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唐最强路人甲 > 第4章 火炙雄鸡

第4章 火炙雄鸡

火堆已经烧的大旺了,不时发出噼里啪啦地响声。虽说北国的冬天满目都是白雪皑皑,但是空气却异常的干燥,只要一点点火星,就可以把干柴烧得倍儿旺。
  李惊云艰难地爬起身,拍了拍刚才蹲在地上蹭的满身都是的雪花。看着现在的火势,这点干柴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再搜集一些。
  又辗转寻找了一圈,李惊云这次捡回来几根异常粗壮的干柴,作为等会烹调食物的主要燃料。李惊云就这样静静地守候在火堆旁,时不时加上一根干柴,并把火堆拨拢地略微散开一些,有意地减缓火苗的燃烧速度。
  这时,只听“咕”地一声,紧接着“啪”地一下,一个黑影从李惊云的头顶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地掉到火堆旁。
  一只坠着长尾巴,全身花花绿绿的公野鸡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里,眼皮却时不时地眨巴一下,宣告自己还活着。
  “小郎君,这只雄稚鸡你会料理吗,老丈我有日子没沾荤腥了。”
  老丈的声音突然从李惊云的身后传来,称呼从“小乞丐”改口为“小郎君”了。显然,这只公野鸡是他刚才捕获的。只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可以让野鸡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李惊云看了野鸡一眼,恰巧野鸡也在看他,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惊慌。
  “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了?”
  李惊云在心底叹了口气,他第一次在野外看到这样的活物,穿越之前都是直接去菜市场买屠宰好的鸡鸭。难道,等下自己要亲自动手,了结这只野鸡的生命?
  为了生存,得罪了!
  李惊云心下一横,伸手拎住野鸡的翅膀。这个小家伙吓坏了,全身筛糠似的哆嗦,好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得先拔毛吧。李惊云突然用力,干净利落地拔下了野鸡屁股上的翎毛。
  “咕!”野鸡虽然不能动弹,但却疼的惨叫了一声,吓得李惊云一哆嗦,差点没把野鸡扔出去。
  “哎,毕竟还是小孩,还得劳烦老丈我亲自动手!”
  白胡子老头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劈手把野鸡夺了过来,用右手在野鸡身上不断抚摸。一时间,鸡毛像雪花一样飞的到处都是。一会儿工夫,野鸡就赤条条一丝不挂。最神奇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活着,眼神中透着无限的迷茫。
  “你会开膛吗?”老头瞥了李惊云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
  “会,可是……没有刀啊。”李惊云怯怯地回道,生怕惹对方不高兴,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子,脑袋上的头发也得掉光了。
  老头皱着眉,长长的眉毛在风中轻微地摇曳,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在野鸡肚子上一划,像变魔术一般,五脏六腑瞬间都流了出来。
  “这下可以交给你了吧,老丈还想吃现成的,结果一点都没省事!”
  李惊云脸皮一红,拿起一根长短粗细适中的树枝,从野鸡的腹中穿进去。谁知,这只野鸡还没死透,猛然间痉挛了一下,又把李惊云吓了一跳。
  哎,自己在现代也号称是家常菜小当家了,没想到穿越以后接二连三的露怯。不行,必须得把面子找补回来!
  李惊云深吸一口气,把心情平复了下来,把野鸡慢慢接近火焰,同时继续拨弄着干柴,进一步减小火势。烤这种整鸡,必须小火慢烤,否则的话就会外焦里生,浪费了大好的食材。
  “要盐和其他调料吗,我这里有。”
  老头凑了过来,两眼紧紧地盯着火堆上的烤野鸡,恨不得马上把整只鸡吃进肚子里。
  李惊云这才近距离地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老头。只见他约莫70岁上下的年纪,满面红光,身板极为灵活硬朗,倒像是三四十岁的壮年人,唯独肚子鼓起来一块,与匀称健硕的体型极为不相称,看来是个口腹之欲极为旺盛之人。
  “调料可以先来一些,盐得等会,等烤出油以后,再一层层抹上去,这样才能入味。”
  老头在一旁听得频频点头,说道:“小郎君,你也就八九岁年纪吧,怎么对烹饪的见解如此深刻,难道有名师指点?”
