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巫师之猎魔人 > 第三章 猎魔人的路 三

第三章 猎魔人的路 三


  当光线重新照进了靠墙的窗台,刺眼的阳光直射进少年的眼睛。少年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面对直射二来的阳光,少年的眼瞳不自觉地竖立成一条直线。少年撑起身体,感觉浑身有说不出的酸楚和疲惫。
  “看来我之前确实伤的有点严重。”少年兀自的想到。看了一眼房间,少年感觉到十分陌生,这不是之前那个接受催眠的房间,南尼克嬷嬷和翠丽丝呢?
  少年看着大亮的天色,心想这次催眠结果是什么样呢?心中怀着一些疑惑,但浑身上下传来的疲乏感让少年再次疲惫的躺下,没一会儿就晕乎乎的睡去了。
  “这是不允许的!!梅里泰利是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的!!”砰的一声巨响,桌子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拍击,顿时整个房间死一般的寂静。
  在房间里只有寥寥四个人,但是她们年纪看上去似乎都不小了,只见她们身上穿着浅蓝色的羊丝绒的做到外衣,外衣的边缘都编制着亮黄色的棉麻,棉麻的材质比羊绒稍重一点,这样的话,在梅里泰利神殿的祭司们工作的时候,不会让披肩的外衣被风吹落。但是刚刚南尼克愤怒的一掌,让在场的几个女祭司们的披肩都感觉到轻轻的飘了起来。
  “南尼克,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作为祭司要为更多的人去考虑,在我们神殿里还有很多年轻的祭司,还有病人,甚至说在我们的神殿外,在爱尔兰德我们还有很多的平民,我希望你能多多去为大家集体去考虑。”坐在南尼克对面的一位祭司,站起来对着南尼克叹着气说道。
  “艾莫,我希望你们不要忘了梅里泰利的信仰!现在他是一个完全失忆的少年,他完全无害,我们可以帮助他!而且变成这样我想这不是这个孩子的本意,梅里泰利在上,让他来到这里一定是她的意思,她将这个少年送到我们面前。”面对着名叫艾莫的女祭司,南尼克直视着艾莫的眼睛据理力争着。
  “听我说,催眠的结果已经非常清晰的告知了我们,南尼克这点你是不能否认的,梅里泰利指引我们让我们要宽容,助人为乐并且要带向和平,我想作为梅里泰利的祭司,哪怕艾莫和我都是不会忘记的,这是对梅里泰利的尊敬,但是你要知道我们要帮助的是很多人,不是单单这一个少年,他太危险了我想你应该知道的,他和我们认知的情况都不相同,我想南尼克你应该不会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少了。”开口说话的是南尼克另一边的女祭司,她看着瘦瘦的,似乎非常弱不禁风,站在场边似乎在那里随风打摆子的感觉。但她说的话,让南尼克陷入了一阵沉默,她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没错。
  “迪米拉,我知道他的危险性,但是你要知道他现在是一个失忆的孩子,现在的他是没有任何危险性的,你难道要对一个完全没有过去的人做这种事吗?”南尼克显得有些无力,“而且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已经忘记了,没有过去的猎魔人是可以改变的,我们可以引导他我相信我们是可以的。”
  “南尼克,我们理解你的感受,但是你看看翠丽丝,你们不过只是给他做一个催眠而已,翠丽丝被这个少年…oh不,应该叫猎魔人他那本不应该拥有,但是却真实的爆发出来的恐怖魔力直接给击伤了,翠丽丝现在还处在昏迷中,南尼克我问你,你见过这种充满邪恶气息的魔力吗?简直让人不寒而栗。这无法掩饰他身上充斥着恐怖的过去,我们无法去探知他的过去,但是我们可以拯救未来!南尼克!”迪米拉打着颤对着南尼克说道,她不由的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这让她不自觉的想起小时候她独自面对醉酒的父亲,那一脸酒意殴打她的感觉,甚至比那个更让他感到害怕。
