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许你一诺终生 > 2.陆炳辉这个人

2.陆炳辉这个人


  “开始吧。”
  陆炳辉说着站起身来,双手抓着自己的西装领子,拢了拢,便朝我走过来,我瞬间觉得自己像一个看到生人小心脏噗通直跳的小猫咪一样。
  恨不得找个黑暗的小角落躲起来。
  我嘴角带笑,但眼神却充满防备,我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搞什么,是什么时候从一个画数据图的工程师,变成的“陆总”。
  “开始什么?”我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
  “谈论你们公司的广告案。”陆炳辉停下脚步,对我伸出手五指并拢,指着我身旁的沙发:“请坐。”
  我心里面像是被谁用针扎了一样,非常难受,甚至怀疑曾经的那五年时光,后来的那四年的单身时光,陷进去的人只有我而已。
  这个人看我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可是,分明我才有资格毫不在意的,因为我才是那个付出了很多的人,所以我才有资格将过去那段时光抹去的。
  为什么这人还这么理直气壮?
  “何小姐?”陆炳辉面带疑惑看着我。
  我回过神来,打开公文包,将文件拿出来,放到陆炳辉面前的茶几上面。
  尽量不让自己受那些情绪干扰,我翻开第一页,说:“陆总,我们公司打算请明星代言,然后投放在有购买能力的人群周围,比如公司高层管理,还有某些店面老板。”
  陆炳辉目光没有看向我,但也没有认真的看那些文件,只是垂着眼。
  “以后我们公司的广告案,都是你全部负责吗?”
  “嗯?”我愣了一下,心里猜测着,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
  负责跟盛华集团谈合作,原本是我们经理的事情,只是临时拉了我来,而且,如果我早知道盛华集团现在的总裁是陆炳辉,打死我也是不会来的。
  陆炳辉身子后仰,闲适的靠着沙发背,接着开口:“何小姐,我希望今后我们公司的广告合作,都由你来负责。”
  “陆总,那么今天这个广告案,您觉得如何,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我将拿回公司去做修改。”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更何况在我内心深处,是并不希望跟陆炳辉扯上关系的。
  “这个广告案问题很多,明显代言是一个问题,而且广告投放具体是在哪里,这个由我们公司决定,你们只管做好广告策划。”
  这才是陆炳辉,冷静理性,毫无感情可言。
  “好的,我会重新做一次。”我将文件合上收回来,放到自己的公文包里面。
  来之前我想过,如果对方对我们公司的策划有意见,我一定会跟对方理论一番,努力争取一下,但对方是陆炳辉,我便没有那种冲劲儿。
  对待他的冲劲儿,早已经在四年前就用完了。
  “那么……”我站起身来,小碎步离开沙发站在门口附近,冷静开口:“陆总,策划案的事情,另外约个时间谈吧,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何小姐。”陆炳辉依旧很淡定,却是快步走到我身边。
  他伸手挡着门,没有表现得很刻意,倒像是无意而为之。
  我目光看向他,但是不敢看他的眼睛,便停留在眉毛的地方,假装是在看他,作为礼貌。
  “这是我们盛华第一次外包出去,为了能够更好的合作,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陆炳辉收回手,双手插进裤袋。
  他比我高,这也是从刚才见面到现在,第一次,对方离我这么近。
  约莫有半米的距离,退后一步是陌生人,上前一步便是亲密的人。
  “这样吧何小姐,今天晚上七点,盛华饭店。”
  “抱歉,陆总,那不是工作时间。”我找到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
  “叫上你们老总,还有部门同事。”陆炳辉仿佛是松了一口气,我不太确定,但他此时说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确定起来,他接着开口:“要跟我们盛华合作,总要一起吃顿饭。”
  “那么我就先走了,陆总。”我无法做出任何决定,今天我本来也是代替人过来,自然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说完之后,我便离开了陆炳辉的公司。
  回到公司过不久,我们老总从办公室走出来,一脸高兴的站在中间讲话,大意就是通知了晚上吃饭的事情。
  “诶,初言,你今天去那边有没有见到盛华的陆总啊?”
  说话的是我的邻桌,徐丽娜,烫着一个橘色卷发,头上带着多彩图案的头巾,衣着也是颜色鲜亮,跟我简直是对比鲜明。
  “嗯。”我轻轻点头,对于这个八卦的丫头,很无奈。
  “天呐……”徐丽娜捂着嘴,压低了声音,离我又近了几分,那好奇的眼睛瞪得特别大:“是不是特别帅!听说盛华新上任的总裁很年轻,是不是是不是?”
  “新上任?”我有些疑惑。
  当年遇到陆炳辉的时候对方只是盛华的一个画图纸的工程师,也是先前谈合作案,才发现他变成了总裁,心里也很惊讶。
  看徐丽娜的样子,好像对陆炳辉很了解,我便多问了几句。
  徐丽娜看到我一脸白目的样子,对我狠狠翻了一个白眼。
  “哎唷,你这都不知道,还想不想嫁人了啦?要嫁给社会精英就多关注一下这些财经新闻嘛!真是的……”徐丽娜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有些恨铁不成钢。
  徐丽娜大学毕业五年,但在家里面的逼迫之下已经相亲了好几个奇葩,跟我可谓同病相怜,于是也心心相惜,臭味相投。
  “喏。”徐丽娜在手里面查到资料之后,便递给我,说:“陆炳辉,31岁,是盛华集团董事长的孙子,之前在公司就职,父亲去世之后,就当了盛华建筑的总裁,所以,人家是富三代啦!”
  介绍完,徐丽娜一副向往的神情:“现在这样长得又帅,又年轻,又有钱的实在太少了。”
  “明星啊,又帅又有钱又年轻。”我随口反驳。
  更何况,资料上面并没有陆炳辉的照片,我摇摇头,发现我并没有什么资格取笑徐丽娜。
  当年我可比徐丽娜夸张多了,别说陆炳辉有钱没钱,当年就是因为对方那一张脸,那一个笑容,我可是彻底沦陷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