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亡者殊途 > 第二章-第三十三话-爹没死?

第二章-第三十三话-爹没死?


  地球,新墨西哥州的一片砂土地,神盾局依旧坚守在神秘坑洞的第一线。
  依旧还在调查那柄锤子的众人,并不知道在遥远的约顿海姆,已经有一群不速之客,正行走在扭曲复杂的空间密道,仿佛一把高悬的铡刀,隐藏在那片黝黑的夜空之中。
  灯火通明的基地,之前关押托尔的临时牢房已经空空如也,阿尔萨斯和科尔森已经陪着他坐在了会客室。
  嗯,科尔森按照阿尔萨斯的说法,暂时接受了对面男子的身份——北欧神话中的雷神托尔,在请示了弗瑞局长之后,将本次会面提高到了星球对话的高度,办公桌上已经摆上了这个点附近能找到的最好的酒菜。
  毕竟,这可是科尔森第一次接待异星球的王子,一个可能比他祖祖祖爷爷岁数还大的神灵。
  虽然托尔目前看起来一点都不强,甚至还被他的保镖打倒在地,但科尔森相信阿尔萨斯的判断,他不是一个在这种事情上爱开玩笑的家伙。
  对面的雷神托尔明显已经饿的够呛,尤其是在身心上受到了双重的打击,按他的话说,食物和美酒能带给他力量,而他现在明显正在充能的阶段,一副豪爽的做派,边吃边和阿尔萨斯交流着:
  “吸溜……所以说,洛基给我上了干扰魔法?然后影响了我的思维和认知?唔……这酒不错,刚才说到哪了?噢,想起来了,洛基做这些难道仅仅是为了捉弄我?就像他从小做的那些事一样吗?”
  “是不是捉弄你我们无法判断,但至少,会给自己兄长上误导魔法,他话语的真实性确实有待商榷。”
  阿尔萨斯站在一个相对公允的角度分析着这个事情的过程,科尔森则充当着一个安静的听众。
  从牢房中出来,摆脱负面魔法的托尔对一手帮助自己的阿尔萨斯多了一份信任,他虽然满脑子肌肉但并不是十足的傻瓜,他很清楚自己弟弟的秉性,趁自己虚弱给自己上点奇奇怪怪的东西非常符合他的设定。
  所以他也很直接的告诉了阿尔萨斯他弟弟洛基的一些基本信息,因为阿尔萨斯曾经感应到洛基的到来,明显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他从小就喜欢恶作剧,正如你所说,他多半是在骗我。”
  在阿尔萨斯智慧祝福的作用下,托尔的大脑愈发的清晰,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把他弟弟的行为归结为恶作剧事件,但这种大事他敢对自己使用欺骗魔法,说明他所说的奥丁已死多半可能只是假消息。
  心怀大畅的托尔连带吃饭的动作都快了不少,那张单纯的帅脸也愈发快乐起来。
  聊了一阵,脑力增强的托尔逐渐开始回避起了科尔森一些试探性的问话,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他现在不担心这些凡人会对自己不利,他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拔起自己的锤子,向父王证明他已经成为了合格的国王。
  发现对面的阿斯加德王子已经不太愿意和自己交流,科尔森给阿尔萨斯一个眼神后,站起身来,礼貌的告辞道:
  “那托尔殿下,就不打扰您用餐了,我们去视察一下周围的防务,您有任何的需要,可以找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听到这个之前抓捕自己的凡人要离开,托尔埋头吃着,头也不抬地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即,科尔森带着阿尔萨斯退出了会客室,在离开前再次叮嘱周围的保镖照顾好尊贵的王子殿下。
  行走到一片安静的拐角,科尔森转过身来低声询问着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能告诉我一些你察觉的信息吗?我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相信他就是雷神。”
  “很正常,科尔森,我虽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你们神话里的那位,但他确实和那把锤子关系匪浅,而且那把锤子它的表面确实活跃着丰富的雷元素,当然,你们的设备可能探查不到这些魔法元素。”
  斟酌着阿尔萨斯的回话,科尔森忍住了现在去镇上买一本北欧神话的冲动,思考了片刻后继续问道:
  “你有几成把握?”
  “七成,我现在最好奇的是,虽然感应到了有一股力量在保护他,但是这股力量居然没有抵挡那个入侵者的干扰魔法,奥丁这个人在神话里是怎么样的?”
  这也是阿尔萨斯最纳闷的地方,按理说托尔的弟弟不应该如此轻易的干扰到托尔,在洛基接触到他兄长的时候应该会察觉他们父亲设下的防护魔法。
  科尔森虽然不懂魔法,但从阿尔萨斯的话语中他也品出了一些别样的味道,直接说出了对方想要的答案:
  “他是知识与权力的神明,带来战争与死亡。”
  知识和权力么……难道奥丁是故意让托尔被他的兄弟所误导的吗?
  作为曾经的王子,阿尔萨斯深谙这些城堡高墙内的伎俩,他虽然是洛丹伦的第一继承人,但他很清楚,当年自己能站在狮旗下成为储君,这其中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如果阿尔萨斯愿意,他甚至可以根据现在的情况编出一整套宫廷大剧,但他本人并不屑于这些宫廷争斗的伎俩。
  “那么,情况就是这样了,科尔森,按照之前电话的约定,你可以把洛杉矶那个神秘图案的相应资料给我看看了吧。”
  已经帮科尔森大致猜测出事件的起因,不管神盾局如何处理这种“神族”间的第三类接触,阿尔萨斯更想看到的是洛杉矶那些神秘失踪事件背后的东西,那些图案隐隐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当然,喏,我正准备给你。”
  还在梳理托尔奥丁一家可能发生的事情,思虑中的科尔森闻言从西服内侧取出一个密封的信件,递给了阿尔萨斯:
  “还有应你的要求,在经过托尼斯塔克的授权后,你的那柄战锤也快到这了。不过,你觉得这里会发生战斗?”
  “有备无患。”
  阿尔萨斯深知如果真的是“神族”的王位之战,那么战斗绝对无法避免,尤其是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位“虚弱”的大王子,这简直是上位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说完,扯开手里的密封信件,阿尔萨斯浏览起里面的内容,不得不说,专业的特工确实比他和多琳探查的更仔细、更深入,从街头的流浪汉失踪的现场、路线,在沿途摄像头的捕捉下,一些黑帮的马仔进入了神盾局的视线,只是为了挖出背后的根源,避免打草惊蛇,这些调查不久的特工们还没有开启收网的行动。
  原来……又和黑帮有关吗……
  阿尔萨斯看完了资料,里面一共发生了38起人员失踪案件,都是挑选的那些没有太多牵连的可怜人,可见幕后主使并不想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从死亡的现场发现,伤口中几乎没有流出血液,致死的原因无法查明。
  手指翻阅着资料图文,被刨根问底的黑帮份子们都被神盾局摆在了书页上,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帮派名称出现在阿尔萨斯的眼前,直到指尖划过一个老虎咆哮的图案,一段并不美好的记忆浮上心头:
  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