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巫师之猎魔人 > 第五章 猎魔人的路 五

第五章 猎魔人的路 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为什么她们的脸色看起来那么差。之前的南尼克嬷嬷帮我做过催眠之后,又来了一位叫艾莫的嬷嬷要帮我深入治疗一下。这次我觉得不是很舒服,翠丽丝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两天我都没有看到她?之前我常常能听到门外热闹的梅里泰利,现在我基本听不到什么吵闹声了,连从门前的脚步声都是匆匆带过,我这两天都感觉自己好累。经常的感觉自己想要睡觉,是不是我的伤势让我得了什么疾病?他们说我是猎魔人,猎魔人是没有情感的。但在这两天我心中总是感觉很不安。”
  “我这两天一直在试着回忆过去的事情,似乎零星的我脑海里总会闪过一些我不理解的画面,但我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似乎是艾莫嬷嬷对我的催眠起了一定的作用了吧,不知道我以后是不是要经常接受这种治疗,我到底是谁呢?我的父母又在哪里?他们也是猎魔人吗?很多事情我都不怎么记得了,总是觉得就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而且如果我做为猎魔人的话,我到底应该做什么呢?猎杀怪物吗?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很多的怪物?我作为猎魔人是我失忆之前的事情,那我是不是杀过很多的怪物?那我会不会很有名气?如果我很有名气的话我出去找其他人应该会有很多人认识我吧。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勇敢的正直的猎魔人吗?还是说我是一个冷血又无情的猎魔高手呢?我的猎魔能力应该还算厉害吧,因为南尼克嬷嬷不是说我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嘛,在他知道的猎魔人里面我算是恢复力最快的。哈哈。”
  少年双手依靠在头后,思绪漫无目的的飘飞着,乌黑的短发此刻显得有些凌乱,毕竟他并没有什么想打理的想法,也没有那个意识。深黑的眼瞳因为盯着阳光呈现着一条竖直的形状,少年这两天恢复的似乎还可以身上的伤痛已经消退了很多,但是精神却显得没那么好。少年的脸看上去依然还是觉得比较稚嫩,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焦虑。
  正在少年思绪翻飞的时候,房门被再次推开了。少年循着声音向门口看去,进门的是少年熟悉的南尼克嬷嬷。见到是自己熟悉的人,少年用双手将身体撑起,微笑着说道:“南尼克嬷嬷,见到你真好,这两天让我总觉得怪怪的神殿里没什么事情吧。”
  南尼克看到少年的对着自己微笑,心中不自觉的又是犯着嘀咕:“这少年…真的是猎魔人吗?”南尼克暂时将这种对少年奇怪的感觉驱赶出脑海。
  “怪怪的?哪里怪怪的?”南尼克对少年问道。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这两天总会晃神,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南尼克心领神会,可能是如艾莫所说,那次的魔力爆发让少年的记忆中一些零星的碎片散落了出来。
  “是一些什么画面?能想起来吗?”
  “很快,在一恍神的时候就闪出来一些,但很快就消失了,我意识不到那些是什么?南尼克嬷嬷,是跟我的记忆有关系的吗?是不是上次的催眠起了作用?”
  “应该是吧,但是这种治疗现在没办法继续进行了。”
  “诶?为什么?”
  “翠丽丝现在正在休息,所以没办法继续帮你催眠了。”
  “这样啊,这种催眠应该很耗费精力吧,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没关系已经有很大的帮助了,我还要谢谢你呢南尼克嬷嬷。”
  “我和其他祭司商量过了,如果想要搞清楚你的记忆和来历需要借助拥有更强大魔力的术士,所以我们需要出一趟门,你跟我们一起来吧。”
  少年听到需要外出治疗,显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着南尼克说道:“南尼克嬷嬷,我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你们还一直想帮助我让我很不好意思。”
  “孩子,帮助他人是我们梅里泰利祭司应该做的。”南尼克说着,不由的放低了声音小声的说了一句:“应该做的。”
  “谢谢你,南尼克嬷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嗯?哦~我把你的衣服都洗好了,放在这里。”说着南尼克从她的篮子里拿出一叠干净的衣服,放在少年的床头。继续说道:“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大概一天的路程我们就可以到了。”
  桌子上的香茶的冒着屡屡的热气,桌子上放着三杯热茶。茶叶叶身细长,略显肥厚,油绿的叶子上叶尖带着一点暗黄。如果是会品茶的人或者是热衷于喝茶的人会发现这是上好的蓝茶,产自蓝色山脉山脚下的正宗好茶,蓝色山脉不适于作物和动物生长,所以受到的战火和影响是最少的,蓝山的山脚的河水是蓝山的冰雪所化,这种蓝茶生存环境特殊,生长极为不易,蓝茶为了繁殖生长会自主的散发出一种异香来吸引蜜蜂来给自己散出花粉,所以产量不多但是茶香十足,上好的蓝茶价格不菲。
  如此值钱的蓝茶摆在茶桌上,他们的饮茶客确是都没有什么心思在这个蓝茶上。
  “特丽丝,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房间里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士,抬眼看了看说话的艾莫,不置可否。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对精神领域的研究并不多,这个少年身上的情况我不觉得能帮得上多大忙。”特丽丝回应道。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士就是艾莫口中所说的特莉丝•梅利葛德,只见这个叫做特莉丝•梅利葛德的女士,还拥有一头棕红色的长发,柔顺而且异常鲜艳,如同四月在维吉玛郊外绽放而开的艳阳花。
  “特丽丝,我知道女术士同样是需要收取报酬来工作的,就不拐弯抹角了,你提出你的要求吧。”艾莫看着特丽丝的眼睛说道。
  特丽丝眨了眨眼睛,看向了一旁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的少年,这个少年一进门特丽丝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作为特丽丝当然不会相信艾莫和南尼克只会为了一个单单失忆了的病人来找上自己,这件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在这个少年身上她们肯定隐瞒了什么。特丽丝一直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最为一个女术士而且是泰莫利亚的皇家顾问,很多时候政治也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对于人的观察特丽丝相信自己的直觉是不会错的。这个少年身上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她知道就算再怎么去追问南尼克和艾莫她们或许都不会告诉她。
  “不要这么说,艾莫祭司。”
  特丽丝用带着鹿皮手套的右手捋了一下垂落在眼前的那一缕红发,笑着说道:“对于来自梅里泰利神殿的祭司的要求,我当然不会拒绝更何况是两位祭司的共同请求,但你们知道我对于精神的法术并不是很在行,但记忆的丢失绝没有那么简单,我想艾莫祭司应该会比我清楚,如果需要我的帮助,我希望你们能告诉我更多的情况,这样有助我采取适当的办法。”
  听完特丽丝的话,南尼克和艾莫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南尼克叹了一口气,道:“特丽丝,这个少年是一个猎魔人,但是他却拥有着猎魔人不应该有的情感,我们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作为猎魔人这种科学,我想只有身为术士的你们才更加了解。”
  听完南尼克和艾莫的话,特丽丝那深棕的眼瞳看向少年的眼神多出了一份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