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36.谁没有点过去

36.谁没有点过去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打到小兔身上,明媚又梦幻。
  冬天的太阳并不温暖,只是一道光束罢了。
  “我记得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大学室友,骗我给他打飞机。大四念了四年,我就给他打了四年,手都要打出老茧了,四年的时间铁杵也该磨成针了吧。嗤……”
  小兔说完,又是一笑,一副调侃的语气。
  他低垂着眉目,看着那杯同样沐浴在阳光下的咖啡,纤长的手指白皙又好看。
  咳咳……我撇开眼,想到刚才他说他给别人打飞机,我就觉得看到他的手都挺不好意思的。
  “然后,我还追着他求着他让他肛我……我说,不肛的爱情不算爱情,结果他还是没肛,估计是嫌我脏。毕竟大学一毕业他就飞快交了个女朋友结婚了。”
  小兔的耳朵隐隐有些发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说完,就叹息了一句。一副心头憋着一口气,说出来更加郁闷的样子。
  阳光中,一些纤维在空气中跳跃,小兔伸手挥舞了几下,整理了一下围巾,又是一笑:“什么**爱情?只是我年少懵懂,对性的好奇,投射到他身上而已,我都没爽到。”
  小兔说这话,像个历经沧桑的中年男人。
  我看到他说完之后吸了吸鼻子,他没哭,眼眶却有点发红。却笑了笑。
  “那你现在呢?”我问。
  小兔人很好。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限制,喜欢谁就是喜欢谁,讨厌谁就是讨厌谁,有一次陈总跟他有了矛盾,他跳起来把陈总骂了一通,陈总愣了几秒,下了班约着我们全公司人去吃了顿好的,还给我们涨了工资。
  公司一个同事男朋友出轨,小兔跟着她过去踢了那男人好几脚。把他自己踢进了派出所,当时看起来别提多洋气,回到公司跟我们这儿一站,眼泪噼里啪啦流一堆,告诉我们:你们这些死女人,下次谁再受委屈了要我帮忙我可不帮了啊,所以别给我受欺负了。
  我们看他那样子好笑,纷纷喊了他一句:小兔妈妈。
  而小兔现在的男朋友,虽然知道他的存在,却从没有听小兔聊起过,算是他交往过那么多男朋友之后唯一一个没有让他八卦的吧。
  “还在观望中,要是对我不好,老娘我还是得踢了他。”小兔说完看着我。
  眼眶虽然还是微微有点泛红,但表情已经明快起来。
  “所以啊何初言,做人就该像我这样,该了断的时候要了断,别把日子过成了鸡肋。”小兔说完,已经开始收拾手中的资料。
  我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快要一点半了,我们这一路过去,也该是两点左右。
  于是我也准备起身。
  对于陆炳辉,如今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办,但心情却放开了很多,跟着小兔正要起身离去。
  哪里知道,小兔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不过如果我的前男友是陆总的话,就算鸡肋我也认了,毕竟人家有钱啊,我估计没你这么矫情的。”
  我一愣。
  小兔早已经扬长而去。
  我快步追上了小兔。
  “小兔,你怎么知道是陆炳辉?”
  “什么陆炳辉?谁啊?”小兔装傻。
  可是他分明已经知道了,我刚才说的是我跟陆炳辉的事情,否则他不会突然提起陆炳辉这个人来的。
  本来嘛,和他分享八卦的时候我就有点犹豫,如果分享的是陆炳辉的事情,我就更后悔了。
  “可是你……”
  “嗯,何初言,你说你什么事情瞒得过我的眼睛?”小兔脚下步伐一顿:“邹蓉蓉说你跟陆总有交情,你们却一副生疏客套的样子,那晚老洋房吃饭,吃着吃着陆总就不高兴了,我看你俩就不对劲,别装了,有的东西骗不了人的。”
  小兔说完继续加快步伐,我跟了上去,心里五味杂陈。
  感觉颜面扫地,结果小兔又说:“没想到你跟陆总居然睡了?就是吃饭那晚?”
  “小兔……”我吐出一口气来,破罐破摔了。
  反正小兔已经全部都知道了,我问他这些事情,也就是想让他出出主意,那我也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啊,所以就问了小兔,我要怎么办?
  小兔这一次却没有给我说什么办法。
  我就感觉自己太亏了,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小兔,结果小兔却什么都没说。
  谈完了最后的内容,我跟小兔回公司这一路,我就郁闷兮兮的,小兔就安慰我:“我还不是给你分享了我的故事,我的前前前前前男友可是我的大学室友啊,这么劲爆我都没抱怨什么呢。”
  我还是郁闷兮兮的,小兔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临上楼,就站楼下,跟我说:“你要是纠结,干脆就搬家呗。搬到一个陆总找不到你的地方。”
  “可是就算我搬家了,工作上还是有可能遇到陆炳辉,他怎么可能会找不到我。”我纠结。
  而且过来两天就要放年假了,我就想着搬家的话也要等到明年。
  小兔却在旁边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脖子一扭一派妖娆妩媚:“就是要让他既找得到你,又找不到你,懂不懂?。”
  ……
  这两天过得很快,陆炳辉还是没有联系我,我有想过不要听小兔的。跟陆炳辉好好谈谈,但又想着上次我给他打电话,是纠结着要跟他谈论过去的感情的,但对方却对我一通取笑,就打消了好好谈谈的想法。
  所以就在网上浏览了一些租房的讯息,打算年假过后回来,就处理搬家的事情。
  临到下班,陈总出来将我们的机票火车票发给了我们,另外又置办了一些年货。
  只是我们都是想带回家的,自然陈总就直接交给快递公司处理了,给我们减轻了不少的负担。
  我回家收拾好行李,便踏上了返乡的旅途……
  今年的陈总很是大方,为我们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够买了商务舱,商务舱比经济舱好多了,一排只有几个座位,且非常的宽敞。
  我刷了会儿网页,都是一些各地拥堵的消息,看到这儿我不禁就又松了一口气。
  “嗨。”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过去,那男人微微一笑,在我旁边翩然落座。
  “陆炳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