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15.我们扯平了

15.我们扯平了


  其实我也有些冷,进了屋就打开了烤火炉。
  烤火炉的温暖是空调暖气不能比的,房间里面因为一个烤火炉,瞬间就变得暖洋洋的。
  陆炳辉眼睛眯了一会儿,才适应了烤火炉强烈的光线。
  “你不会没用过烤火炉吧?”我站在一旁,看向对方。
  “用过。”陆炳辉轻声开口。
  他对着烤火炉搓了搓手,看得出来,对方的确是有些冷的。
  就算作为一个朋友接待,我也该给他倒杯热水,于是我就去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谢谢。”陆炳辉接过,开口:“以前跑工地,偶尔还会住在工地宿舍,就用的这个。挺有用的。”
  听到他说起以前。
  我站在旁边有点走神。
  人或许就是这么奇怪。
  总感觉跟他分手没有多久,总感觉我自己还很年轻。但现在我在往回看的时候,却发现当初那个自己,离我无比遥远。
  至少现在的我,绝对不可能蹦跶着跳他身后搂着他肩膀,在他脸上亲一口,一副甜腻的语气,喊他一句“陆先森”。喊完之后,看到他勾起嘴角微笑的侧脸,无比满足。
  想到这儿,我深沉呼吸了一下。
  “你是盛华集团董事长的孙子,是吗?”
  陆炳辉目光看着烤火炉,瞳仁里反射的烤火炉的光芒就像眼里闪耀着一束火,黑色的眉毛跟头发,都变成了栗色。
  他听了这话,目光并没有移动,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难怪。”
  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难怪,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那么特别。”
  “当初就觉得你很特别,举手投足的自信跟淡定,不冷不热的相处方式却让人无比舒适,难怪……”
  我点点头。
  “有教养的富几代,拥有这些品质也就不奇怪了。”
  “像我这种野丫头,喜欢上你也不奇怪。”我放下杯子。
  这一刻我无比的从容淡定。
  承认了我跟他之间的距离,无法跨越的鸿沟。以及承认当初我直觉我跟他之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墙”,我的直觉是对的。
  我站着,他坐着。
  这是我租的房子,我住了四年。
  却在这一刻,我感觉呆在这个地方很尴尬。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没有当年那种心动存在了,只是淡定的肯定他身上依旧存在的优秀品质。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见他不说话,便开口询问。
  过了好久……约莫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他还坐在那儿,像一尊雕塑。
  如果不是烤火炉照耀下,他呼出的气息尤为明显,我真怀疑他成了一个远古化石。
  “陆炳辉,不要以为以前那套故作深沉对我好使,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也累了困了明天还要上班挤地铁,所以我要洗澡睡觉了,你,我也不招待了,你待够了不冷了就快走吧。我这小庙容不了大佛。”
  “十二点了?”
  陆炳辉忽然抬头,看向墙壁。
  在电视墙上挂着一个圆形的简约风格装饰盘,徐丽娜来我这儿,也时常将那东西认作时钟,陆炳辉发现不是之后,又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站起身来。
  我往后退了半步。
  抿了抿嘴。
  “你要走了?”
  “何初言。”陆炳辉走向我:“我们在一起最后一年的那个圣诞节,我让你等了三个小时,今天我也等了你三个小时,我们扯平了。”
  我一愣。
  等我回过神来之后,陆炳辉已经离开了此处。
  烤火炉的暖光依旧照射着,我转身,朝洗手间去。打算给自己洗一个舒服的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事实证明,我的确睡得挺好的。
  以至于忘记调好第二天的闹钟,华丽丽的迟到了。
  风风火火赶往公司,拿了文件就要去盛华。
  徐丽娜叫了我好几次,欲言又止的,一脸的幸福喜悦。
  我料想是周天纵的事情吧,但想到昨天晚上周天纵对我说的话,好像周天纵并没有打算跟徐丽娜处对象。
  “丽娜,有什么以后再说好不?老大要是来看到这个时间我还在公司晃悠,该扣我工资了。”我说着便逃也似的上了电梯,对那按钮杵了好几下。
  并且脸上还带着标准的微笑,内心充满了纠结。
  到了盛华,邹蓉蓉接待了我,领着我去了广告部谈接下来的事情。
  之前同事做了一些效果图和具体的会场布置图。
  如今本是要去看现场的,但盛华大公司,办事情就得特别“稳重”,将我带来的三维成品在会议上面研究了两个小时直到中午,才稍微做了修改,正式敲定。
  “何小姐,”
  “嗯,王先生。”我点头微笑,跟对方走出会议室。
  那人淡笑,说:“你叫我小王吧。”
  “嗯,好,小王。”我也没矫情,如果不出意外,下午将是我跟他一起去现场查看。
  “今天下午就麻烦你跟我去一趟了,主要是会场那一块儿才是重中之重,如果效果图跟实际情况有所出入的话,你需要在现场跟你们公司那边沟通做及时修改的。”
  “嗯,我了解的。”我心里答应着对方,走着这些客套的过场。
  心里面已经在想着要去哪里吃饭。
  早上迟到,买的牛奶面包都没有吃完,如今早已是饥肠辘辘。
  “那我就先去忙了。”小王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随即又说:“下午两点的时候联系。”
  “嗯,好。”我点点头。
  内心相当纠结。
  现在十二点整,我回公司也来不及,只有在这附近将就吃一点。
  正苦恼,小王去而复返。又问了我一句:“何小姐,我才想起来,已经中午了,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吃员工餐吧,就在十二楼,挺近的。”
  “谢谢,不用了吧,我在外面吃就好,餐费我们老大会报销的,不过……你可以推荐一下附近哪里有比较好吃的菜?”
  吃别人家的员工餐,我拉不下这个脸。
  小王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我赶紧说:“小王你先去忙吧,吃饭的事儿别操心我了,我这么大一人难不成还找不到吃饭的地儿?”
  小王悻悻的笑着,走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