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唐最强路人甲 > 第3章 貂绒少女

第3章 貂绒少女

李惊云什么也顾不上了,赶忙往一旁躲了过去,生怕再次遇到仇家,遭受灭顶之灾。
  “小娘子,你慢点,雪太厚了,危险!这可如何是好,回去以后怎么跟夫人交待!”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紧接着,几十匹马从远处奔来。因为积雪太厚,骏马几乎是一边跑,一边小跳着在雪地里艰难前行。
  为首的一匹骏马毛色纯白如雪,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马背上端坐着一个身穿貂绒小袄的妙龄少女,约莫十三四模样,肤白胜雪,眉目如画。神情中却充满了顽皮之气,对身后奴仆的叫喊浑然不顾。
  “哎呦!”少女一声娇呼。
  那骏马突然被一截树干绊了一个趔趄,马失前蹄,把少女从马背上甩了下来。
  身后的几十匹马立即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跳下马背,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生怕那少女受到一丁点伤害。
  “好疼!坏马儿,臭马儿,亏我每天喂你最好的草料,这点路都走不稳了。”
  少女好似没有受伤,手脚麻利地爬了起来,嘴上咒骂着,却跑到白马身边,用小手轻抚着马背,一副爱怜的神情,生怕自己的爱马受伤。
  那白马鼻孔中轻嘶一声,好像在回应少女的关心,极为通灵。
  “咦?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站在这里。”
  少女终于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李惊云,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小娘子,别理他,一个小乞丐,小心他污了你的眼睛。”
  一个奴仆走了过来,扬起手中的鞭子,就要往李惊云身上抽落。
  李惊云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怎么谁见了我都要杀我,打我,难道就不能稍微尊重一下穿越者吗。话说,我可是熟读唐史的,应该被你们当做预言家一样捧着才对!
  “狗奴!我叫你打他了吗,谁让你动手的?”
  少女俏脸一寒,突然发起火来。
  那个挥鞭子的人吓得把鞭子一扔,跪到了少女面前,求饶道:“小娘子,我再也不敢了,饶恕我吧。”
  “你叫什么名字?”少女面露疑惑之情,走到李惊云身边,自我介绍道:“我叫做雅儿。”
  李惊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叫张三。”
  他既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也不好再说自己没名没姓。
  毕竟,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名字,来作为区别于他人的一个符号。既然自己姓李,李与张相对,人们常喜欢用“张三李四”来形容路人甲和路人乙。
  干脆,自己就化名叫“张三”好了。
  少女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失望的神情,喃喃道:“难道是我认错人了?可是,眉眼间明明有几分相似。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已经记不清了。”
  “狗奴!给他点吃的,我们回去!”
  那少女顿时兴致全无,骑上马背,沿着来时的路缓缓离去。
  那个扬鞭子的奴仆立即露出奸猾的小人嘴脸,回头看了那少女一眼,从地上捡起鞭子,抬了抬手,犹豫了一下,把鞭子缠回了腰间,从怀里掏出一块饼来,“咳”了一声,把一口浓痰准确无误地吐到了饼上,扔到了李惊云的脚下,然后坏笑了一声,转身骑马离去了。
  “什么年代,都有这种无耻的小人!”李惊云怒骂了一句,小心翼翼地把面饼捡起来,把沾着浓痰的那一面仔细地撕开,扔到了地上,把剩下的干净部分塞到嘴里。
  一股面香味顿时充斥在嘴巴里,李惊云瞬间感到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仿佛溺水之人终于拽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李惊云已经饥饿到了极限,恐怕等不到他生起火来把冻硬的面饼烤软,就会饿死在这冰天雪地里。更何况,这样白茫茫的一片积雪,从哪儿找干柴和杂草来生火?
  “小乞丐,没想到你的口味还挺重啊,连别人吐过浓痰的面饼都吃的下。”
  一个声音突兀地从李惊云的头顶传来,把他吓了一大跳。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坐在树梢上,全身上下盖满了厚厚的积雪,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树上还坐着一个人。
  “老丈,你又何必这么羞辱我,不吃这块面饼,我刚才就饿死了,哪还有命站在这跟你说话。”
  李惊云仰头看着那个老头,心底隐隐约约觉得这个老者不简单。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这么大岁数还能爬到十几米高的树上,肯定有过人的技艺。
  “小乞丐,你身上还有其他吃的吗,我在树上睡了大半天,也饿坏了,能不能把吃的分给我一些。”老头上一句还在嘲笑李惊云,下一句就向对方讨要吃的,脸皮也算厚到一定水平和境界了。
  李惊云心里一动,把那几块又冷又硬的干肉和面饼摸了出来,说道:“吃的还有,就是沾上血了,而且冻得硬邦邦的,咬不动。”
  “哎,老丈我年岁大了,牙口不好,这可如何是好?”老头一脸的失望,用眼角撇着李惊云,观察他的反应。
  “这个好办,我生起一堆火,把饼和肉干烤软了,你就可以吃了!”
  李惊云微微一笑,开始到处寻摸生火用的干树枝。
  此刻天空已经大亮,金灿灿的冬日阳光洒向了白茫茫的大地。大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李惊云收拢了飞回到一千多年后的思绪,心情突然变得开心起来。
  忙活了很久,李惊云勉强找到几根干树枝,然后把火折子拿出来,仔细回忆影视剧中的使用方法,把火棉露出来,轻轻用嘴巴吹着。可惜,风雪太大,根本就点不着火,甚至连一颗火星都看不见。
  “唉,真是没用,还得我老人家亲自动手!”老者从树上飘飘然跳了下来,从李惊云手中一把夺过火折子,也没见做什么动作,火折子突然冒出了火星和浓烟,就手把干柴点着了,然后另一只手扫出一道掌风,干净利落地把火折子熄灭,又塞回了李惊云手中。
  这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之极,看的李惊云目瞪口呆。
  “小乞丐,发什么愣,赶快做饭吧。还有,你那几块破肉烂饼,老丈我实在没什么胃口,你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老者身影一闪,不见了踪影,双脚踏在雪地之上,居然不留丝毫痕迹。
  “踏雪无痕!”
  李惊云这一下吃惊不小。没想到,武侠小说里的武林高手是真实存在过的,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
  “难道,这是老天赐给自己的一个机会。怎么能想办法,让这个世外高人把自己的绝世武功传授给我呢?”
  李惊云一边想,一边把冻得硬邦邦的面饼拿在手上,靠近火堆慢慢烘烤。不一会儿,面饼就散发出淡淡的麦香味,还掺杂了一丝血腥味。
  “古时候的麦子真香啊,纯天然无添加,这也算是目前穿越回来后所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了。唉,不知道自己那个书呆子老爸现在怎么样了,他是否还被一群学生围堵在课堂上?话说,他晚上想吃的干锅排骨算是彻底没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