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35.我有一个朋友

35.我有一个朋友


  “还好吧。”我说。
  随后,我便挂了电话。
  想起来真是有点搞笑,我在这里认认真真把自己感情思索了个遍,那个人却一副吃干抹净没心没肺的样子,最终我只有怪自己想太多。
  周一去工作,脖颈间的痕迹已经消散很多,但是我不希望小兔跟徐丽娜八卦我,所以我只得带着围巾。
  徐丽娜每天跟她对象聊微信,也没怎么搭理我的,倒是小兔,因为跟他忙着接手盛华的广告合作,他成天都在我旁边叽叽喳喳聊着八卦。
  从某某十八线小艺人聊到某某山头他去旅行时候碰到了一个农家妇女,各种家庭伦常,儿女情长,被他说起来真是精彩至极。
  而陆炳辉,有半个月没有联系我。
  我时常出入盛华,也时常跟邹蓉蓉打交道,但是却再也没有看到陆炳辉的踪迹。
  我心里隐约有点不安的想法。
  有一次,跟小兔在时代广场那边谈了个小合作,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在那边吃的。
  当时只有我跟小兔两个人,他一边吃饭一边八卦。我看着他侃侃而谈一副旁观者清的样子,便放下筷子,终于打算跟他聊聊。
  “小兔。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的一个朋友……”我停顿,见小兔眉毛一挑,我就突然想起网上那个梗“朋友即自己”。便接着说:“我在网上看的一个事儿。”
  “说吧。”小兔轻飘飘的开口。
  我沉沉吐了口气。说:
  “如果,一个人跟她男朋友分手了,但是他们又那啥了,这代表什么?”
  “什么那啥?作爱啊?”小兔说。
  “咳咳咳咳……算是吧。”我说。
  小兔嗤了一声,一脸纠结的看着我:“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没做,哪里有算是的?难道蹭了蹭没进去?”
  “嘘!!!!!!!!”
  这是饭店!还是大厅!小兔声音也太大了吧!
  我现在有点后悔跟他聊这个话题了,我就知道我不该跟小兔聊这个话题!旁边的年轻男女冲我看过来,我顿时感觉如坐针毡,赶紧低垂着头猛烈的扒拉饭。
  “所以就是做了。”小兔确认下来。
  我依旧扒拉着面前的饭,并且腾出左手来,对小兔摆了摆手,表示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
  吃好饭结了账,离开饭店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手中拿着文案资料,想着下午两点又要谈新一轮的事情,就打算先找个咖啡店休息片刻。
  小兔的声音,在我旁边轻飘飘的响起来:“已经分手了,又来了一炮,那肯定就是分手p啊。”
  我知道,我心想。
  “如果,”我还是忍不住想问问小兔,就说:“如果,他们已经分手四年了呢,因为后来遇到了,就……”
  “分手四年啊……四年没见面吗?”小兔比了一个四。
  我点点头。
  “那前男友现在有女朋友吗?”小兔问。
  小兔在八卦这方面,我虽然时常没有当真,但他分析起来都头头是道,如今分析了我的事儿,我顿时心一跳。
  摇摇头。
  “我不知道。”
  我都忘记这个问题了。
  只管想着跟陆炳辉的过去,跟他的各种纠缠,我们重逢的时候,我脑子里面想的都是怎样才能不要重蹈覆辙。
  想的是自己不要再陷入当初的难堪境地。
  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他那么优秀,事业有成名利双收,交个女朋友是寻常又简单的事情。
  上次盛华吃饭,那个赵经理还说了,像陆炳辉这样的,都好多年轻小姑娘所喜欢的类型。
  “所以,”小兔跟我点了咖啡走到一位置坐下,他终于理清了这其中的关系,便说了出来:“所以,一个女的,跟一个男的分手了四年,这四年没有见面,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女朋友,就跟这个男的又睡了一次。”
  “嗯,”我点头。
  看向小兔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赶紧解释:“我说的不是我。”
  “嗯我知道。”小兔不动声色的轻应了一句。
  “那这个男的有说要复合吗?”
  “没有。”
  小兔每一个问题都毒辣又犀利,我渐渐的悲从中来。想起半个月之前跟陆炳辉通的那通电话。
  他说:何初言,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挺好玩的。
  我又被玩儿了一次,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且对方还在笑话我,当时在电话里面笑得那么大声!
  我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就算一直强调自己已经27岁了,但是却从来没有那种觉悟,我这人生,所有的悲惨苦难大约都是自己造成的。
  太没脑子了。
  小兔在一旁沉默下来,发出几个气音,我却没有再问他什么,我想接着问下去,估计他就会把分析结果摆台面儿上来,让我无地自容。
  而我并不想去自取其辱。
  可是小兔却主动的说了:“一个男的,分手四年又来找你,没谈复合,却把你……”
  “诶诶诶,我说了不是我!这种事情不是挺常见吗,网上八卦论坛看的。”我赶紧打断了对方。
  “嗯,好。”小兔接着说:“一个男的,分手四年又跟前女友遇到了,他没有说要复合,却把前女友给睡了,而这个女的却连前男友的现状都没有弄清楚,这说明,这个女的很没有脑子,也挺犯贱的。”
  这话特别难听,我忍着心里不舒服的感觉,沉默。
  “还说明这个男的很渣,睡了却不负责,也不知道是不是脚踩几条船。这种事情是有人做得出来的,而且受害的女生还挺多。大概是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男人吧,女生的话,总是会有依赖心理……对了。”
  小兔说到这里,狐疑的看向我:“这个前男友,不会是这个女生的第一个男人吧?”
  “我怎么知道!”
  我觉得小兔说的话,越发的像真的。也是那么一回事。
  而且就连第一个男人这种问题都猜中了,我再一次后悔跟小兔谈这种话题,他的八卦功夫可没有白白修炼……
  “总之,这件事情听起来,男的渣,女的贱。”小兔做了总结。
  我觉得小兔说的是对的,我估计我真的又被陆炳辉骗p了,心里面对自己陷入了某种纠结的状态。
  “分手四年。”
  小兔的声音又响起了起来,他说到这儿,摇了摇头。
  “分手四年都没有让这个女生看清楚看明白,看来是没有被伤够,等她伤够了痛够了,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小兔说完,轻笑。
  轻笑之后便是沉默,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放下,转身看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