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14.应该正面杠

14.应该正面杠


  “我在WD,”我一顿,说完惊觉后悔。
  那语气听起来,就像从前一样迫不及待,迫不及待想要告诉对方,我在做什么。
  “我来找你。”我听见陆炳辉说。
  “陆总,如果是工作的事情,可以明天再说吗?”我把话题转到工作上,将刚才的松懈给掩饰过去。
  “不是工作的事。”
  陆炳辉居然是这样说的。害得我一时半会儿真的不知道怎么接着跟他讲话。
  我设想得很清楚,我跟他如今只有工作上面有一点联系,工作上面的事情,就采取公事公办的态度就好了,如今这么晚了,自然不方便谈公事,然后我们就可以结束通话,相安无事。
  半响,我说:“我现在正跟同事一起的呢,陆总来的话不方便的。”
  之后,电话那头就是沉默。
  我只好说了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回到自己座位上,我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只静静在旁边看着他们聊天。
  周天纵跟徐丽娜相谈甚欢,徐丽娜眼中闪耀出来的对周天纵浓厚的兴趣,已经快要闪出火星子了,如果不是我在场,估摸着就扑过去了。
  徐丽娜虽然跟我年纪相仿,也承受在催婚的压力之下,但也不像我这样日子平淡,平日里私生活很是丰富,只是跟谁都处不长久。
  这次跟这个周天纵,不会又这样吧……我在一旁默默思索着。
  回去的路上,周天纵开车送了我跟徐丽娜,他先是绕了大半圈将徐丽娜给送走,而后才开车往我所在的小区去。
  “大姐你今天有心事吗?”
  周天纵的声音,沉寂下来。
  徐丽娜在车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很高亢的样子,一路欢声笑语,徐丽娜一走,车内就变得很安静。
  这个时候,我才能够清晰的听到周天纵讲话。
  “之前跟徐丽娜聊天的时候,你就不怎么说话,平时也是这样吗,总是喜欢走神。”周天纵接着开口。
  “你不觉得,走神是一件很放松的事吗,什么都不想,不用思考,不用烦恼。”
  我承认我走神了,在接到陆炳辉的电话之后,心里面就想着,那个人先前“埋伏”在我家门口好几次,这一次会不会又“埋伏”在家门口。
  一直设想着要跟对方说些什么。
  比如告诉他,我以前受了多少委屈,比如告诉他,他以前对我多冷漠多残忍,比如让他知道,就算回来找我纠缠我,我也绝对不会再回到从前那样子,绝对不会给他半分好脸色,我要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一直在烦恼这些,所以头脑放空的时候,觉得很轻松。
  “可是我觉得跟人聊天的时候,才会放松诶,聊一些大家都喜欢的话题,感受到被人接纳和肯定的快乐,这样的话才不至于显得孤单吧。”
  “那你跟徐丽娜一块就挺好的。”我说,反正徐丽娜也表现出对周天纵很感兴趣的样子,不如我就当一把红娘,撮合一下,便接着道:“你们俩都是能说会道那种,在一起肯定有聊不完的话题,每天都会很开心很放松。”
  我明明是出于好心,说了这些话,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说完这些之后,车内就沉默下来。
  感觉周天纵也没有先前那么开心了。
  他没有继续说话,我就有点担心。
  会不会是我刚才说错话了,也许我不该说出来的,让他们自己发展不是更好吗,干嘛要自己去搅和一道呢?
  内心开始深深的后悔。
  “那个……”我开口,打算道歉。
  “大姐,你让我的心痛痛哒。”周天纵带了几分萌音,停好了车,看向我,拉了手刹,这才软软的说:
  “可不可以不要凭你的臆断就随意拉郎配?我记得我跟大姐来往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还是说……你因为我跟徐丽娜聊得来,所以吃醋了?所以才故意暗示我跟徐丽娜在一起。”
  我当下就想一口反驳回去。
  但想到刚才周天纵因为我的那一番话,他的心就痛痛哒,如今就收敛了几分。
  “我跟大姐先认识的,今天见面,却跟你另外的朋友聊得来,好像的确有点孤立了你。你吃醋也是难免的。可是我想说的是,我跟徐丽娜聊天的确挺快乐的,但是是因为大姐在旁边,所以才感觉很放松。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见到你的第一面就觉得你很亲切。”
  周天纵说起来有点无奈。
  无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无奈见到一个人只有几次,就产生了这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也挺无奈的,下了车,就对他说:“周天纵我觉得你人挺好的,也挺值得信任的,但是结婚为前提那个什么,还是当我没说过吧……”
  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年纪比我小,兴许是从小的一些影响,让我无法接受姐弟恋,而且也不认为我跟周天纵会产生那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就接着说:“很高兴认识你,粽子,以后也许我们可以当朋友的。”
  说完,不想理会周天纵是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心情,转身逃也似的就朝小区里面走。
  一边走,还一边轻微的喘气。
  我很明白,也很清醒。
  周天纵的确是很吸引人的类型,当初在酒店大厅见到他的时候,跟他的几句交谈就给我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但那个时候,却并没有打算跟对方真的来往。
  如果不是后来陆炳辉让助理送我,如果不是陆炳辉来找我,如果不是陆炳辉对我的步步紧逼,我压根儿就跟他扯不上关系。
  我明白我找上周天纵纯粹是为了逃离陆炳辉,我不能因为这样,就利用周天纵。
  对于陆炳辉,我应该正面杠才是,直接告诉他,让他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跟他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早已经不爱他了。
  我要让陆炳辉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这么晚才回来?是他送你回来的吗?”
  陆炳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一愣,掏钥匙的手顿住了,抬起头看向对方。
  “你挂了电话我就来这等你,等了你两个小时,外面好冷,请我进去坐坐吧。”
  我一口气堵在心口儿,心里面憋了一大堆想要“对付”他的话,当下却说不出来了。
  “真的好冷。”
  他说。
  我愤然。
  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