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巫师之猎魔人 > 第四章 猎魔人的路 四

第四章 猎魔人的路 四


  等待的时间总是异常的缓慢,南尼克不记得自己桌前这杯茶水已经续热多少次,又凉了多少次了,在桌前的南尼克安静的坐着,她知道艾莫说的深入的交谈是什么,那是另一种更加深度的催眠,这是建立在一个强大的催眠法阵上,需要较长的时间准备,其中的凶险很难说的清楚。因为这是一种双向的催眠,换个角度去理解的话,就是如果有一个机会你可以完全用精神去取代另一个人,感受他全部的喜怒哀乐和过往回忆,这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这种深入的交流就是一种虚拟的情感认知对换,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很多时候精神的魔法都是不可控的,很难说清楚谁的精神会被谁所影响,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尝试。但是或许只有通过这种办法才能揭开这个神秘少年的面纱。
  南尼克和迪米拉,克莱丽分别都在屋外等待。已经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了,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样的交流时间是不是太长了?越长时间的交**神上的影响就会越深,虽然她们不担心艾莫会被少年的精神所影响牵制,但是时间越长总是不好的事情。
  三人相对无言,静静的等待着艾莫的结果。
  “吱…………”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推开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像是某种召唤,南尼克三人注意力立即引向了艾莫。艾莫此时的神态异常疲惫,精神的桥接是非常耗费精神的,更何况艾莫也不是年轻的时候了。
  迪米拉最先上前扶住了艾莫,轻声问道:“怎么样了?艾莫你这是?你还好吗?”
  南尼克和克莱丽同样投去担心的神色,艾莫的脸色很差苍白的脸上此时显得更加惨白,没有什么血色,她看了眼南尼克显得神色复杂,这让南尼克心中不停的打鼓。克莱丽这时建议道:“我们先坐下再说吧,那个孩子现在还没醒吧。”
  艾莫点点头,“是我先退出来的,魔法的效力还没有解除。”艾莫的话让南尼克三人都显得有些吃惊。克莱丽搀扶着艾莫到一边的石桌边坐下,迪米拉才关切的问道:“艾莫,这个少年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这次你施展催眠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是不是事情有些……不对劲?”
  艾莫看了一眼克莱丽,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其实我没有看清,以前我从来没有在精神世界中迷失过。他的精神世界是一片混沌的,我看不到方向,我尝试了很多方法但是最终都是在他精神迷雾中徘徊,我差点走不出来。那里的记忆非常琐碎,全部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从中透出的记忆是残缺的,我感觉是之前那次魔力爆炸导致的结果。”
  南尼克三人不由面面相觑,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的收获?这个来历不明的猎魔人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一个谜团吗?
  “这个………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了吗?”迪米拉看着艾莫低声的问道。
  “也不是一点信息都没有,我在他的精神世界里迷失方向的时候,还是有片段的痕迹会遗漏出来,从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中,我没有感受到恶意,精神世界是很神秘的他是不可控性,会最真实的反映出一个人潜在的意识,我在精神的世界中我试图潜进他最深的精神世界里,虽然迷失了但是我在这段时间里我没有感受到来自他混沌的精神世界的排斥性和攻击性,这点让我很诧异,如果他非常危险的话,不管怎么失忆他的精神和潜意识的反应是不会变的。”艾莫沉思一阵,缓缓说道。
  “我觉得这个孩子的来历并不简单,”克莱丽听完艾莫的陈述,说道,“如果是正常的猎魔人的话不会像南尼克说的那样,对情绪和情感拥有反应,我在猜测他是一个什么猎魔人,真的是成功经过青草试炼了吗?”
  迪米拉认可的点了点头,对于克莱丽的话她同样有这种感觉,这个孩子刚来的时候身上受到的伤害几乎是致命的,拥有很明显的猎魔人特征,但是却有较为明显的情感波动,这不太能让人理解。
  “你们见过这个徽章吗?”南尼克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纯银制成的徽章。这个徽章没有银链,背后是一个银针,如同胸针一样的一个徽章。这个徽章和其他猎魔人的徽章一样,都是一只动物的样子雕刻而成的,张开大嘴,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但是他却不是平时我们看到的猫、狼、熊和蛇,他是一只长着两只鹿角一般的动物,嘴上长着两根短须。
  “这是…………”克莱丽看着这个徽章迟疑了一阵,“龙?”
  南尼克点点头,说道:“我看着也像是一颗龙头。”
  “我对猎魔人的职业了解很少,迪米拉,南尼克你们了解吗?”克莱丽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南尼克和迪米拉。
  迪米拉摇了摇头。
  南尼克同样也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听说过有龙学派,龙是一种上古的魔法生物,我听说过狼学派和猫学派,而龙学派?我都怀疑是不是有这么一个学派。”
  “或许猎魔人只有猎魔人才能够了解,我们需要一个猎魔人,南尼克。”克莱丽沉思着,低头说了一句。
  “克莱丽,猎魔人不是想我们去药商那边买药一样直接过去就可以得到,他们没有固定的场所,他们到处都在流浪,他们可以为了委托从在大陆的东边为了一路跑到西边的去猎杀怪物的人,我们去哪里找?用神圣的祝福把他召唤出来吗?”南尼克摇了摇头,表示这个办法实在是很不现实。
  “我听说凯尔汗莫有一个狼学派的猎魔人学校,那里或许可以找到猎魔人。”迪米拉这时突然想起什么般,对着众人说道。
  艾莫摇了摇头,道:“凯尔汗莫再大陆的北方,赶去那里至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来回至少要半年时间,时间太长了这漫长的半年时间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了,我不建议这样做。”
  一时间仿佛又再一次陷入了僵持。
  “不,为何我们不去换一个角度思考下这个问题?或许我们不一定需要的是猎魔人,我们可以联系一个术士,他们或许对这个少年身上附带的魔法有跟多的了解?”南尼克一提出这个方案,克莱丽和艾莫以及迪米拉神色一亮,认为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
  “我知道,在维吉玛有一位非常厉害的女术士,如果得到她的帮助我觉得对这件事会有一个非常正确的判断。”克莱丽弗手说道。
  “你说的是?”艾莫看着克莱丽神色了然的问道。
  “对,就是特莉丝•梅利葛德,弗尔泰斯特的皇家顾问。”
  “她会帮助我们吗?”
  “放心吧,我们用梅里泰利祭司的身份去找她,我相信她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