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钟 > 第三十五章:扎根西方

第三十五章:扎根西方


  大不列颠南海岸之上,几个人影正弓着腰向前缓慢的走着。
  “奶奶的,这也太远了,咱们飞了几天了,怎么才到啊。”
  张飞一边拄着丈八蛇矛喘着大气,一边看着胡通说道。
  一旁的黄忠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显得更加的疲惫,他一手拽着耷拉在地上木弓,一步轻一步重的向前走着。
  胡通挥了挥手示意几人停下,自己也一屁股坐到了松软的沙滩上。
  “你们当时的航海技术并不发达,当然不知道东方距离这里有多远了。”
  关羽此时的神情有些兴奋,他盘腿坐在地上,将青龙偃月刀平放在膝前,好奇的扫视着周围海洋与沙滩。
  “这里就是西方吗?当真是奇妙无穷,若不是我等重生,还真没有机会观赏此等美景。”
  海鸥张着洁白的双翼飞翔在众人的上空,碧蓝的沙滩与金黄色沙滩交融。神的画卷仿佛在这展开,四周寂静无声,唯有天使呼出的气息流转在几人的身体周围。
  “这里真美啊,很难想象这个国家竟然已经沦陷了。”
  赵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将亮银枪立在身前说道:
  “歇也歇够了吧,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我们身在异国他乡,不能放松警惕。”
  “好好好,就你疑心最重,我看也没什么危险吗。”
  张飞抱怨了一句,身体却很诚实,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几人纷纷站起身,朝着城市走去。
  ·····
  “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胡通看着一脸疑惑的赵云,答道。
  “你看这座城市,即使咱们还没有走近,已经可以感觉到他所蕴含的死气。”
  关羽闻言也朝着那座城市看了看,这一看当即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四弟,你所言不假。这座城市的上空漂浮着大量的尸气,恐怕。”
  “关二爷,您是怎么看出的。尸气,难不成这城中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
  黄忠在一旁解释道:
  “小子,你有所不知,关羽的青龙偃月刀遇死气便会发出请战的意愿,想必这是刀身有了反映了吧。”
  “没错。”
  关羽看着青龙偃月刀身上的龙眼泛出的青光,担忧的道。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胡通看着眼前越来越清晰的城市,将腰间的弑杀紧紧的握在了手心。
  ······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关羽站在城门前,只向里望了一眼,就已经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众人都选择了沉默,在持久的寂静之后,胡通第一个迈开了脚步,向里走去。
  城内的街道很干净,只不过地面已经被干裂的血痂铺满。街道旁的民居依然亮丽如新,但它们也是血红色的。尸体被胡乱的堆砌在道的两边,无论男女老少,都被揉成了一个个圆团。
  胡通只觉的胸口越来越闷,终于,他第一个坚持不住。他发疯了一般的跑到了一处路灯下,胃里的酸水向潮水一般的向外涌。
  “讴,讴!”
  胡通感觉头顶有些湿润,抬手摸了摸,竟然是一些已经快要风干的血。
  “额啊,真恶心。”
  他吧粘稠的血擦在了行军甲上,径直走到赵云的跟前。胡通不敢回头再去看那电线杆上挂着的尸体,他的胃已经快要不堪重负了。
  “赵将军,我们就在这里建立新的根据地吧。”
  “什么?”
  赵云诧异的看着他。
  “你没搞错吧,这里?”
  张飞紧紧的憋着嘴,显然不想像胡通一样出丑,但他的眼神也同样诧异非常。
  “没错,这里是已经被屠戮过的城市。应该不会有神级的敌人出没,这样方便我们发展和壮大自己的势力。”
  黄忠听到这反驳道:
  “可周围连一个英灵的影子都没有,我们难道要去别的城市去找些平民来当炮灰?”
  “是啊。”
  胡通吐了一口嘴中的浊物,思索了起来。
  “本以为能在这重整仁治堂,可没成想,这里竟被西方的恶神化为一处活坟。”
  张飞见胡通眉头紧锁的样子,干脆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说道。:
  “不如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使平民也能拥有英灵级别的战斗能力呢?训练,恐怕不行。’
  在片刻的思考后,胡通突然兴奋的跳了起来,对着黄忠等人说道:
  “有了,我体内有一种修炼神力的功法,只对拥有神力的平民有效,我们可以把神力注入他们的体内,让他们变成拥有神力的凡人!”
  赵云的眼前一亮,显然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极强。
  “英灵虽然数量庞大,但复活的终究有限。可如果能使凡人拥有和英灵同级的实力,如果假以时日,我们找到了足够多的自愿加入的凡人。”
  “仁治堂将毫无畏惧!”
  胡通接着黄忠的话说道。
  “我们先将这片城区打扫一下吧,毕竟以后就是我们的大本营了,总不能还是这个恶心的样子。”
  “这要干到什么时候啊,我的亲奶奶啊。”
  张飞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叫起了苦。
  而此刻在遥远的东方战场上,一场残酷的屠杀正在进行着。
  “把那些东方人将领的头都带回去挂在殿门外,哈哈,今日真是大获全胜啊!”
  一名西方的神王正站在众军面前,指挥者一群英灵屠杀着跪倒在他们面前的千余名俘虏。
  “秦王稍后就会赶到,我们还是赶紧撤离回西方吧。”
  另一名神王在他的身后忧心忡忡的说道。
  说话那人正是之前将胡通打死过一回的银翅天神:伊卡洛斯,而他旁边的则是奥丁之子诗神布拉吉。
  “你着什么急,我还没玩够呢。那个什么秦王只有区区二十万兵马,最多也就和咱们势均力敌。”
  银翅天神不屑的说道,紧接着就上前夺过了最近一名士兵的武器,狞笑着走向了那群俘虏。
  而此时另一边的一名身穿硬铠的长发女战士却微微皱眉,她转身抬起头看向身后道:
  “事情没那么简单,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那个东方人怎么还没有动静。”
  布拉吉测过脸看向他,满不在乎的说道:
  “应该还在和那些东方人斗吧,哈哈,大敌当前,竟然窝里斗。东方人还真是不够团结啊,哪像我们。”
  布拉吉说着舔了舔嘴唇,贪婪的注视着女人英铠下曼妙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