂了?”
  
      说完才觉出尴尬,见念秋然再次红了脸,忙揭过此节,“想说的都说清楚了。我们下去吧?”
  
      他利落跳下树,停在底下等念秋然乌龟爬,完全没有给姑娘家留脸面的自觉,大笑着张开手虚虚护着她。
  
      刘嬷嬷见状心头大定,这才放心履行安和公主交待给她的真正差事,“好叫郡公、四姑娘知道,公主已经和舅夫人说好了,等挑个合适的日子,就让孔夫人收四姑娘为义女。”
  
      孔夫人指的是方氏的娘家嫡姐大方氏,婆家是孔子后人山东孔家。
  
      大方氏嫁的虽不是孔氏宗房,但是孔氏嫡支,门楣顶顶清贵,念秋然成了大方氏的义女,何止是身份上镀金这么简单。
  
      不过义女终归只是义女,即不记入家谱,也不用大方氏如何费心。
  
      方氏和嫡姐感情极好,当即痛快应下。
  
      这却是刘嬷嬷送还信物时,代安和公主和方氏做的交易。
  
      在方氏看来,刁钻如安和公主岂会白白扣着信物,如今提出这样的条件才肯退还信物,反而觉得心里安稳,这才答应得即痛快又欢喜。
  
      刘嬷嬷不提此节,只接着道:“公主倒是想讨四姑娘做女儿,只是三老爷、三夫人在堂,公主再如何,也没有打弟弟弟妹脸的道理。孔、念两家也算转折亲,身份家世正合适。舅夫人那里已经给了准话,孔夫人年后就会携子女进京,一为家中子侄春闱,二位四姑娘认义女的事儿。”
  
      周氏哪有异议,庶女即嫁得好又能抬身份,左右不影响嫡女,反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连问都不必问念三老爷,也痛快点了头。
  
      大丫鬟不等刘嬷嬷说完,就跪地磕头道:“公主大恩,我们姑娘没齿难忘!”
  
      念秋然也跟着跪下,刘嬷嬷不虚拦,只笑看楚克现。
  
      楚克现伸手扶起念秋然,胡乱感谢两句,紧着去和官媒汇合:念秋然身份有变,郡公府的聘礼也得相应调整。
  
      他不卑不亢,并不因此前倨后恭,只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刘嬷嬷拉着念秋然笑叹,“郡公可靠,公主总算不是错点鸳鸯谱。”
  
      念秋然晕头晕脑地飘回绮芳馆,神色只有恍惚,并无其他情绪。
  
      大丫鬟则难掩激动,颇有些语无伦次地将念秋然、楚克现屡有大笑,大方氏要收念秋然为义女的事说了。
  
      念浅安一听亲事超顺遂,哪里还管其他,笑眯眯和特意留下的念妈妈商量道:“选好的大件小件都多订一份。妈妈和奶兄在外头多留心,有好的铺面和庄子也给小透明留着。小三哥家里吃饭的嘴不少,多给小三哥、小透明备些实在嫁妆才是……”
  
      “这些哪儿用姑娘操心。”念妈妈也笑眯了眼,“四姑娘的嫁妆差不了!不提老夫人、三房和公中给的份儿,只说公主这里一份儿,加上孔夫人这位义母,又有舅夫人的情分在,将来的嫁妆单子呀,一定又好看又实在!”
  
      念秋然心潮澎湃,靠上念浅安的肩头埋着脸,瓮声道:“六妹妹,我记着你的情,也会一辈子孝顺公主……”
  
      没有念浅安先对她好,就没有安和公主爱屋及乌,又哪来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好前程?
  
      她看尽三房冷暖,惟愿不步柳姨娘后尘,如今何止求仁得仁,凭什么不愿,更无从抗拒,只有无以为报的激荡。
  
      念浅安轻抚念秋然的背,依旧不打算问念秋然和楚克现说了啥。
  
      她知道楚克现喜欢原身,但换成现在的她,她不觉得楚克现对“她”有多情深义重。
  
      说句风凉话,楚克现要是个为爱疯狂的邪魅属性,哪会改弦易辙另求他人,哪会想着特意见念秋然一面。
  
      不管这门亲事是谁的意思,楚克现做了选择,念秋然也接受了选择。
  
      你情我愿,凑合过呗!
  
      古代婚姻大流如此。
  
      有多少小年轻能像她和楚延卿一样?
  
      何况她和他们不同,心理年龄戳在那儿呢!
  
      念浅安赶紧跳过年龄这个令人伤感的事儿,全然不知她的想法都被念秋然、楚克现说中了。
  
      她偏头啵了一口弱小可爱不无助的小透明。
  
      她家小透明很可爱,她家小三哥很通透,俩少年少女才多大,往后日子且长着呢。
  
      日久生情,肯定没毛病!
  
      念浅安暗搓搓开车,一边止住奇怪的脑补,一边搂着念秋然愁眉苦脸,“你才刚搬回来,这下又要搬走了。”
  
      定了亲,就不好再留在绮芳馆长住,肯定要搬回隔壁。
  
      三房不要面子的吗?
  
      总不能和郡公府走着程序,将来接待大方氏时,还把当事人丢在公主府。
  
      念秋然同样不舍,却不得不在周氏亲自来接时,和大丫鬟一起打包铺盖搬回了三房。
  
      不提柳姨娘满心天上掉馅饼的欢喜,只说周氏亦是满心欢喜,这欢喜却不是为念秋然,而是因为念春然,“刚刚接到的平安信,老爷在信上说,已经派人先护送春然回京。这会儿已经到了天津渡口,改走陆路正往京城来。算算日子,正好赶上重阳节。”
  
      她笑意直达眼底,提议道:“家里喜事连连,细说起来波折却不少。我想着两好并一好,春然回来小姐妹们总算齐全了,不如趁着重阳登高带去打醮,求佛祖保佑孩子们先苦后甜,往后都能顺顺遂遂。”
  
      于老夫人表示同意,“是这个理儿。你和公主商量着办吧。”
  
      她老人家最近黄连吃太多,败火败过了头,拒绝出门吹冷风。
  
      周氏虚劝两句,自然不会强求,转头自去找安和公主商议出行事宜。
  
      求神拜佛的名头很管用,安和公主暂时解除女儿的禁足。
  
      念浅安一听能出门顿时嘿嘿嘿,偷偷交待远山、近水,“悄悄送出消息,告诉树恩我想他了。”
  
      所以小男票哟,快来偷偷约会吧!
  
      远山、近水两脸不忍直视的恶寒表情,然后很假正经地左指一个借口右指一件差事,避开荣华院的耳目和念妈妈里应外合,把念浅安又肉麻又厚脸皮的口信成功送了出去。
  
      重阳当天,回归的念春然和家人自有一番契阔,个中笑泪不必赘述,只说念家两府人马汇合后,浩浩荡荡驶向城郊寺庙。
  
      四房马车上,姚氏即羡慕又不甘,“瞧瞧人家!一个秋然即将高嫁,一个夏章顺利中举,三房兄妹一个赛一个争气!你们呢?让你们多和安安亲近,亲近半天只有眼红别人的份儿!”
  
      念桃然鼓起小胖脸,“六姐姐现在很喜欢我呀!经常给我送好吃的呢!”
  
      看着胖了一圈的小女儿,姚氏瞬间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