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巫师之猎魔人 > 第一章 猎魔人的路 一

第一章 猎魔人的路 一


  一阵刺眼的亮光从斜角的窗户里直射进来,照醒了还躺在床上的人。只见他的眉宇不自觉的皱了一下,似乎被这道光亮照的很不舒服。但最后他还是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直射的阳光并没有让他选择伸手去遮挡,只见他的瞳孔诡异的在眼眶里竖成了一条直线,就如同一只猫的眼睛一般,只见他在一瞬间便适应了这道直射眼睛的光线。
  他缓缓的从床边做起,摇了摇显得有些昏沉沉的脑袋,他看上去很年轻,一头乌黑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眼瞳虽然竖成了一道直线但是依然可以清晰的辨认出那是深黑色的眼瞳。只见这个人他生的一副匀称的身材,虽然现在只是穿着宽松的白底内衣,但依然遮不住他隐约显露出来的肌肉线条。面容俊朗,眉星目剑般的脸庞却没有让人感觉到好看,因为他的唇色和脸色都十分惨白,身材虽然匀称但是让人感觉确是在摇摇欲坠。
  “吱……”
  房间的门被推了开来,从门外走进一个长得像修女一样的女人,手上提着一个由竹子编织的篮子,里面似乎放了一些东西,并且用布遮了起来。
  “你醒了?”
  这个少年没有搭话,以他现在的状况应该是连搭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现在很虚弱。
  “你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身体,你都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我们都以为你肯定挨不过一晚上,没想到你居然撑过去了,梅里泰利保佑。”
  修女像少年缓缓走去,少年的眼中显露出一瞬间的警惕,瞳孔如针般缩在一起,但又很快恢复了原状。
  “别紧张少年,真难想象你是怎么受的这么严重的伤,你不知道你的肋骨几乎断完了,好几根都扎进了你的内脏,我们都以为你死定了。不过万幸没有引起你的大量内出血,我们及时控制住了你的伤口恶化。”
  “这里是?”少年缓缓开口,但是一开口就愣住了,他的嗓音很干哑,简直就像是在碎木头上摩擦过声带一般。
  “别说话,你现在还很虚弱,失血和昏迷导致你严重的脱水,你现在需要休息,而且你不用紧张这里没人会再次伤害到你的,这里是梅里泰利的神殿,任何人都不能在神殿里放肆。你可以叫我南尼克,放心吧孩子,先把你伤养好,”南尼克对着少年说道,“然后你可以自己掀开衣服吗,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少年沉默了一阵,慢慢的把他的内衣掀起来,在显露出来的胸口有缠着很多的纱布,层层叠叠的缠了起来,南尼克熟练的从篮子里取出剪刀,拆卸了缠在少年身上的纱布,一股刺鼻的药味直冲鼻腔,少年难受的打了一个喷嚏。
  “哦~我忘了你对味道的直觉很敏锐,原谅我为了把你从生死线上拉回来我加重了药量,忍一忍我的孩子。”南尼克说话间,用抹布粘上清水洗去少年身上的草药,从旁边的篮子里取出了提炼好的药物,均匀的抹在了少年的身上,并且在他身上重新缠上了纱布,等一切做完,南尼克提着篮子,对少年说道:“你再好好休息一下吧。”
  少年看着转身要走的南尼克,突然开口道:“等……等。”
  南尼克听到少年对他的呼叫,疑惑的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那个……我想问下……我是谁?”少年现在还是很不习惯说话,喉咙里发出了干哑的声音问出了他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
  南尼克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少年点点头。
  “你记得你是什么地方来的吗?”
  少年摇摇头。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受伤吗?”
  少年依然摇了摇头。
  南尼克沉默了一下,再次问道:“那你知道你自己是猎魔人吗?”
  少年不自觉的楞了一下,眉头不由自主的皱在了一起,问道:“猎……魔人?是……什么?”
  南尼克发现事态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是一般的战斗,肉体上的伤痛基本不会影响到记忆的问题,南尼克知道自己检查过少年的头部,并没有发现头部受到过强烈的冲击,是不会影响到大脑甚至是记忆的部分,难道是胸口的火焰魔法造成的伤害吗?少年的胸口有强烈魔法灼烧的痕迹,但是观察过,那只是威力比较大一些的魔法伤害,不会影响到精神?难道还有造成精神上的冲击吗?
  南尼克一时想不明白,重新回到少年身前,拂过他的头,少年任由南尼克扶着自己的头,让他重新检查,南尼克再次确定少年的头部没有受到外伤,南尼克心中不由更加疑惑,说道:“奇怪,那为什么会失去了记忆呢?”
  少年此时也只能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南尼克,期待她能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南尼克最终只能摇了摇头,显然没办法告诉少年他想知道的答案。
  “虽然我一时间找不到你失忆的原因,但是我想失忆属于精神上的创伤造成的,你总会在某个契机想起来,我会留意这件事,如果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告诉你,现在你就先好好休息吧。”南尼克对着少年无奈的说道。
  少年见南尼克也没有办法,他现在也只好点点头重新躺回床上。
  南尼克离开后,少年想要抬起双手枕着头靠在枕头上,但是发现着动作牵扯到了伤口,只好作罢,老老实实的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角度平躺了下来。
  他的脑海里此时不断的浮现出三个字——猎魔人。
  猎魔人?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我会受伤?而且还差点就死了?
  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到底是谁?
  我从哪里来?
  少年脑海里此时有无数的问号挥之不去,这让他根本无法好好休息,他想要搞清楚这些事情。少年再次艰难的坐了起来,挣扎着重新站在了地上,因为牵扯到伤口少年疼的龇牙咧嘴,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这间屋子的墙壁是由石块堆砌而成,经过打磨手和工雕花,显得非常结实精美,少年环视四周后用手扶着冰冷的墙壁向着门口挪去。每走一步就会感受到腹部那种撕裂和碎骨扎入肉里的那种痛楚的感觉。少年咬了咬牙准备继续坚持下去,就单单这两步路已经让少年额头渗出了丝丝的汗水,少年心中的疑惑太多,他现在就想找到那个叫南尼克的修女,问清楚心中的疑惑,她似乎知道很多东西。
  艰难的踱步到了门口,少年打开了眼前这扇门,映入眼帘的是遍地躺着的人,他们都躺在帆布上,都是受伤的人,人群中来来往往穿梭者很多的修女,在为这些病人奔走。
  少年心想:“我应该是来到一家医院了吧。”
  “你好?”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少年的旁边响起,少年转过头去,眼前站着的也是一位梅里泰利的修女。
  “你…好。”
  少年干哑的声音吓了这个梅里泰利的小修女一跳。
  “你…你好,南尼克嬷嬷说过让你好好在里面休息的。”小修女有些不敢看着少年,低着头说道。
  “我想问一下…南,南尼克在哪里?”少年显然对这个名字叫法不是很习惯,或者说还不习惯说话。
  “嬷嬷她刚刚急匆匆的出去了,让我在这边先站看您,应该是有点急事吧,你不用着急嬷嬷回来后会直接来看您的。”小修女低着头对少年说道。
  少年知道再见到南尼克要等她回来了,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准备转身回屋,但是疼痛让他现在动弹不得,走到门口已经让他几乎筋疲力尽了,小修女看着少年一动不动疑惑的抬头,只见到少年一头的冷汗,少年对着小修女说道:“能扶我一下吗,我现在好像动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