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78章 活该会红

第78章 活该会红

    七皇女恨不得用脑袋撞烂念浅安的嘴,气得抓起茶盏就要砸,“念!浅!安!”
  
      “我知道我的名字挺好听,不劳你挂在嘴边直呼来直呼去叫得这么欢。”念浅安坐正身形,举起手刀作势要打七皇女,“这里是万寿宫,不是椒房殿,你敢乱砸东西试试?”
  
      七皇女何曾被人这样凶过,一时又惊又恼,一时又顾忌着地方不对,紧紧抱住茶盏磨着后牙槽恨道:“是谁说敬我是个动口不动手的女君子的!我又没往你身上砸!你居然想动手打我!我……”
  
      “你父皇、你母妃都没打过你是不是?”念浅安截胡道,深刻怀疑七皇女就是欠人凶,一凶就乖,遂大度地收回爪子附送一个白眼,“我敬你是个女君子,可没说我也是女君子。”
  
      她皮起来臭不要脸,七皇女噎得眼底泛水光,念浅安见状乐了,一边掏手帕,一边哼小曲儿,“小野猫这么爱哭?来,跟我一起唱:西湖的水我的泪诶诶诶诶诶……”
  
      七皇女听她张口就是野曲糙词,突然生出念浅安就是她的克星的沉痛觉悟,她越气只会显得自己越蠢,遂又羞又恼地使劲包住泪,赌咒发誓道:“我要是再在你面前哭,我就是小狗!”
  
      “不是小狗,是小野猫。”念浅安逗够七皇女了,收起手帕双手抱胸,故作高深莫测道:“我问你,于海棠今天怎么没跟在你身边?”
  
      七皇女闻言泪意变得意,哼道:“她现在还有什么好名声?我可不耐烦带她到处走动。还是母妃可怜她,好歹赏她件琐事做做,正忙活着安抚那些受害姑娘家的苦差事呢。昨儿母妃病了,我不用于海棠跟着,打发她去伺候母妃汤药了。”
  
      念浅安继续高深莫测,“我再问你,姜贵妃是为什么气病累病的?”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于海棠闹出的丑事!”七皇女即莫名又不屑,抓紧机会堵念浅安,“要不是于海棠把事情闹大,母妃何必陪着她丢脸?那些受害的姑娘家不是和宫中侍卫有关,就是和内务府的公公、嬷嬷有关,母妃最是贤惠心善,少不得出面召见,连日来又劳神又费心可不就累病了。”
  
      “我看姜贵妃是身累心不累。做着本该皇后做的事,抢尽中宫的风头,心里指不定怎么偷乐呢。”念浅安摇头嗤笑,小眼神往七皇女脑门一瞟,“这你都看不明白?脑子不仅有坑,心眼也是瞎的。”
  
      七皇女顾不上气恼,成功被念浅安吊起胃口,情不自禁追问道:“你什么意思?你看得明白,你倒是把话说清楚!”
  
      念浅安视线下移,“口好渴,说不清楚话。”
  
      七皇女恨恨看向手中茶盏,默念三遍不能自降身份和晦气克星计较,奉茶奉出了忍辱负重的悲戚气势。
  
      念浅安忍笑接茶,悠哉抿了口香茶,十分好为人师地教导七皇女道:“这就对了,有求于人的时候就该学会放下身段,识时务不等于丢份儿。以后想好好说话就别对我大呼小叫,你不累我累。再有下次,我也不指望能教好你了,左右你是好是歹和我又没关系。”
  
      她以退为进,见七皇女脸色黑黑红红变幻不停,果然舍不得甩袖就走,就继续忍笑道:“不想让我拿你当笑话看,就老实听我的话。你口口声声说于海棠闹出丑事自毁名声,还挺得意宫里宫外都在议论于海棠的是非,你倒是说说,于海棠的名声哪里坏了?别人议论的又是什么是非?
  
      我告诉你,事情如果没闹大,过后但凡传出丁点闲话,于海棠的名声才叫真坏了。半遮半掩的阴私,才最招非议、最难撇清。于海棠不藏着掖着,反而拉上那天护送她的侍卫头领做人证,出事当下就上达天听,将事情撕撸开摊到明面上,已经挽回了一半名声。
  
      宫里宫外,一开始确实议论过于海棠的是非。你话听半截瞎得意啥?风评早就变了。现在宫里宫外再提起于海棠,哪个嘴里还耐烦说她清白如何,说的都是夸她顽强坚韧、临危不惧、正气凛然的好话。
  
      只等结案,关于大盗掳人案的热议迟早会散得一干二净。谁还会记得什么鬼案情,只会记住宫里有个于海棠,弱质纤纤却不畏强盗,挺身而出为所有受害者讨公道要说法,别说她那剩下一半名声能镀层金,只说她盘活了其余受害者可能要面临的死路,哪个不感激她?
  
      受人感激的还有姜贵妃、四皇子。四皇子添了笔漂漂亮亮的政绩。姜贵妃如此维护怜惜于海棠一弱质孤女,贤德名声就更响亮了。就你还傻傻地当姜贵妃是被于海棠连累。没点好处姜贵妃肯惊动皇上,肯出力出钱揽这麻烦事儿?又不是闲出屁了。”
  
      她原来不解于海棠的用意,昨天听陈姑姑说完姜贵妃累病的原因,又八卦过后续种种,才真正将首尾连接明白。
  
      “不是你不耐烦带于海棠走动,而是于海棠没空跟着你瞎窜。”念浅安喝茶润喉,透过茶雾一脸鄙夷地看向七皇女,“也不是姜贵妃可怜于海棠,给她找事做。而是椒房殿出了个奇女子,不用白不用。苦差事?代贵妃出面召见安抚那些受害者家属,妥妥的美差。
  
      你瞧着吧,往后那些受害姑娘家必定会和于海棠抱团。原本空有才名的皇女伴读,有了自己的闺阁人脉,可就成红人了。至于那些受害者家属,能做宫中侍卫、能进内务府当差的,哪个没点过人的家世?
  
