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53章 难度太高

第53章 难度太高

    一秒记住【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风穿过门缝,灯台烛火无声跳了跳。
  
      柳树恩映在光圈里的脸庞忽明忽暗,声线微微起伏,“能进坤宁宫送到皇后跟前的东西,无论出处都会仔细盘查。奈香阁的东西不经内务府采买,周姑姑曾请六皇子派人查验过奈香阁的底细。六皇子知道的,我也知道。
  
      奈香阁的东家不是魏相而是魏四姑娘,坊间知道的人或许不多,在高门贵人间却不是秘密。皇子暗卫虽不比飞鱼卫擅长查探隐秘,但六皇子既然有心查验,自然有办法弄到配方拓本。
  
      我曾有幸见过奈香阁的独家配方。即便不懂行,我也知道奈香阁的方子妙在配伍和份量上,别家就是想学,也学不到十成像。念六姑娘这些方子和成品,竟和奈香阁像足了十成十。”
  
      说着也带出意外之色来,“念六姑娘如此反问,可见我没有认错,也承认你拿的是奈香阁的独家配方了?”
  
      念浅安心头微震:奈香阁的老底曾被皇子暗卫摸过,她以前完全不知道!
  
      是奈香阁的掌柜不曾上报,还是同样不曾发觉过?
  
      她偏向后者,好在暗卫偷偷拓印配方的目的不是商业竞争,否则奈香阁还混个屁啊喂!
  
      念浅安心里腹诽,嘴上笑答,“看来暗卫果然不比飞鱼卫。柳公子自从和我来往后,不是也查过我的底细吗?看来柳公子查得也不够全面细致。我这些方子,不能算奈香阁的独家配方,只能算体系相同。
  
      柳公子只知我和魏四姑娘幼时有过短暂来往,却不知我们互通的书信都写了什么。奈香阁的第一张配方,就是我和魏四姑娘玩笑间捣鼓出来的。只是后来断了来往,我一没长性二无兴趣,倒是魏四姑娘肯花心思,成就了奈香阁的字号。
  
      如今我想做新生意,自然要从还算熟悉的脂粉铺子着手。这些方子我不敢说信手拈来,但有迹可循地配出不输奈香阁的好玩意儿,我还是敢对柳公子做出保证的。”
  
      这番说辞她早有准备,本是防着将来有需要时用来忽悠人的,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还是用在意想不到的人身上。
  
      柳树恩闻言微愣,意外之色不减反增,看着念浅安的眼中更多一分困惑,“原来如此。竟是这样……”
  
      “就是这样。方子的事说清楚了,柳公子可以放心了吧?”念浅安再接再厉地游说道:“我是公主之女,你是皇子暗卫,我们俩联手必须搞大事情啊!如今我手里有方子,铺子的根基妥妥的,再搞定铺面和人手就稳了。柳公子给句准话,你准备入多少本金?”
  
      柳树恩皱眉失笑,“念六姑娘志气远大,也很懂得人尽其用。这是不仅要我出银子,还要我出面先兼任掌柜账房,你就这么笃定我正经差事不做,有功夫帮你打理这些?不如你也失手推我一把,磕破我的额角,就当我还清欠你的’诚意’了。”
  
      拿她说过的话堵她,倒不像不肯帮忙的样子。
  
      念浅安顺杆往上爬,指着后脑勺干笑道:“你害我磕破过额角,我也害你磕破过后脑勺,扯平了。虽说谁也不欠谁了吧,但诚意两清情义在啊!我们都互相伤害过了,又是一起干过坏事经历过生死的过命交情,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约定不变,交情更深嘛!”
  
      柳树恩低声笑,仿佛很满意念浅安的乖觉,这才松口道:“不如念六姑娘也给句准话,想找我借多少银子才够?”
  
      入股多好听,借钱什么的瞎说什么大实话!
  
      念浅安皱着鼻子哼哼,“我都把五千两白银的老底告诉你了,看在我这么穷的份儿上,你好歹出个一万两白银?我既然要抢奈香阁的生意,至少得搞奈香阁的两倍大,一万五千两本金打底。你愿意多出点我也不介意。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念六姑娘不愧是公主之女,张口就是大数目。”柳树恩嘴角微翘,点着桌面道:“暗卫的粮饷可没念六姑娘以为的那样丰厚。”
  
      以前当惯小富婆的念浅安:“……你没钱?”
  
      “我没钱。”柳树恩见念浅安顿时瞪圆了眼,忙忍着笑改口道:“我没钱,但是六皇子有钱。”
  
      念浅安突然觉得自己眼光真准,喜欢的人居然和自己一样是个穷鬼。
  
      她抽着嘴角道:“我娘只怕比六皇子还有钱。如果能找我娘借,我犯得着找六皇子?就他那张又冷又臭的脸,没得唱衰我的新生意。”
  
      “念六姑娘既然想瞒着其他人,我自然不会违背你的意思,将此事透露给多余的人知道。”柳树恩听她言行无忌,嘴边的笑意越发浓郁,“我有办法让六皇子出本金,绝不会牵扯出念六姑娘。”
  
      念浅安瞪圆的双眼瞬间弯如月牙,不禁撑着桌面探出身子,凑近柳树恩,逡巡着他的神色求证道:“真的?”
  
