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钟 > 第三十四章:深入腹地

第三十四章:深入腹地


  “马将军,马将军,马!”
  胡通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用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醒了?”
  赵云端着一杯水在我身旁坐了下来,他的瞳孔遍布血丝。在他身后的张飞等人亦是如此,不用说,胡通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找到马将军的尸体没?”
  胡通接过水,试探性的问道。
  赵云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郁了起来,久久沉默不语。
  “什么也找不到,应该都被炸成灰了吧。”
  “切!兄弟惨死,咱们却还窝在九宫山苟且。”
  张飞瞪着猩红的双眼愤怒的道。
  胡通将水杯放到一旁,慢慢的下了床。
  “不可鲁莽,如果咱们贸然前去,面对秦王的军队,只有死路一条。”
  “不止秦王的军队。”
  黄忠站在帐篷的门前忧心忡忡的说道。
  “什么意思?”
  “所有万级,千级军队已经尽数被项羽,卫青收编。”
  胡通一惊。
  “三足鼎立!”
  “他们已然结成新的联盟,这次才是秦王蓄谋已久的吧。联合项,卫两军之力,一扫东方。”
  赵云将地上的战甲捡起来扔到了胡通的身上,说道:
  “正好你也醒了,穿上行军装赶路吧。”
  “去哪?”
  “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过不了多久秦王联盟就会发现我们还活着。”
  “对了,我们的士兵呢?”
  张飞在一旁听到顿时气得跳了起来,张着大嘴就骂了起来:
  “还不是被那两个乌龟王八蛋收编了,如果在被我碰到那两个鸟东西,我不生吞了他们!”
  “好了,别说了,我们赶路吧。”
  赵云的心情极其不好,众人就在这略显沉重的氛围下走出了九宫山。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黄老将军停下了脚步,看着身后偌大的九宫山感叹道。
  关羽也惆怅的看了一眼九宫山,说道:
  “恐怕东方以后都很难有我们的容身之所了,我们该何去何从啊。”
  胡通也停在了原地思索了起来。
  ‘东方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那不如,,,’
  “我们去西方!”
  胡通一拍脑门,突然说道。
  张飞被吓了一跳,他走到胡通的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发烧啊,小子,你被炸傻啦。”
  一旁的黄忠也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我们连秦王都对付不了,更比提西方那么多的神王了。”
  “不,恰恰相反。”
  胡通正色道:
  “现在东西方打的不可开交,可黄老将军,东西之战的主战场在哪?”
  “东方的沿海岸啊。”
  黄忠依旧不解的看着胡通。
  “主战场在东方,那么双方主要的兵力和神王应该也在这里吧。”
  “我明白了。”
  关羽突然说道:
  “攻敌所不备!在敌军最为薄弱的后方扎根。”
  “没错。”
  胡通赞赏的看着关羽。
  “秦王绝对不可能想到我们去了敌军的后方,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在西方的腹地扩张我们的实力。待到我们实力足以与秦王媲美,到时。”
  “我们便可给予西方列强和秦王雷霆一击!”
  赵云激动的补充着,显然他已经认可了这个方案。
  “那我们即可启程!”
  “好。”
  众人言语后便朝着浙江的海岸线赶去。
  “马将军,你的意志将会由我和仁治堂来继承!”
  胡通身体前倾,双手贴在大腿之上,飞速的朝着前方赶去。
  ·········
  “仁治堂的那几个人没死?”
  在长沙的另一处堡垒内,秦王正在质问着面前的一名下属。
  “额,”
  那士兵明显有些害怕,颤颤巍巍的继续说道:
  “在九宫山,发现了胡通等人的活动痕迹,想必他们已经离开几日了。”
  “废物!”
  秦王大怒,手中的神力猛然暴胀。
  “那几个小角色没什么好在意的,让他们走吧,反正早晚都能碰到。”
  一旁翘着二郎腿的卫青在一旁突然不咸不淡的说道。
  秦王偏过头来看着他,眼神充满了杀气。
  “怎么,难不成你怕了那几个人?”
  卫青毫不相让,依旧如此说道。
  针尖对麦芒,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眼看就要失控。
  “两位竟然为了一个区区仁治堂而争吵?”
  项王扛着巨剑自门外走进来说道。
  “切!”
  卫青将头扭到一旁,不再理会秦王。
  秦王也没有在搭理卫青,他看着项羽身后的拖着的几具尸体微微皱眉。
  “项王,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不听话的将军罢了。”
  项王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托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派人打探到了,西方的下一个目标是天都。”
  “北京?胃口还真是大啊。”
  秦王的一只手轻轻地扣着另一只手,神情悠然。
  “那群洋人并不知道咱们联盟之事,到时候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喜。”
  “那怎么做,硬冲?”
  卫青插嘴道。
  秦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我派三万将士迎敌,其他的主力都藏在山西。到时直接断了他们的后路,一举歼灭。”
  项王闻言却有些诧异。
  “山西?这么一来我们赶来的时间就会大大增加,我们可能会来不及救援那三万兵马啊。”
  “不用救援,直接行军至天津,将他们困在东方,慢慢折磨。”
  卫青大怒,站起身瞪着秦王道:
  “你这是至我军将士的性命于不顾!”
  “西方的主力这次应该都会前来,不让他们尝到甜头他们又怎么会放松警惕?”
  “你,不可理喻!”
  卫青的脸都气绿了,但他也深知此计的利害关系。若此计成功,那么日后西方的实力将不足为惧。
  “诱饵吗。”
  项王将尸体扔到了一旁,思考了起来。
  “我们一人出一万的兵马,领军的就由我的下属担任吧。”
  秦王又说道,想必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好吧。”
  项王点了点头说道,随即他又看了看卫青。
  “卫将军,你的意思是?”
  卫青看着两人,片刻之后终于咬了咬牙点头示意。
  “好!三日后,全歼西方主力。那群杂碎也该滚出东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