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界人类复兴 > 第四章 逃出生天

第四章 逃出生天


  卡洛斯第一个反应过来。
  什么人类世界未来的生死存亡,什么帝国未来的兴衰成败都不如自己的小命来的重要。
  他一把抓过奸商的衣领,一个大耳刮子扇在奸商的脸上。
  “赶快,密道在哪里,坎特城已经没了。”
  奸商还大张着嘴巴,眼神呆滞地说道:“我的店铺,我的房产,我一生的心血啊!”
  卡洛斯很显然不能理解奸商的感受,反正他在坎特城又没有任何财产。于是他又一个大耳刮子扇奸商脸上:“赶紧走,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什么都没了。”
  奸商如梦初醒,大喊道:“和我来,密道就在前面!”
  众人虽然眼中仍然充满了城市毁灭的不知所措,不过求生的本能还是占了上风,跟着奸商一起向北面跑去。
  卡洛斯提着尼尼,一路走过,全是满目疮痍。被龙族吐息毁掉的面包房,被兽族劫掠的店铺。四周的尸体在烈火的洗礼下散发出不知道是臭还是香的味道。
  奸商跑到一处废墟喊道:“来几个人,把这块木板抬起来。”
  阿尔德雷德闻言,一个人跑了上去,单手就木板撑起。一个仅仅容纳一个人的楼梯显现了出来。众人立马鱼贯而入,想要离开这个已经注定毁灭的城市。
  “快点走,这大家伙好像看到我们了!”
  卡洛斯觉得阿尔弗雷德是不是当国王当久了,自我意识过剩。
  这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会关注他们几个小小的蝼蚁,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直直地就看见施里芬巨大的瞳孔。
  “擦,不会真的再看我们吧。”他对前面的人说道:“他妈的快点走啊,都什么时候了还磨磨唧唧的!”
  终于卡洛斯进入了隧道。
  他的眼前一黑,不过很快就适应了隧道的幽暗,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道悠长狭窄的楼梯在他的眼前展开。
  奸商讨好地走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说到:“这是我当初走私时用的密道,我的船就在前面,待会我们从港口出海,只需要半个月就可以顺流而下到达王都!”
  卡洛斯大惊:“海上,你找死吧?没看到鱼人成片成片地往岸上跑?”
  阿尔弗雷德沉稳地说道:“没事,刚才我看过,鱼人已经没有后续兵力了,他们在海上最多就是几只留守小股部队,我们小猫两三只,他们是不会放弃大本营来追我们的!”
  听到阿尔弗雷德都这么说了,卡洛斯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行,那赶紧走吧。”
  穿过幽暗的楼梯,众人进入了一个浅浅的洞窟,里面停靠着一艘双桅帆船。
  帆船吃水很深,一看就装满了货物,看着帆船安然无恙,奸商也长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船可以他最大的骄傲,表面上他在坎特城开了一家磨坊,年年亏损。可实际上他主要的业务是将磨坊产出的粮食走私到亚人族的领土上去。
  这在帝国可是掉脑袋的买卖。
  不过每一次走私都可以至少给他带来上千金币的收入!
  他自豪地说道:“不是我吹,这上面的粮食至少够我们吃两年。实在不行,我们在河里飘个半年,等到时候局势稳定了在出来!”
  卡洛斯一脚揣在奸商肥大的屁股上说道:“被特么废话了,快开船。”
  卡洛斯话音未落,整个洞穴又震动了一下。石屑如雨点一般从洞顶落下,刚才的一瞬间卡洛斯还以为这洞穴要塌了。
  这当然不是什么地震,这八九又是那个龙族的怪胎在到处喷火了。
  奸商也不该多嘴了,连忙招呼众人上去开船。
  这里是坎特城,伊尔河入海的地方,帝国最大的港口城市。众人即使没有当过水手,也是听着水手的故事长大的。在几个老船员的配合下船很快就动了起来。
  洞口在众人眼中越变越大,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众人入海了!
  虽然城市中已经一片混乱,不过大海还是一片宁静。海就是这样,不管你对它做了什么都无法改变它的步伐。即使你向它吐口水,它也不会对你心生怨恨。
  兽人酋长罗洛的眼光第一时间被海上唯一的一艘船给吸引。他有一种感觉,这艘船上的某个人在未来也许会成为他的心腹之患。
  他连忙要求一旁趴着休息的一只巨龙去追击那艘船。
  不过那只年轻的巨龙懒洋洋地说道:“啊,今天已经够累了,再说了海洋不是应该是鱼人管吗?海上的事情就交给那些脏兮兮的鱼人去管不好吗?”
  对于年轻的巨龙这样的说辞,罗洛也无可奈何,毕竟他还想要继续维持与龙族的盟友关系,
  他在心里暗骂道:“愚蠢而懒惰的巨龙,我草你妈。”
  他马上让狼骑兵去通知鱼人,让他们去拦截那艘船。
  “就告诉那些鱼人,那一艘船上有着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
  一旁的巨龙见罗洛这样,无聊地喷了两口小火苗不屑地说道:“满口胡言的兽人,愚蠢的鱼人。呜,赶紧捞一笔财宝回洞穴休眠了才是。”
  可当罗洛把整个城市财宝展现在巨龙们的面前的时候,再也没有巨龙愿意说一个‘走’字了。
  早在入侵以前,兽族,精灵,龙族,鱼人就已经商量了如何瓜分人族。龙族表示它们只需要财宝。可它们明显对于一个城市的财宝的认知有所偏差。
  以前它们也曾经胁迫一些城市向它们缴纳保护费。可市民都是很狡猾的,交出的保护费往往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现在,这个城市都已被掀个底朝天,那些隐藏在贵族仓库中的宝石,那些被贪婪税务官常在账簿里的金币,以及狡猾市民藏在罐子里的铜板全都被兽人一一搜刮出来。
  看着兽人们不断把金币堆砌在城外的空地上,龙族几乎快要爆发内乱。
  当然兽人战士也不会白忙活一阵,他们上缴的战利品都会被用来换取这个城市最珍贵的东西——土地与奴隶。
  在这一天,至少数十万的人类沦为奴隶。没有城市卫队和堡垒的保护,周围数十万公顷的良田也已是兽人的囊中之物。
  望着人类一望无际的耕地,罗洛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豪情。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有某种才能,自己是一个可以成就一番伟业的兽人。
  他站上城墙,向下面的兽人军队高声演讲到:
  “那些躲在城墙背后的懦弱的种族终将被我们所奴役。人类将会同哥布林,亚人,牛猪一样被我们驯养!我们的帝国将会崛起。我会给你们带来土地与荣耀。”
  “在南方,精灵也在向这个懦弱的帝国发动攻击,我们将比他们更快!最后他们都将被打败,胜利属于我们!”
  “听我号令,从今往后,没有任何种族可以看不起我们!”
  “听我号令,我们将重建曾经的黄金比蒙军团!”
  “听我号令,我们将战胜所有的敌人!”
  听到这里,底下的狂热兽人战士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waaaaaaaaaaaagh!”
  在草原上,他们是饥饿的失败者,被人类赶到蛮荒之地。他们的文明成就被人类所无视,他们被当做是牲畜买卖。而现在,他们是征服者,是高贵的土地贵族。
  而施里芬在这个城市上添了两道V形的伤口后就回头走去。既没有看那同山一般高的黄金,对于土地与奴隶也没有太多的留恋。没有人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只有几个和它简短聊过几句的龙王听说它好像是在寻找什么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