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钟 > 第三十一章:鸿门宴

第三十一章:鸿门宴


  “贱民,一群贱民!”
  在东方的战时堡垒内,秦王正在冲着面前跪倒在地的一群随从发泄着怒火。
  “仁治堂?他们以为他们是谁,东方所有君王级别的神王都被我秘密处置了,他们能掀起什么风浪。”
  说完秦王意识到了自己的多嘴,冷冷的扫了这些随从们一眼。
  “大人放心,我等断不会将今天所听到之事向旁人提及半句。”
  一名跪倒在地的随从浑身颤抖的说道。
  “是吗?可本王最讨厌被人知晓我的秘密了。”
  “大人,大。”
  几人瞬间瘫倒在地,刚才说话的那人甚至连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股类似于锁链般的气流拧断了气管。
  “李斯,现在该怎么办?”
  秦王看都没看这些尸体一眼,仍然有些恼怒的说道,说着他将目光落在了身侧的屏风后。
  自屏风后走出了一人,正是谋士李斯。
  而此时的李斯却眉头紧锁,手中的折扇不同的拍打着额头。
  “大人,依臣之谏。此时不可操之过急,首先我们不能贸然出兵去扫除仁治堂。”
  “为何不可!”
  秦王怒道,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极为烦躁。
  “不可,现在仁治堂打着周济天下的名号,必然有很多散兵游勇会加入或者效仿。如果此时我们出兵讨伐,必然会被这些绿林好汉们反对,同时我们的军心也会不稳。”
  说着李斯掰开手指数了数,随即又开口道:
  “现在我们从偏侧之地带出来的七百战将,已经损失超过七成,之前的英灵军队也损失惨重。仅仅依靠我们从圣钟韬光养晦积攒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可能独自应战西方诸国的进攻。”
  “那你的意思是?”
  “联合!搞一个联合大会,号召天下那些没有加入到我们阵营的游侠和那些普通英灵。现在还在我们手下的将士大都都是我们自己的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把他们整合到一起。”
  “整合到一起?”
  秦王一只手托着下巴,开始思考李斯刚刚所说的话。
  “没错!”
  李斯将手中的纸扇张开,自信的一笑,随即继续说道:
  “我们不但要召集其他的势力,连仁治堂也要在我们的邀请之列。”
  “为什么?”秦王问道。
  “因为这次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
  “将天下纳入大秦的囊中!”
  秦王的脸色连变,在片刻的思索便明白了李斯这番话的含义。
  “阵前坑杀,各个击破!”他突然说道。
  “秦王果然英明!”
  李斯也激动的笑了出来。
  “哈哈,待到西方的进攻被打退后,就是大王一统东方之时。”
  “岂止东方,汝等齐心,便可实现真正的大一统!”
  李斯激动的跪倒在地,双手平摊在地,兴奋的有些语无伦次:
  “王,臣愿着手操办此事!”
  “好!”秦王欣赏的看着他道:“把所有的底牌都亮出来吧,该让这些西方的蠢猪们滚出东方了。”
  “是!”
  李斯迅速退下,显然已经急不可耐的去付诸行动。
  ····
  “现在我们招募了多少将士?”
  在湖南省东南部的九宫山的山脚下,赵云正在向着身旁的一个士兵模样的随从发问。
  士兵累的气喘吁吁,满脸都是汗渍,他随意的抹了一把说道:
  “赵将军,今天上午一共招募了大概1000名左右的士兵,暂时还没有更高级别的英灵前来。”
  “好了,看你们累了半天了,先去歇息吧。”
  “是。”
  士兵答道,随即转身走进了山下的几个帐篷之一。
  正当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赵将军,秦王在广招天下各部势力。”
  “胡通,你说什么?”
  赵云疑惑的看着飞驰而来的胡通,问道。
  胡通停下了脚步,弯下腰用双手拄着膝盖说道:
  “秦王,秦王邀请了我们仁治堂和周边的其他势力结成联盟一齐抵抗外敌。”
  “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他们的信使来到了九宫山的边界,把请柬交给了巡逻的士兵。”
  说着他掏出了一个烫金的请柬,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粗黑的大字:诚邀,署名秦王嬴政。
  赵云眉头紧皱,他抬起头看了看胡通说道:
  “你怎么看?”
  胡通没有答话,他直起身用手指了指信封示意他打开看看。
  赵云慢慢的撕开了封条,拽出了里面的信纸,上面写道:
  ‘同仁堂的英雄们,大敌当前,我们势力单薄,唯有联合一条出路。现在我诚邀你们加入我所成立的东方联盟,对于以往的一切我都既往不咎,还望你们能够在明早来秦王总部一聚。
  地点:长沙内的战时堡垒前。’时间:明早辰时
  望各位能够摒弃成见,精诚团结。
  “我觉得一定有诈。”
  胡通看着赵云说道。
  赵云仔细的阅读着信纸上的每一个字,片刻后他扔掉了请柬,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说道:
  “现在正是仁治堂刚刚起步的时候,贸然前去肯定有危险,我们不能赌。”
  “我不同意!”
  自帐篷中突然走出一位身披银甲的老者,他一手持着劲弓说道。
  胡通赶忙上前搀扶着他,说道:“黄老将军,此话怎讲?”
  黄忠摆了摆手,把胡通的手拨了开,回答道:
  “我还没老到站不动,咳咳。”黄忠说着轻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我们必须去!”
  “为什么?”胡通不解的问道。
  “唉,这就是秦王所希望的。如果我们不去,在他讨伐西方时就可以借着不义的名号来讨伐我们。到时候东方联盟的实力必然恐怖非常,我们发展的再迅速也不可能与之为敌。”
  “那,咱们,去?”
  胡通转过头来询问赵云的额意见。
  “把兄弟们都叫回来,暂时停止扩张势力。”
  “哎,好吧。”
  胡通垂头丧气的向着九宫山的外围走去,显然他及其不愿意参加明天的召集会。
  黄忠看着胡通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年轻人还是太过浮躁,对了我们明天该如何应对。”
  赵云抬起头看了看巍峨的九宫山,面色凝重的说道:
  “让关二哥打头阵,叫上全部的兄弟,要是秦王想来个鸿门宴。”
  “怎么办?”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