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34.挺好玩哒

34.挺好玩哒


  我还是想起了过去,想起了跟陆炳辉的所有过去。
  因为先前休学复读等原因,我大学入学的时候,实际快要满20岁了。
  或许是因为有过休学复读的经历,我便觉得自己跟舍友或者同学们是格格不入的,因此除了不得不交流的情况,我几乎很少主动联络谁。
  跟陆炳辉,是盛华建筑过来做校招的时候认识的。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画图纸的工程师助手,而我作为新生也没有面试的能力,却还是给自己找了份差事,帮着他们公司的校招打杂。
  本来这一切相安无事,只是有次我抱着资料匆匆忙忙奔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
  “你没事吧?”
  他蹲下身问我,我没有回答,他便帮着我捡那些图纸。
  很狗血的相遇,可是人生有时候就是那么狗血,我很清晰的感觉我的眼里和心里都看到了他。
  黑白画面的世界,一个人浑身发着光让你眼前一亮,大概是这种感觉。
  他看起来很忙碌,给我捡好了东西看到是盛华建筑的资料,又细细说了几句:“我是盛华建筑的实习生,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我勾起嘴角点点头。
  他便与我擦身而过匆忙离去,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转身就追了上去。
  “你!”
  我冲到他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手中还抱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你。”我喘了口气。
  他站直了身体,看着我,停下了匆忙的脚步。
  “你……”
  我停下来,突然变得没有底气,感觉问他什么都是自取其辱。
  我想我跟他安静的站在一起够久了,他应该会失去耐心然后找个理由就离开的,只要他离开,我也会收起我的小心思。
  奈何他一直在在我面前,我不说完我的话,他就不走似的。
  我只好低声说:“你缺不缺女朋友?”
  说完,我抬眼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我。
  我听了这个问题,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对自己鄙视了一个遍,太不矜持了何初言太不矜持了!
  你们都还不认识对方,居然跑去问这种问题。
  我心里翻江倒海,表面上风平浪静:“何初言,你呢?”
  “陆炳辉,你现在要去哪里,着急吗?”他问我。
  我只好说了地址,他伸出手,朝我要去的方向指了指,脸色有点微妙:“你走错了,我们同路。”
  我满脸写着一个囧字,只好跟着陆炳辉朝正确方向走。
  我跟他来到场地那里便开始忙着自己的事情,发放资料做登记。
  他忙完自己的事情朝我这边走过来,我放下笔打算跟他交流一下,哪知这个时候窜出来几个女生围着他。
  跟他搭讪,问他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陆炳辉一一作答,并且还说自己是盛华建筑的员工。
  等闲话家常一过,就人问了,他有没有女朋友,电话号多少?
  他说:“抱歉各位,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叫何初言。”
  ……
  我跟他就是这么认识的。
  我主动追的他,或许这也是他开启装逼道路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导致我后来总感觉我爱他比他爱我多的原因。
  如果放在现在,我断然不可能像这么冒冒失失的去跟一个男人搭讪。
  在青春的时光里面总会做一些傻事,当时没有发现,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才会发现所做的那些傻事都是独一无二的,这辈子不会再做第二次的事。
  比如不顾一切的爱一个人。
  随着时光的推移,我们渐渐变得聪明。我们渐渐发现更大的世界,我们渐渐的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要给她买苹果手机,喜欢一个人就是送给她名牌包包。
  男朋友不带你去旅行一定是因为不爱你,一定是因为正为另一个女人阔绰花钱。
  别的女孩子自信美丽又大方,一定是因为有一个宠她的男朋友。
  我一点也不自信美丽又大方,一定是因为陆炳辉不够爱我。
  从最初的喜欢,到后来渐渐变成对他索取爱。
  我捏紧了我手中的杯子,感觉我的心闷得透不过气来。
  “哗啦啦……”
  杯子滑落在地,水洒了一地,弄湿我的拖鞋。我回过神来。
  电视剧里面男女主正在吵架,我看着心烦,便合上了笔记本。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我一直没有承认的事实,我爱陆炳辉,却没有真正“爱”过他。
  我拨通了陆炳辉的电话。
  “陆炳辉,你忙吗?”
  “不忙,在家呢,怎么了?”
  我慌乱的心,在听到陆炳辉的声音的那一刻,突然平静下来。
  我捏紧了手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刚才自己对自己反思了一遍,发现自己从前其实对他并没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好,难道我要为此而道歉吗?
  这也太傻了……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而已。
  “有事吗?”陆炳辉问。
  我心里一顿气:“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哦……”陆炳辉回应,我实在无话可说,就听得他低低的声音响起:“想我了?”
  “没有!”
  “哈哈哈!”
  我听见陆炳辉在那边笑了起来,笑得很是爽朗开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对陆炳辉一点内疚愧疚想道歉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觉得我跟他道歉,跟他说:对不起陆炳辉,因为我回想起过去我好像对你并不是很好,也没有足够的爱你,我为此而道歉。
  我要是能够对他说出这番话,我觉得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傻的大傻子!
  这个男人居然莫名其妙的笑话我!我凭什么跟他道歉?
  害我那么认真的思考了那么久!
  “何初言。”陆炳辉停止了笑,语气听起来带着轻快:“跟你在一起挺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