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02章 物是人非

第02章 物是人非

刘嬷嬷边说边收好药膏擦过手,取出新纱布裹上,嗤道:“吴老太医可是说了,吴家还有好药祛疤,保准您这伤愈合后轻易看不出痕迹。到时要是落了疤,看他老吴家的脸面往哪里摆。”
  
  刘嬷嬷有意宽慰,魏明安就配合地抿嘴笑,顿了顿才问,“外头……怎么回事?”
  
  刘嬷嬷眼皮又是一跳,原本专心盯纱布的目光飞快掠过魏明安的脸,眉头一皱道:“有公主在,那些人还能怎么样?只能乖乖等您醒来,再看怎么处置李十姑娘,靖国公夫人也别想和稀泥。好好的春宴乘兴而来,倒叫您受了伤,公主岂肯轻轻放过。”
  
  京城三月春宴盛行,能请得动安和公主的,确实只有靖国公府了。
  
  所以,她现在待的是靖国公府的客院?
  
  魏明安恍然。
  
  可惜错过了装失忆的时机,能问刘嬷嬷的有限。
  
  而比起自身如何,魏明安更挂心的是魏家如今是什么境况。
  
  她舒展开现今一丝病态也无的软嫩小手,搭上刘嬷嬷的手臂起身,一边估算原身的年纪,一边略作犹豫,终归有些突兀地问道:“今天靖国公府办春宴,魏相家可来人了?”
  
  她虽无原身记忆,却不怕这样问会引人怀疑。
  
  概因大权在握的魏父身为当朝首辅,私下交际却十分寡淡,这在人脉关系盘根错杂的京中实属另类。
  
  不单原来常年卧病的她,就连魏母、魏家嫂嫂们也鲜少出门,每每有高门设宴,总有人爱拿魏家女眷说嘴,猜测议论一番。
  
  果然刘嬷嬷并未多想,脱口嗤笑道:“靖国公府从来不偏不倚,不仰仗谁人拉拢,魏相几番示好没得着回应,两家虽不曾冷脸相对,但以魏相那狷介的作派,岂会再上赶着任人打脸?靖国公府一视同仁地派请帖,魏相也只循着礼数回些花啊草啊的凑趣,哪里会来人赴宴。”
  
  话外的不屑和嘲讽毫不掩饰。
  
  魏明安讶异于刘嬷嬷的态度,顾不上魏家人果然难见的那点失落,偏头问:“嬷嬷似乎不喜魏相一家?”
  
  刘嬷嬷撩着眼皮看一眼魏明安,皱眉笑道:“这京中能得魏相屈尊相交的,除了魏相门生,就是那些个和魏相亢瀣一气的贪官污吏。公主看不上魏相,奴婢自然喜欢不起来。六姑娘怎么突然关心起魏相家?是在春宴上听说了什么?”
  
  魏明安耳内嗡鸣一声,面上坦然摇头,“没有听说什么。只是刚才昏睡中,梦见了小时候的事。才想起我曾在万寿宫见过魏四姑娘一面。魏四姑娘还曾牵着我去看烟火,后来还是嬷嬷来找,接我回去的。”
  
  那年除夕夜,五岁的她熬过种痘后身体意外见好,便随魏母进宫领宴,太后宫中的一众小辈里,就数她和原身最得太后喜欢,又因小名相同更多一份亲近,后来她病情反复才断了和原身本就不深的交情,也断了所有闺阁交际。
  
  旧时记忆再次闪现,她牵着小她两岁的原身跑到万寿宫花园的梧桐树下看新年烟火,火树银花下她指着高高的枝桠,和原身又是耳语又是笑闹。
  
  隐约记得,原身听了她的话,试图爬树未遂就抱着树干摇晃,她去拉原身,就听树上传来一声稚嫩的喝斥。
  
  树上喝斥的是谁?
  
  她和原身又笑又闹地做了什么?
  
  缺失的记忆令魏明安神色恍惚。
  
  刘嬷嬷的脸色亦有些恍惚,似是想起这一节陈年旧事,叹道:“难为您还记得这事儿。说来那魏四姑娘也是可怜。受娘胎里带来的弱症拖累不说,眼看着再熬一年就能及笄嫁人,偏在这节骨眼上病势加重。看今天来送花草的魏家管事脸色,魏四姑娘这一次,怕是真的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