  南尼克此时也不由一滞,南尼克连带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回想起那一幕就像是噩梦般瞬间爬满全身。魔法是这个世界最神奇的存在,据传说来自1500万年前,天球交汇之后魔法生物和人类都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世界变的异常不安和动荡,魔法生物对人类造成了很严重的生存威胁,土地、能源、食物、以及安定都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形式的争端,因为那次的天球交汇除了魔法生物和人类,最重要的变化就是魔力,失去魔力的魔法生物只能算是异类物种,但是拥有魔法的力量就是完全两回事。这个世界形成了一种畸形的生态环境,魔法生物依存于魔法得以存活,人类在驱赶魔法生物争夺空间的同时,制造战争的同时加重了魔法生物的诞生和变异,最好的例子就是食尸生物和妖灵的诞生。
  此时为了对抗这些诞生在这个世界的妖魔,猎魔人的职业诞生了。猎魔人是由人类突变得到的产物,为了制造突变人类必须经过魔药和魔法的考验,所以青草试炼被猎魔人称为最残酷的试炼,10%的存活率已经算异常的高了。但是说到底,猎魔人终归是人类的突变,根本上来说他还是人,人类的魔力永远不可能比得上魔法生物,那种天生魔力充沛的怪物。
  但是这个少年完全超出了南尼克的认知,只是简单的催眠她从没有见到过如此强烈的反噬,那爆发出来的魔力冲击直接将翠丽丝掀翻在地,吹出的魔力风暴让整个房间都在振颤。你能看到实质的魔力从少年的身上迸发出来,一波接着一波的席卷而来。翠丽丝距离少年最近直接从窗户里吹了出去,当场昏厥了过去,南尼克如果不是即时的用出了魔法的护盾去抵挡,估计下场也异常难看。南尼克深切的对少年身上爆发出来的那股力量感受到了一股没由来的恶意。
  魔法是没有善恶的,魔力就像是人类手中的刀剑,但那只是工具,工具本身不存在善恶的概念,但是南尼克在那一刻感受到来自这个少年的恶意,不知道是这个少年本身的恶意,还是这股魔力所带来的恶意,南尼克无法揣度,但是这个少年确实如迪米拉和艾莫所说真的是异常危险,如果失控了他造成的破坏会是异常严重的,因为少年似乎完全对于自身的这股力量是陌生的而且是无知的。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做出抉择。”艾莫打破了沉默的氛围,起身说道。
  南尼克看了一眼艾莫,对着艾莫说道:“艾莫,我们只是祭司我们不是市长我们同样也不是侩子手,我们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现在是一个失忆的少年,如果作为梅里泰利的祭司,连一个失忆的少年都无法拯救,我觉得我们作为祭司是失败的。”
  “南尼克!!请收起你的言论!你这是在对艾莫祭司的亵渎!!”迪米拉身旁一位宽额头的祭司站起来对着南尼克厉声说道。
  南尼克心中此时却已经比较平静,对着众人缓缓说道:“艾莫,迪米拉,克莱丽,我秉着梅里泰利的誓言,传承和平宽容和爱,我遵从梅里泰利和心中的信仰,我觉得我要将这个少年的命运之路交给他自己。催眠香薰的时间就要过了,少年也马上就要苏醒了。我希望他自己的命运要自己去面对,而不是我们去终结他。”
  房间内陷入一片寂静。
  “我希望能对那个少年做一次深度的交流。”艾莫这个时候突然发言道。
  所有的祭司包括南尼克也不自觉看向了她。
  艾莫点点头,道:“我始终坚持我自己的看法,但是南尼克说的并没有错,梅里泰利的信仰是我们始终要传承的,我需要对他做一次深入的交流,来最终确定我的看法,在做的各位梅里泰利们,我的内心始终非常不安,我无法安稳我的心,这个在我身上很少见,我认为和这个少年或许有些关系,我需要对这个少年做一个交流,决定我最后的看法,南尼克这很重要。”艾莫看着南尼克认真的说道。
  南尼克看着艾莫一阵,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