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钟 > 第二十四章:逃离地狱

第二十四章:逃离地狱


  紧接着就见天空中一道雷光闪过,一个身披暗红色战甲的红发男子从天空中极速而来。
  “哈哈,今日你们一个也跑不了,都得跟我一起去接受撒旦大人的洗礼。”红发男子伸出了他那漆黑如墨的双拳,拳身上的麟甲反射出幽蓝色的光芒,目标直指酒神的一双黄眸。
  酒神依旧不慌不忙,手中的战斧倒转,轻而易举的接住了这一击。“去叫你的主子来吧,你在我手里连两个回合都撑不下来。”
  “你,你究竟是谁!”
  红发男子的双拳被震的虎口生疼,连他的心神都有些不稳。
  “哈哈,很久没有向别人提及起这个称号了,但你的主子应该听说过吧。”酒神说着将手中的战斧立于身旁,深黄色的神力汇聚于咽喉:
  “吾,创世神之一,掌管天地贪嗔痴的善恶之神狄俄尼索斯,今日吾已经恢复了全部实力,那个不开眼的敢拦我!”
  浑厚的声音响彻天地,他们脚下的石面都发出了轻微的响动。酒神遥望着远处的黑色空间,像是在对着另一片时空的某个人喊话。
  红发男人闻言浑身一震,关于这个弑杀之神的名号他也曾听撒旦大人提起过:
  曾经有一位来自远古的恶神,将天地捣乱,将山河震碎,只是为了愉悦自己。那个弑杀之神的名字叫做狄俄尼索斯。
  “我得赶紧向大人禀明此事。”
  紧接着他瞬间浑身化为黑色的碎末,消散于这片时空。
  “这才是你的全部实力吗,看来你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机遇。”圣乔治在一旁道。
  “哈哈,可以这么说吧。”酒神哈哈一笑,随即挥手召唤出一副黄色的卷轴。“应该不会有人前来了,我先帮你们重塑肉身。”
  “多谢。”胡通的灵魂体双手抱拳。
  远古的呻吟声从酒神的喉咙中传出,那卷轴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的感召。黄色的符文在卷轴上欢跃的舞动,渐渐飞出了卷轴,朝着胡通二人的尸骨内飞去。
  “凝形!”酒神一声爆喝。
  那黄色符文在尸骨旁狂乱的转动,渐渐的,一些晶莹的肉体开始出现。刚开始是脏器,最后皮肤开始形成,片刻后,两人的尸体看起来已与生前无异,甚至更为稚嫩。
  胡通与圣乔治的灵魂没入到了各自的身体中,片刻后,胡通率先睁开了眼睛。
  “这副身体比以前的要更加纯粹。”胡通缓缓的站起身来,看了看自己洁白的双手道。
  “稍后我会将你们传送出这片空间,人间的战争,就要靠你们来终止了。”
  酒神笑着看向胡通二人,不知何时,他腰间的酒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土黄色的尖刀。
  “你要去哪?”圣乔治问道。
  酒神抬头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天空,惨笑着说:“我的能力已经触犯了这个世界的禁止,那个凌驾于圣钟之上的家伙要来把我带离人间了。”
  “圣钟之上的家伙,那是什么?”胡通疑惑的追问。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那个组织造出了圣钟,并且时刻在监视着我们。”酒神用精神力将声波只传播到胡通一人。
  而表面上酒神则一边控制着精神力,一边对着二人笑道:“哈哈,我哪里知道。”
  “二位准备好了,可能会感觉有些头晕。”
  “嗯。”圣乔治说道,一旁的胡通却仍然在思考刚才酒神对他所说的话。
  就见酒神双手合十,随即双手张开,画了一个闪着黄光的六芒星图形。
  “以鲜血为引,吾愿自降神格,抛弃善恶之神的全部赞誉,将我面前的二人从地狱之中拯救而出,并赐予他们福音!”
  “等等,你!”
  胡通刚想跑过来阻止酒神的继续施术,但为时已晚。还没等他说出后半句话,酒神就以口吐鲜血,传送术已然完成。
  “哎,你这是干什么!”胡通有些不解的看向酒神道。
  “哈哈,”酒神抬起一只手抹了抹嘴边的血迹,微笑的看着胡通:
  “这是我离开这个世界所留下的最后一点贡献,胡通,要记住,人类的大旗始终扛在你的肩上,你才是那个天选之人。”
  “什么意思?”胡通不解的问。
  酒神没有回答他的话,依旧继续说道:
  “在我重新掌握全部的力量后,我知晓了很多事,你是圣钟评定的接班人对吧?”
  “额,是。”胡通吃惊的看着他,显然不知道他是如何知晓此事。
  “你无需惊讶,我身为创世神,自然可以通天事,晓天理。倒是你,你的根基太过浮躁,再加上七罪宗将你的情绪蹂躏的所剩无几,所以你未来的道路很是凶险。”
  酒神说着将腰间的尖刀取下摊在手掌上看着他:
  “此刀名曰弑杀,我将它留给你,你的把长矛品质太低,扔了它吧。”
  胡通走到他的身前,小心翼翼的接过尖刀。
  “此刀大有来头,乃是神界缅铁经过千锤百炼,取其“铁筋”打造而成,入手软,薄,轻。其刀尖,刀刃,刀背,刀锷,刀柄都可伤人,当年我曾带着此刀大杀四方,后来因为主魂缺失无法驾驭此刀,便将他封存于体内,现在它的主人是你了。”酒神有些不舍的将刀递给胡通。
  “此刀曾被神王评价为: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好刀。”胡通抚摸着弑杀刀身上奇异的花纹,不由得赞叹起来。
  酒神在手指触碰胡通的瞬间猛然一道金光闪过,“这是神界的修神术,我将它传入你的神识,切勿让旁人知晓。”他眼神会意远处的圣乔治,悄悄的说道。
  “额,大恩不言谢。”胡通心领神会,并没有声张。
  “那么,再见了。”酒神微笑的看着二人道。
  “嗯,”
  说着胡通与圣乔治的脚下生出一圈深黄色的六芒星,刹那间二人就已消失不见。
  酒神凝视着二人才刚消失的地方,心中却是忧心忡忡。
  “人类与神王的殊死决战早晚会到来,到那时只有你一人,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