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亡者殊途 > 第二章-第四话-平安夜、圣诞节

第二章-第四话-平安夜、圣诞节


  奋力前冲的阿尔萨斯看到玛德琳太太身上那可怖的空腔和四溅的血肉,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作为这个世界第一个充满善意、毫无保留接纳他的人,虽然是因为一些精神上的原因,但那股关心和爱护给了初来异界、备受折磨、痛苦不堪的王子一份最初的温暖。
  但现在,这位在阿尔萨斯眼中充满“正义”、“美德”的老妇人,就这样血淋淋的遭到了开膛破肚的酷刑,残缺的身体还被这些恶贯满盈的罪人拉来当做撤退的肉盾。
  不可……不可饶恕!这份罪孽,不可饶恕!!!
  阿尔萨斯狰狞的面容上不知何时已经攀爬上了无数金色的纹路,就像是在响应他那无处安放的怒火,佩戴在胸前的狮王项链随着情绪的波澜也开始不规律的震动,仿佛是感应到了阿尔萨斯那因愤怒而呼啸的灵魂,一股压抑许久的力量沿着胸口注入了那些金色的线条。
  力量,涌动着,就像是给攀爬在身上的金色“藤蔓”注入了生命的活力,纹路瞬间胀大,仿佛一下从树苗膨胀成了粗壮的大树,跃动的能量顺着纹路汇聚在了阿尔萨斯的双眼。
  在王子的感知中,刚才的瞬间,视野内的一切似乎变成了电影中的慢镜头,他的眼前飞速扫过了大量的画面——从他小时候接受圣骑士的宣誓、启迪、训练、授勋、毁灭斯塔索姆……直到拔起那把霜之哀伤断绝圣光之前的全过程。
  圣光从没有放弃过你,我的孩子……
  沉浸在眼前一片金色的光芒中,阿尔萨斯甚至隐约听到了父王的低语,那种感觉如潮水般涌起,又如流沙般消逝……满眼的金光迅速消退,唯有那股圣光涌动的彭拜力量让王子感受到那一切出现过的真实。
  接受制裁吧,蠢货!
  双眼中闪过一片金色的涟漪,狂奔之中的阿尔萨斯单手虚握,在圣光的力量下,一把有着精美花纹的圣光战锤凝聚在了匪首的头顶,在爆裂声中轰然砸下,作为圣骑士制裁敌人的圣光之锤,将站在持锤者的视角清算被审判者的罪孽。
  审判的力量在恶徒的大脑中横冲直撞,匪首犯下的罪孽让原本就缺乏智谋的脑子被碾为齑粉,七窍中喷涌出金色的火焰,仿佛灵魂被灼烧殆尽的恶徒,在刹那间完成了死亡,双腿一软就要摔倒在地。
  突然,一道亮眼的屏障凭空涌现,包裹着失去支撑、垂死倒地的玛德琳夫人,让她能相对平稳地枕在了地上。
  被眼前匪首那莫名死亡的一幕,七窍喷火的可怖画面彻底崩溃了其余匪徒的神经,枪栓拉动的响声带着一片弹幕朝着大门疯狂喷吐。
  一些燃烧的通红的子弹猛烈地击打在蛋壳状的圣光屏障上,在表面上激起一片金色的波纹,却根本无法撼动屏障的一丝一毫。
  银行外的王子在圣光的加持下,在帕姆拉、松鼠妹、警察等等人群的震惊目光中拉出一道金色的残影,顶着一面圣光护盾,冲进了银行的大门,抱起了垂死倒地的玛德琳夫人,一道炙热的金光凝聚在他的掌心,在小心谨慎的动作中,缓缓压入了老妇人被子弹钻出的内脏空腔。
  在阿尔萨斯的掌心中,那炙热的光芒温润如水,在接触到老妇人的创口时迅速蔓延铺开,形成一层柔软的薄膜,如果不在意那金黄的颜色,和皮肤连成一片的圣光就像是老妇人新生的皮肤一样,只是透过半透明的薄膜能看见里面不时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一股生命的气息正在修复着破损的脏器……
  还好……赶上了,应该还来得及。
  阿尔萨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躺在护盾上的老妇人,心里预估着圣光治愈的力量。
  他已经太久没有和圣光并肩战斗了,许多技艺都显得有些生涩,那一手治疗的圣光术都用的非常勉强。比起用圣光去砸人,凝聚圣光去治愈创伤,需要更高的亲和率以及细微的技巧,这也是原来在艾泽拉斯阿尔萨斯不喜治疗而专精惩戒的原因。
  还是抡着大锤,圣光砸下,更能带给他审判的快感……
  就在阿尔萨斯开着护盾专心治疗的时候,剩余的匪徒依旧歇斯底里的疯狂开火,激射的子弹坚持不懈的冲击着王子身上的复仇之盾,这种由圣光能量组成的护盾能轻松吸收这种程度的动能伤害。
