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钟 > 第二十五章:兄弟决裂

第二十五章:兄弟决裂


  “轰!”在雅典主城的遗迹博物馆里的一座断臂雕塑旁,突兀的出现了两道黄光。
  “我们还是回到了这里。”胡通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道。
  圣乔治闻言点了点头,看向四周说道:“嗯,海德拉应该已经离开了此地,为何我该觉这里的变化如此之大,好像经历过什么一样。”
  “嗯。”
  胡通也发现了异样,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博物馆内空无一人,除了雕塑和一些巨大的文物没有被搬走之外,其余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门前紧贴着的封条,在门上玻璃外还可以看到一些防御工事。
  “这里好像爆发了什么战争。”
  “出去看看。”圣乔治说着将阿卡斯隆握在手中朝着门外走去。
  “好。”胡通察觉到了他身上的一丝异样。
  ‘怎么回事。’
  胡通没有声张,想起酒神曾提醒过他要提防圣乔治,他慢慢的抽出了腰间的弑杀,心情沉重。
  “什么人,举起手来!”
  在圣乔治打开大门的一瞬间,门外几名手持突击抢的希腊士兵便举枪瞄准他喊道。
  圣乔治冷冷的扫视着周围,对着那几人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举起手来,把手里的武器扔到地上!”士兵依然朝他吼道。
  圣乔治的额头上青筋骤然暴起,手中的长枪在手中向着几名士兵就是一个横扫。
  “等等!”
  胡通快步上前,但是为时已晚。道道罡风从枪尖宣泄而出,几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以被搅成碎块。
  “你在干什么!”胡通气愤的看着圣乔治说道:“这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他们又没招惹咱们,你下什么杀手啊。”
  圣乔治将长枪立在身旁,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屑的道;“我贵为屠龙者,岂是几个蝼蚁能挑衅的?”
  “你,不可理喻!”
  胡通见他丝毫不把刚刚的暴行当一回事,没好气的抛下他向前走去。
  ‘怎么感觉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胡通边走边小声嘀咕着。
  圣乔治骄傲的扬起头颅俯视着周围的一切,眼神却是有些迷茫。
  “我刚才在干什么。”短暂的失神后他又恢复了不可一世的态度,在他的眼眸中,奇异的色彩交替闪过。
  “警告!警告!疑似发现神王级别的危险物种出现在雅典城内,请居民们快速向着其他的安全区撤离!重复,请尽快撤离!”
  街对面钟楼的广播声突然传来,显然军队已经发现了他们。
  “物种?我倒要看看谁才是畜生!”
  圣乔治举起长枪就朝着钟楼飞去,一场屠杀再次开始。
  “你,哎。”
  多说无益,胡通索性闭嘴。同样飞身而上,妄图阻止他继续杀戮。
  “发起进攻,两个神王向着钟楼飞过来了!”
  钟楼内的士兵接到命令率先发起了攻击,数不尽7.62mm*39mm口径的子弹肆虐在天空之上。
  “打击是否有效,重复,打击是否有效。”
  对讲机里的指挥官在询问战况,而对讲机另一头的士兵却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得说不出了话来。
  “子弹,子弹,停住了。”
  圣乔治此刻悬浮在钟楼的对面,他一只手张开对着钟楼。而在他对面,由大口径子弹组成的天幕已经稳稳的浮在了半空中,就如X战警里老万打政府基地一样的神异。
  胡通站在他的身后,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呼,还好你没下杀手,你先听我说,你先。。。”
  同样的结果,圣乔治不屑的撇了他一眼,随即手掌轻轻的一翻。
  “噗!噗!噗!”
  子弹瞬间倒转,并以初始速度的七倍以上向着钟楼飞去。子弹轻而易举的穿过了混凝土墙壁,并将钟楼内的数名士兵打成了筛子。
  “你在干什么!”
  胡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一个闪身来到圣乔治的面前用手中的尖刀指着他说道:
  “你这是在铸成大错你知不知道,啊!”
  “大错,什么大错?”圣乔治依然不屑的看着他。
  胡通此时气的脑袋都要冒出青烟来了,连握住弑杀的手都有些颤抖。
  “什么大错?乱杀无辜算不算大错,你从地狱回来怎么变了一个人,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圣乔治突然笑了起来:“哈哈,问我怎么了,变得是你才对!杀了几个你的同类你就生气了,地球上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类因为战争死去,你怎么不去劝他们。”
  胡通看着眼前这个昔日的兄弟,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因为你曾经是我的兄弟,曾经是。”
  “呵呵,你走吧,别再让我看到你那悲天悯人的恶心模样。”圣乔治用手指着远处阴冷的对他说道。
  胡通并没有回话,他默默的将弑杀重新别在腰间。脚下阵阵金光浮现,片刻后就以消失在圣乔治的面前。
  “哼!”
  圣乔治冷哼了一声,昂着头继续朝前走去,只是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寂。
  ,,,,
  胡通的目的地是东方,既然说好了要帮助东方赢得东西战争,自然不能食言。
  “难道东西各国已经开战了?”胡通在天空中俯瞰着脚下遍布疮痍的大地,自言自语道。
  “前面的,你是敌是友?”一道声音突兀的在胡通的身后响起。
  胡通猛然抽出腰间的弑杀转过身来。
  “你是谁?”
  来人身高两米,一身泛着金光的羊毛,手持着一杆牧笛。那人冲着胡通微微一笑,说道:
  “吾名为忒拉蒙,乃是西方蓝营的雅典营使之一,你是?”
  ‘西方蓝营?那是什么鬼,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啊。’胡通如此想着,对着忒拉蒙说道:
  “我是来自东方的胡通,近些日来一直隐居于此,并不知道现在世界的局势如何,各下可否耐心为我讲解一番。”
  忒拉蒙的眉毛一皱,随即又舒张开来。:“原来是来自东方的客人啊,现在时局混乱,阁下可否跟我到寒舍一叙?”
  胡通闻言不由得心情大好,张口笑道:“哈哈,没想到您如此好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