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27.霸道总裁代言的拉菲

27.霸道总裁代言的拉菲


  我没管那么多,我此刻认为我应该保持平静,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和自恋。
  也许陆炳辉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因为朋友太少,所以需要多交往一些朋友罢了。
  思及此,我便轻巧的端起面前那放着青柠片的玻璃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端起,淡然的喝了一口。
  还疑惑着我面前这个大大的圆形玻璃盆是用来做什么的,里面放了几颗鹅卵石,放在桌上,相当占地方。
  我们所坐的位置在三楼靠窗,是老洋房背面的朝向,落地窗上挂着些暖色的小吊灯,被装进丝质透亮的灯罩里蜿蜒而上。
  U型的白色皮沙发柔软而富有弹性,我曾在参与某次广告设计中跑过材料市场,也了解过这种白色的皮沙发,乍一看,是非常高贵典雅好看的,但保养起来极其的麻烦,就算是放到家里,邋遢点至少三个月就得保养一次。
  所以很多人在购买的时候,都会望而却步。
  这家店却将她作为餐厅的公共设施……
  我不禁觉得,我不是坐在沙发上,我是坐在了一堆黄金上,顿时感觉屁股都在发光。
  陆炳辉坐在靠落地窗的位置,而我坐在靠着墙的位置,左右转脸,便可看到落地窗跟厅内的所有光景。
  墙面各处,有一些古典的壁画,若仔细看,还可瞧见凹凸之处,该是采用油画的笔法所绘制,每一面墙的边缘处都用金色包边,我暗暗猜测那是不是真的黄金所铸。
  等了一会儿,小兔跟邹蓉蓉就领着人进来了。
  徐丽娜、周天纵还有一位,听徐丽娜说叫做孙凯文的男子。
  我头一次见他,果然如徐丽娜说的那样,特别时髦。当下流行的小鲜肉打扮。
  陆炳辉起身跟大家打招呼,徐丽娜大大方方介绍了自己男朋友,旁边周天纵也走出来,跟陆炳辉握手。
  “陆总,久仰大名,开车一路过来,就听丽娜念叨你英俊不凡一表人才,果然如此。”
  “周先生也是出众不凡,不知在哪里高就?”
  陆炳辉说着坐下,还伸手示意周天纵也坐。
  “我才留学回来,开了个小工作室,研究新能源的。”
  “哦!这是个好行业,很有发展前景,希望将来能够有机会合作。”陆炳辉接着开口。
  周天纵点点头。
  他看向我,随即便坐到了我旁边。但小兔也想坐在我旁边,就将我挤到了U型的一侧,与陆炳辉遥遥相望。
  我右边坐了周天纵,左边坐了小兔。
  小兔旁边就是徐丽娜,而后孙凯文,邹蓉蓉,陆炳辉。
  徐丽娜察觉,她跟孙凯文还有小兔坐在靠着墙的那一方,且自己还坐在正中间,有些讪讪:“怎么我坐这儿来了,今天陆总请客,陆总该上座才是!换个位置吧。”
  陆炳辉坐到U型的最外边,跟周天纵对立而坐,像两个门神。
  “我无所谓啊,反正我要挨着何初言。”小兔稳稳坐着,倒是毫不动摇。
  陆炳辉笑了笑:“没关系,哪里有这些规定的,我坐这儿挺好的,待会儿结账也方便,没人给我抢单了。”
  众人笑笑。
  邹蓉蓉叫了服务员拿了菜单,便让众人点菜。
  这里面,就属徐丽娜跟小兔最积极,偶尔会跟我商量一下,也会询问孙凯文的口味。
  菜单上没有写价格,就按照自己喜好点了些菜。
  周天纵跟陆炳辉倒是谈论着事业上面的事情,听陆炳辉那意思,在房地产这一块的开发上,也有打算融入新能源,朝全新的方向发展。
  从面儿上看来,两人是相谈甚欢的。
  过了一会儿,两个服务员走了过来。
  她们将我先前喝过的,放着青柠片的玻璃水壶的水倒进放着鹅卵石的圆形玻璃盆中,又加入了一些热水。
  手一指:“几位请慢用。”
  我一顿,就见邹蓉蓉率先将手伸了进去,象征性的洗了一下,服务员递过来一块冒着热气的毛巾,她拿手里擦了擦手,又还了回去。
  开了个头,大家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纷纷效仿,给自己洗了个手。
  我感觉我的脸热辣辣的,洗手的过程中还有点发抖。
  洗完之后,服务员便要离去,我叫住了她们。
  “打扰一下。”我说:“这个水壶里面的水,是什么水啊?”
  我得打听清楚,我刚才可是将这个当柠檬水喝过的,那杯子还在我面前放着呢。
  服务员躬身,礼貌道:“您好,这只是普通的纯净水,里面加了一些青柠,青柠有杀菌的作用,祝您用餐愉快。”
  那人说完,后面的人就跟上来,将水壶跟鹅卵石玻璃盆都撤走了,且连桌上插着一束康乃馨的白色瓷瓶也一并拿走,桌上空空如也。
  不一会儿,菜纷纷上桌。
  我此时哪里有空管菜好不好吃啊,还陷入刚才那种尴尬的感觉中。
  好想哭……
  陆炳辉刚才都看到我把青柠水喝掉了!
  他都不讲!还装作不知道,也不叫住我!
  “大家要不要喝点什么?”
  正陷入难堪的思绪中,陆炳辉突然开口询问。
  我顿时一阵尴尬,赶紧开口:“我要喝柠檬水!”
  特别激动,特别快速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我要告诉陆炳辉,我喜欢喝柠檬水,所以,刚才才会把青柠水喝掉的!那只是个意外,我只是太想喝柠檬水了而已!
  “好,你们呢?”陆炳辉看向众人。
  “喝酒吧,怎么样陆总?”徐丽娜提议。
  陆炳辉嗯了一声:“可以,喝什么酒随便点。”
  “嗯,我要喝82年的拉菲。”小兔在一旁哈哈笑起来:“我看小说里面经常都说82年拉菲,霸道总裁代言的,今天我也尝尝。”
  “丢人不丢人?哪里有什么82年的拉菲,按照这样,那82年拉菲恐怕早喝完了,能轮到你吗?哎……”徐丽娜扶额,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小兔冷哼:“刚才是谁说要喝82年拉菲的,在门口念叨着可兴奋了呢,现在倒还说起我来了,呐呐,周天纵可以作证啊,刚才徐丽娜提议的,在门口的时候。”
  “给我留点面子嘛……”徐丽娜挽住了小兔,压低了生意,央求。
  小兔抿着嘴,这才收敛了话头。
  陆炳辉在一旁说:“82年拉菲恐怕没有,其他好点的红酒倒是有的。”
  “陆总,我去张罗。”邹蓉蓉说着起身,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