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凡尘仙纪 > 第188章:十年一转眼

第188章:十年一转眼


  在夺舍妖龙后的三个月。
  秦叶选择从孽龙江中离去,让天雷神魂在妖龙的神魂结晶之中继续蜕变,消化来自血脉传承的记忆。
  而他人族本尊,则需要得到灵元补充,否则继续修炼会损伤根基。
  他要突破炼气九层,也需要一些凝神的丹药和宝物相助。
  说起来,无论人族身体还是妖龙身体,其实都能算作秦叶的本尊。
  天雷神魂和地火神魂,两位一体,本就同源,根本没有主次之分。
  只是现在天雷神魂只能在妖龙肉身中接受传承,不能进行更多其他的思考,妖龙分身也被困在孽龙江底,被锁链限制在此,无法离开。
  有了妖龙分身,秦叶对筑基没有任何的压力,毕竟妖龙分身本就是金丹期,可以给予他许多帮助。
  稍稍释放威压,孽龙江中的筑基大妖纷纷让道。
  秦叶身上带着赤烈剑芒,在孽龙江中飞速上升,眨眼间就到了河中区域。
  “果然,小挪移乾坤符的定位符已经失去了效用,无法再感知到。”
  他进入孽龙江不知过去多久,定位符的灵性已经消失,小挪移乾坤符也无法使用了。
  既然如此,刚巧就省了下来。
  秦叶身上还有其他三阶符箓,如今有妖龙威压相助,他在孽龙江中疯狂遁升,之前潜下花费了数个时辰,如今腾飞出去,却不到半刻钟头。
  轰!
  秦叶剑光冲天,从孽龙江中飞出。
  嘶啦!
  还没等他看清情况,四周便有飞剑和法网铺天盖地的冲来。
  “哈哈哈哈!”
  秦叶仰天狂笑道:“正好手痒,来战吧!”
  对付这些,还不用仰仗古剑之利。
  他心念一动,自储物青玉中直接飞出了两把飞剑。
  如同他的左右手一样灵活自如,一者斩向飞剑,一者飞向法网。
  砰!砰!砰!砰!
  孽龙江上,灵光四射。
  秦叶脚踩一柄飞剑,心念操控两柄飞剑,冲杀过去。
  他手中的飞剑都是三阶法器,质量已经不凡,和那些飞剑杀得有来有回,甚至还将部分飞剑给斩断。
  “魔头,找死!”
  随着一道怒吼,秦叶眉头一抬,见到北边有一道金色剑光冲杀过来。
  秦叶哈哈大笑。
  脚下飞剑迅速疾驰冲去,而他手中,赫然又从青玉中取出了一柄灵剑。
  “破!”
  他一剑彷如力劈华山,那飞来的剑光犹似黄龙出巢。
  两者威势皆不差,带着呼啸剑气冲撞过去。
  轰隆!
  秦叶借助反弹之势,身形在空中旋转了四五圈,心念一动,又有飞剑出现,支持住他悬停空中。
  而方才那金色剑光,此刻也轰然散去,是一个穿着白色法袍,剑眉星眸的年轻剑修。
  “斗剑门弟子,你为何无故挑衅于我!”
  秦叶倒持手中的飞剑,冷眼看着那个斗剑门弟子。
  “莫非,你斗剑门想要与我丹雾门开战不成!”
  冷笑一声,秦叶拿剑直指那弟子。
  这位来自斗剑门的年轻剑修,紧皱眉头。
  “我可不曾听说过丹雾门中有过剑修。”
  “你身上杀气极重,绝非那些炼丹师。”
  秦叶朗声大小:“你才修炼多久,竟敢揣测我丹雾门。”
  秦叶现在的修为才炼气八层,但体内灵力极其充盈,神魂更是不弱于炼气十一二层。
  加上自身剑气横空,隐约间还流露出极其精纯的杀气。
  这让眼前的斗剑门弟子,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在下斗剑门陈浪,敢问阁下究竟何人?”
  陈浪将剑拿住,悄然发出了信号,将孽龙江周围的正道弟子叫来。
  秦叶懒得与他多说:“我乃丹雾门客卿秦叶!”
  “区区炼气九层,还没资格和我说道,去找你门中执事长老过来!”
  秦叶神识展开,扫过了孽龙江方圆数里地,看到了不少正道修士在江上巡视。
  “尊驾既然是丹雾门客卿,一会自有丹雾门的弟子前来相认,现在还请在此稍事等候。”
  陈浪不卑不亢的说道,他能察觉到眼前之人修为并不算极高,但自称为丹雾门客卿,那就不能等闲对待。
  秦叶心知此间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因此也没有再计较这个陈浪方才的莽撞。
  他落在江畔,陈浪也跟随他落地。
  不一会,就有其他斗剑门弟子赶到。
  足足有七八人,个个脚踩飞剑,可以御剑飞行,身上的剑气也不弱,但属性比较单一,基本都是金光飞剑,一脉相承。
  “陈师兄!”
  “师兄急忙将我们召来,可有要事吩咐?”
  “师兄,我那边又看到了一个黑袍魔修潜入孽龙江!”
  ……
  “斗剑门的道友,这般紧急相召,所为何事?”
  在江边等了一刻钟,有三道青光从远处飞来,虽然脚下也踩着飞剑,但和斗剑门弟子相比,立马相形见绌。
  不仅施展不出剑遁,连驾驭飞天都显得歪歪咧咧,极不稳当。
  “顾道友,这位前辈自称丹雾门客卿,我不能判断,请你过来相见。”陈浪拱手,算是见礼。
  那三个丹雾门弟子落地,见到秦叶之后,纷纷有些诧异。
  “顾师兄,没听说最近有客卿长老来这边呀?”
  “我看怕是冒充的吧。”
  顾秋云微微皱眉,觉得眼前之人有些面熟。
  青年男子的相貌,一头苍白的头发,确实好像见过。
  “我乃回春府府主秦叶,这是我的客卿令牌!”
  秦叶见到三个丹雾门弟子过来,从青玉中取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丢过去。
  顾秋云见过之后,面色大变。
  立即躬身行礼道:“见过秦长老!”
  他身后两个弟子也是连忙行礼,口称秦长老。
  顾秋云心中暗道,难怪觉得有些眼熟,他经常听到药儿师姐说起,回春府的秦府主,满头白发,炼丹水平极差。
  据说,还是一位剑修,擅长斗法,这与陈浪刚才传音符中所描述的一般无二。
  现在有客卿令牌,可以直接确定这就是秦府主。
  “秦长老,你……这十年去哪了?”
  顾秋云可没少被药儿给责骂,每每没伺候到位,就会被她拿秦叶来说教。
  秦叶多么多么上道,又买零嘴,又送丹炉,你这家伙如此没有眼力劲,炼丹也笨死了。
  顾秋云哪里敢反驳,如今的药儿师姐,可已经是一位炼丹大师。
  她说的话,那就是真理!
  秦叶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在孽龙江底困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