  “哦,家传的,略懂一二。”李惊云毕竟是二十岁成年人的思想困在了八岁小孩的体内,说话行事自然有些别扭,看来以后还得稍加注意,免得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李惊云应答之后,偷偷瞥了对方一眼,看到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野鸡上面,显然并没有丝毫怀疑,这才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功夫,野鸡皮下的油脂渐渐炙烤了出来,散发出浓浓的野性香味。
  “咕唧!”一声巨响,李惊云诧异地看着老头。
  “见笑了。我这个人,只要一看到吃的,一闻到香味就走不动道,丑态百出,你别介怀。”老头居然有些难为情,摸了摸自己鼓起来的肚子,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李惊云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抓起一小撮盐粒,均匀地撒在鸡皮上面,在火焰的炙烤之下,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不行了,受不了,我不能在这呆着了。还有多长时间烤熟,我先去其他地方躲避一会,你可别偷吃啊!”
  老头呼啦一下站了起来,把李惊云又吓了一跳。
  “老丈,你能不能帮忙找几片大的树叶,越大越好,半个时辰内给我送过来,我有大用处。”
  李惊云想起来什么,对老头说道。
  “大冬天的找树叶,有点难,你在这等着。无论能不能找到,我半个时辰后都会赶回来。”
  老头好像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又恶狠狠地盯了烤鸡一眼,转身飞了出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是真能找到树叶就好了,这样烤出来的野鸡就万无一失了,但愿能够把老头哄开心了,教我些绝世武功防身,省的再被人欺负。”
  李惊云暗暗地想着,提起了十二分精神,不停地翻动着野鸡,尽量让它受热均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野鸡的香味越来越浓,再过一会就可以吃了。
  “小郎君,我回来了,你看这些叶子行不行!”
  老头兴高采烈地跳了出来,把一堆干枯的树叶小心翼翼地放在李惊云的面前。
  “凑合着能用吧。”
  李惊云把烤鸡从树枝上撸了下来,用树叶一层层地包裹住,从身上拽下几根细布条,结结实实地把树叶绑在野鸡身上。
  老头不解地看着李惊云,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李惊云脚把篝火踩灭,再用树枝把烧红的炭火拨拉开,紧接着把包裹好的野鸡埋在了炭火堆里,静静地守在一旁,仔细观察着。
  “这是做什么还没烤好吗?”老头已经快到了忍耐地极限了,不停地催问。
  “别急,再等等。”李惊云死死地盯着火堆。过了一会,长出一口气,说道:“好了,可以吃了。”然后把野鸡拨拉出来,小心解开层层包裹着的树叶,一股浓浓的香味顿时散发了出来,可谓是异香扑鼻。
  老头一把抢了过来,迫不及待地撕下一条鸡腿,三下两下就吃进肚子里,一边吃一边称赞:“真不错,外酥里嫩,火候刚刚好,比长安城里的烤鸡都好吃。”
  一会儿工夫,老头就把整只鸡吃的干干净净,就连鸡骨头都啃得锃光发亮,一丝肉末都没有留下。吃完之后,老头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拍了拍肚子,显然是没有尽兴。这时,他才发现李惊云还呆坐在一旁,一口都没吃上。
  “这个,我一见吃的,就什么都顾不上了,要不剩下这点给你吃?”老头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脑袋,把手上剩下的半截鸡骨架递了过来。可是,任谁都能看到,上面一丝肉末都没剩下了。
  李惊云暗暗地咽了下口水,试探着说道:“老丈,我一个人孤苦无依地,能不能常伴你左右,帮你端茶递水,顺便给你做做饭。”
  话刚一说出,老头的脸上登时变了,拂袖而起,说道:“我这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不习惯有个拖油瓶跟着。你这个小郎君,鬼心眼不少,是不是想拜师,让我传授武功给你?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先告辞了!”
  老头话音刚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李惊云一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雪地里。话说,正常的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吧,难道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么多穿越小说,都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