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唐最强路人甲 > 第12章 相约前行

第12章 相约前行

酒足饭饱,哥舒翰命人支起行军帐,给李惊云和阿斐单独留了一个。
  李惊云还未见过唐代的行军帐,看得新奇无比,东看看西摸摸,激动地难以入眠。
  “张三,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要赶路。”
  阿斐一个人静静地躺着,突然出声说道。
  李惊云以为他早已睡着了,抱歉道:“我行为唐突,还望你恕罪啊。”
  阿斐“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阿斐,你睡了没有?”李惊云依然睡不着,问道。
  阿斐又“嗯”了一声。
  “睡着了还能说话,你这个人真是无趣的很。”李惊云有些兴奋,想逗引阿斐陪他说话。
  “张三,最后那首诗是你作的吗?”阿斐突然问道。
  这次,轮到李惊云“嗯”了。没办法,总不能说这是几百年以后的南宋名将岳飞作的词吧。
  “那首诗听的,让人热血沸腾。”阿斐显然还沉浸在满江红的诗词意境之中。
  如果现在帐篷里有光线,阿斐肯定可以看到李惊云已经面红耳赤了。毕竟,公然剽窃别人的作品为己有,实在是不光彩。
  “你还能再作一首诗吗?”阿斐轻声问道。
  “睡吧,明天还要赶路。”李惊云实在厚不下脸皮了,搪塞道。而且,刚才的兴奋劲已经被一盆冷水浇灭了,眼皮也开始打起架来。
  阿斐又喃喃地念叨了一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不再说话了。
  次日清晨,李惊云被帐篷外的动静吵醒,看到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阿斐显然已经早早起来了。
  穿越回来后,李惊云的时间概念还比较模糊,揉了揉自己略微浮肿的脸庞,走了出去。
  嚯!好大的风雪。
  行军帐上已经堆满了厚厚的积雪,寒风比昨天的还要猛烈,吹的林子里的树木左摇右晃。地上的雪花被大风扬了起来,与天空飘下来的雪花浑然一体,能见度都低了很多。
  “张三,我们要开拔了,军情紧急,必须马上动身。你们要去哪里,如果顺路可以送你们一程!”哥舒翰走了过来,大声吼道。
  狂风卷着雪花,“呜呜”地在耳边呼啸,如果不大声吼叫,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范阳郡,我们要去范阳郡!”李惊云气沉丹田,用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
  哥舒翰明显愣了一下,吼道:“我们正好路过,一起走吧!”
  这时候,随行的军士已经开始费力地收起行军帐,因为狂风的影响,效率比平日里慢了两倍以上。
  哥舒翰看得眉头紧皱,跑了过去,亲自示范动作,大吼道:“刮风下雪就不打仗了吗?如此慢慢吞吞,等着当俘虏吗!”
  军士们精神一振,定下心来,加紧手上的动作,没用多长时间就把一切行军物品收拾停当。
  哥舒翰率先把李惊云抱上马,自己随后飞身一跃,稳稳地落在马背上。阿斐与副官共乘一骑,紧紧跟在哥舒翰身后。
  风雪虽大,但是唐朝军队训练有素,尤其是哥舒翰治军有方,并未发生丝毫意外和慌乱。
  一行人约莫前行了几十里,风速明显缓了下来,雪花也越来越稀薄。转眼间头顶一片晴空万里,连半点风雪都看不到了。
  李惊云骑在马上,不由地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仅仅几十公里的地域差别,天气差异却如此巨大。
  风雪既住,行军的速度立刻快了起来。李惊云稚嫩的身体在马背上来回颠簸,时间稍长,竟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张三,你没事吧?”哥舒翰看到张三反应异常,关切地问道。
  李惊云摇了摇头,皱着眉说不出话来。
  “停!”
  哥舒翰一扬马鞭,整个队伍迅速停了下来,简直是如臂使指。几十人的行动整齐划一,犹如一人。
  李惊云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身子一歪,跌下马去。
  哥舒翰反应极速,身形矫捷犹如猿猴一般,弯下腰使出一招“水中捞月”,右脚牢牢地勾住马镫,左手稳稳地托住了李惊云,没让他直接摔落在地。
  “张三!”
  阿斐惊叫一声,翻身下马,直奔李惊云而去。
  李惊云感觉天旋地转,再也忍耐不住,“哇”地一声吐了起来,把身旁的地面吐得一片狼藉。
  吐完之后,李惊云感觉舒服多了。自己这是怎么了,连续两次了,都是吃的饱饱的,然后又全部吐了出来。
  挣扎着想要起来,李惊云感觉脚底一软,差点又摔倒在地。阿斐站在一旁,眼疾手快地把他扶了起来。
  “哥舒翰将军,咱们就此别过吧。此地距离范阳郡已然不远,张三的身体支撑不住马背上的颠簸。”
  阿斐扶着李惊云,脸上充满着感激之情,对哥舒翰说道。如果刚才不是他反应奇速,武功又极高,李惊云难免从马上跌落,再次受伤。
  “也罢,今日结识二位少年英雄,是我哥舒翰的荣幸。如果你们能够再年长几岁,我一定邀请你们来军中助我一臂之力。今日军情紧急,我等不便多耽。如若有缘,我们今后定能再次相遇。后会有期!”
  哥舒翰抱拳道别,语气豪迈,情义深重。话音刚落,一扬马鞭,骑马绝尘而去,再无丝毫拖沓之意。众军士紧跟其后,转眼消失在视野当中。
  李惊云把一口气喘匀,喃喃说道。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
  儿女共沾巾。”
  阿斐神情一愣,问道:“这是你作的诗吗?真美。”
  李惊云苦笑了一下,这是初唐诗人王勃所作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那个时候,阿斐还没有出生,没听说过这首诗很正常。
  “这是初唐的一个诗人作的诗,是我小时候在书上看到的。”
  阿斐看着李惊云,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在唐朝,家里有书籍的人家都是非富即贵,一般的老百姓根本没有藏书的资格和能力。
  二人所在的地方虽然此刻没有刮风下雪,地面上依然积着厚厚的冰雪。
  “阿斐,滑雪板。”
  李惊云吩咐道。
  阿斐立刻心领神会,拿出了随身背负的滑雪板,递给了李惊云一副。
  二人各自把滑雪底板牢牢地绑缚在脚上,继续在雪地上滑行起来。这一次,阿斐格外注意,与李惊云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生怕再给他造成意外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