      原本是家丑,却成了轰动京城引人同仇敌忾的大事儿,只得同情不得非议,光冲着这一点,那些人家就只会记于海棠的好儿。撇开椒房殿得的好处不说,只说于海棠,以后吃穿用度上内务府岂会亏待她?
  
      保不准那些个爱讲究义气的宫中侍卫,还要争着护卫于海棠呢?听明白没有?于海棠这手反其道而行简直力挽狂澜,名利双收没跑了。小白花最擅于面上弱质,私下心狠手狠,连自己也能利用。瞧瞧于海棠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手段,活该会红。”
  
      七皇女梗着脖子才忍住没赞同点头。
  
      念浅安所点破的和她验证得出的种种迹象一一应景,她不愿承认,又从来看不起于海棠,更受不了念浅安鄙夷她的眼神,尖着嗓音反驳道:“案子还没了结,于海棠的名声还没全部挽回,靠的还不是母妃拉拔,她算什么红人!她也配!”
  
      念浅安深有感慨道:“黑红也是红啊小野猫。她不配你配?”
  
      七皇女险些又噎出嫉恨的泪花来,咬着嘴唇转了半天眼珠才找回场子,“就算于海棠的所作所为,真是你说的小白花又如何!她能得好也是母妃肯成全她。左右椒房殿能好,就是我好。你别想挑拨离间!”
  
      “听听你这小人之心,忒幼稚。”念浅安掏了掏耳朵,倾身靠近七皇女,盯着她的脸揶揄道:“你这一脸羡慕嫉妒恨就是瞎子也看出来了。你才是贵妃之女、椒房殿唯一的皇女,倒要别人施舍你好处。你这么无能,最好一辈子老死在椒房殿不用靠自己,省得我费事教你。”
  
      七皇女成功被激将,干脆也厚起脸皮道:“出嫁靠娘家,我为什么要靠自己!我不靠自己也能过得很好!”
  
      “孝静长公主不比你靠山硬?最后和先驸马是个什么下场?我娘不比你得宫中圣宠?婆婆住隔壁不照样吵吵闹闹?”念浅安说的是事实,良心一点也不痛,“我都晓得前车之鉴,该自己学着立起来了。你能不能上进点,别让我看不起你?
  
      四皇子能奉皇命办差,给自己挣政绩,姜贵妃能仗着宠爱赚尽名声,于海棠也能险中求富贵,你呢?好处落不在你头上,你又没本事给人好处,迟早大浪淘沙,被所有人甩在后头。甩着甩着情分也没了,不靠自己靠谁?
  
      古有花木兰、杨家女将,如今的椒房殿,怎么就不能出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七皇女?你如果不甘心于海棠比你红,就趁早出手把名声打响,做个能在椒房殿说一不二的主儿。等面子里子都有了,随你爱靠谁去。你只说你想不想立起来吧。”
  
      七皇女本就爱争强好胜,否则也不会处处针对原身,也不会被念浅安一再套路,闻言心中大为震动,挣扎半晌小声道:“……想。”
  
      念浅安憋着没笑出声,故作老怀大慰道:“朽木可雕也。看你这么识时务,我就勉为其难再教你几招。”
  
      七皇女只当没听见那些刺耳的字眼,支起耳朵问,“什么招?”
  
      念浅安朝椒房殿努了努嘴,“你才是椒房殿正经的小主子,召见人安抚人的事儿自然得你出面。你不仅要抢于海棠的差事,还要做得比她更好更周全。你主动求差事,姜贵妃还能放着你不管,单拉拔于海棠一外人?现成的漏不捡,你是不是傻?”
  
      七皇女这才露出不快和嫉恨,吐出大实话,“于海棠就是朵会蒙蔽人心的小白花!母妃如今待她更好了,那些个递牌子进宫的受害姑娘家,见着她比见着母妃还激动,眼里哪里还有我!你说得轻巧,到时候我如果比不过于海棠,岂不是成了笑柄!”
  
      念浅安一脸认真地鼓励道:“于海棠除了比你高比你瘦比你美比你聪明比你会做人比你名声好以外,还有什么比得过你的?你可以的,我看好你哟。”
  
      七皇女一脸凶恶:“……你不是看好我,你是故意找茬吧?”
  
      念浅安一脸无辜:“……不是,我只是爱说大实话。”
  
      七皇女气得声音都抖了,“念、浅、安!”
  
      念浅安诶了一声,替七皇女顺了顺心口,“不逗你了,啊?我的意思是,你要懂得扬长避短。比不过于海棠的甭比了。小姑娘就该有小姑娘的样子,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晓得吧?别老端着皇女的架子,试着走走平易近人路线,谁不喜欢领家小妹妹范儿?”
  
      七皇女再次被念浅安刷新三观,打开念浅安爪子的力道前所未有地虚弱,呆怔出了半晌神,才看向念浅安愣愣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念浅安顿时一脸惊吓:“我……哪里对你好了?”
  
      哎呀妈,难道七皇女喜欢被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