      “真的。”柳树恩坐姿有一瞬僵硬,似分不清鼻端乍然充斥的,是样品的香膏味儿还是念浅安身上的香气,忙不动声色地侧过身子偏过头道:“念六姑娘若是信得过我,就先将你那份本金交给我,等拿到六皇子的本金,我就着手盘铺面雇人。”
  
      “信得过!就算我信不过你和六皇子,还有太后在呢,我不怕你携款潜逃。”念浅安丑话说得贼溜,半点不受感情支配,啪啪拍出一沓银票并两份契约,公事公办道:“银票你先拿好。契约我都写好了,空出的地方留给你填写本金数目。我先摁好手印,回头你把手续办了手印摁了,再还给我一份就行。”
  
      边说边哈了口气,怒摁沾过红印泥的大拇指,然后指着空白处嘿嘿道:“数目你要是能多填点,我一百个愿意。头一年我们五五分,往后谁出得多谁就分得多。说到底立身根本的方子是我出的,你就先吃一点点亏,求别在心里骂我是奸商。”
  
      什么话都被她说了,还变戏法似的什么都备齐了。
  
      柳树恩眼角眉梢都透出忍俊不禁的笑意,强作正色地点头道:“念六姑娘是公私分明、持筹握算,绝对不是奸商。你要我办的事这样多这样重,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厚望,尽快抽出功夫打点妥当。”
  
      “能者多劳。”念浅安捧着脸支着手,撑在桌面上笑看柳树恩,“柳公子多条赚钱的路子,我能有柳公子这样的得力帮手,果然没看错人。可见我们确实真有缘分,以后还请柳公子多多关照了。”
  
      她谈完生意准备谈感情,非常含蓄地撩了一句。
  
      柳树恩本想转正的身形又侧了回去,抓瞎拿起契约,似在专心审视内容,口中却低低道:“几次接触,我才知道念六姑娘是个不同寻常姑娘家的妙人。不仅口角伶俐,还常常妙语连珠,但对着其他人,尤其是……外男,还是别这么说话的好。”
  
      念浅安没自恋到以为柳树恩是在吃醋,闻言暗暗偷笑,趁机又委婉地撩了一句,“这不是和你私下独处,才有啥说啥么。别的外男,可没这个待遇。”
  
      柳树恩哭笑不得,嘴唇翕合几下似乎找不出话回应,抿着的嘴角却微微上扬,仿佛在无声地笑。
  
      念浅安静静看着他,忽然发现柳树恩没有刀疤的半边侧脸,其实很耐看,可惜不说话没表情时,显得有些呆板。
  
      她暗搓搓挪了挪手肘,想凑近一些细看,柳树恩却突然转过头来。
  
      “原来念六姑娘所谓的抢奈香阁的生意,不单是字面上的意思。”他静心看过契约,越看越惊愕,“这契约上所列的条条框框,竟是要断了奈香阁的销路,抢先占尽脂粉铺子要用的各色货物,断绝奈香阁的货源?”
  
      说着不由转过身正对念浅安,盯着念浅安的双眼道:“念六姑娘不是想抢生意,而是想彻底踩死奈香阁,做京中脂粉铺子的独一份儿?”
  
      “昨天我还取笑你脑子转得慢,看来我说错了。”念浅安不惊不慌地咋舌道:“柳公子不是脑子转得慢,而是得看对什么事什么人。我敢黑字白纸的写下来,就不怕你看出来。我们这门新生意,确实是针对魏家。”
  
      “念六姑娘不必刻意强调’我们’二字,我还不至于因此就反悔。”柳树恩肃然神色一松,有些无奈道:“我只是不明白,念六姑娘为什么突然针对魏家?”
  
      “因为我看魏家的某些人不顺眼。”念浅安半真半假道,摸着下巴一脸高深莫测,“再说了,成功是可以复制的,也是可以推翻超越的。”
  
      她指的是孔震。
  
      在她初建奈香阁、刚开始涉足魏家产业时,生怕苏的光芒闪瞎魏家人的眼,没少暗地里指使孔震背着魏家人帮她的忙,等到后来被魏父察觉后,孔震就不再是她一个人的帮手,不可避免地转暗变明,成为了魏家全家的帮手。
  
      经由她手盘活的各式产业,一半交由魏母、魏家大哥二哥打理,一半则交给孔震继续发扬光大。
  
      以前,她以为魏父是怕她太操劳损耗病体,才不让她再牵涉其中。
  
      现在重新回头看,疼惜她这个病娇是真,顺势壮大魏家身家、全权掌握钱财也是真。
  
      魏家产业在她被蒙在鼓里时,只怕早已牵连进各色权钱交易中了。
  
      而牵一发动全身。
  
      踩死奈香阁,必定能动摇魏家其他产业。
  
      柳树恩不知她所想,只当她指的是魏明安,看向念浅安的眸色同样深不可测,“念六姑娘是想学魏四姑娘?那你可知道,孔震和魏相关系密切,和魏四姑娘同样交情匪浅。奈香阁背后,连着的可是飞鱼卫。”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奈香阁的半边天,可以说是孔震一肩扛起来的。
  
      孔震不再是纯粹的孔震,而是飞鱼卫指挥佥事,奈香阁被划入飞鱼卫的势力范围,还有什么好惊讶的?
  
      后知后觉、并且已被迟来的真相虐过的念浅安表示很气,“飞鱼卫又怎么样?官有官道商有商道,凭实力做生意,是输是赢都得乖乖低头认栽。不服只管来战。”
  
      柳树恩闻言眼神微闪,忽然低声笑起来,“念六姑娘果然志向远大。不如你想办法借着搞垮奈香阁,拔出飞鱼卫暗地里的所有产业,到时候抄出的银子一半归朝廷,一半六皇子抽三成,你抽两成,如何?”
  
      念浅安一时愣住,“……难度太高了,我选择贫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