  弯腰,抱起正在接受圣光治疗的老妇人,阿尔萨斯将她送出了银行交给了飞速赶来的松鼠妹。本来还想和王子一起进去剿匪的多琳,在阿尔萨斯慎重的眼神中,点了点头接过了老妇人的身体,将她平放在身前,头部枕在自己的膝盖上,贴身守护着玛德琳太太的安全。
  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阿尔萨斯随手拔起了街边的路牌后,重新踏入了银行,匪首伏诛,还有其余的恶徒,不能让更多无辜的人遭受伤害。
  圣光沿着手臂攀附在了那写着克林顿大道的路牌上,燃烧着圣光的路牌仿佛一把长柄的战刃,正准备痛饮恶徒的鲜血。
  沉稳的步伐、英武的面庞、雄壮的身躯,再加上那金光闪动的特效造型,让已经陷入绝望的抢匪们手足无措,经过刚才的无能射击,哪怕是手中的枪械都不能带给他们任何的勇气。
  面对王子的步步紧逼,个子瘦小的蒙面匪徒准备垂死挣扎,两步冲到人质前,刚伸手准备抓向蹲在前排的摩尔神父,作为肉票来挡住,嘴里快速的要挟着: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
  话哆哆嗦嗦地刚说了一半,手刚碰到神父那雪白的祭披,转头看向阿尔萨斯的瞬间,那阴鹫的眼睛对视着王子的双眼,整个身体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突然地顿住了。
  额……这……这是……神灵吗?
  在小个子匪徒的眼中,画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没有了银行、人质和那恐怖的怪物,有的只是无边的圣光,而他正呆立在一个巨大的圣像前,雕像上房屋般大小的双眼正瞪视着他,就像在直视他那卑微丑陋的灵魂。
  我……我有罪……
  曾经犯下的罪孽不断地冲击着瘦小匪徒的大脑,涕泗横流的他跪在地上狂热地忏悔着,那副虔诚的模样活像一个资深的天主教徒。
  但是,除了陷入幻境精神恍惚而忏悔不已的他,周围的人们只看见他伸手刚抓住那位老神父,一回头就定在那里,紧接着扑通一声跪在了王子的身前,涕泗横流、神神叨叨的开始忏悔自己曾经的罪孽。
  这是圣骑士的圣光运用的一种技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精神的重要节点,当对视的时候,利用圣光干扰对方的精神,让意志不坚的人陷入自我批判的幻境之中,忏悔自己的罪孽,这些紧张、恐惧的普通人劫匪,正是这种幻术最好的目标。
  未知往往代表着恐惧,看着瞬间中邪了一样的同伙在那认罪伏法,剩余的恶徒人人自危,他们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更不怕去监狱度过余生,但像这样无声地就被“洗脑”,还是让这些无法无天的匪徒脊背发凉。
  “魔鬼!别过来!”
  躲在柜台后面装钱袋的恶徒色厉内荏的咆哮着,发现阿尔萨斯开始转头看向了自己,立刻调转枪头对准了女银行职员的脑袋,还没来得及说出恐吓的话语,一道金色的光柱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刺穿了心脏,喷涌的血液滴在光柱上发出滋滋的蒸汽声。
  七八米外王子双指并拢,穿透的光柱从指尖射出,神圣的震击在阿尔萨斯的操控下瞬间击穿了恶徒的胸膛,无力地尸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三人彻底的崩溃了,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的警察冲去,他们宁可死在那些鹰犬的枪下,也不想死在那个怪物手里。
  但,阿尔萨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尤其是那个朝外跑还不忘抓着一个小孩的恶徒。
  大腿发力,圣光灌注,整个人宛如一颗金色彗星,挥舞着客串“战斧”的路牌,后发先至的将落在最后挟持人质的匪徒一“牌”两段,左手顺势揽过孩子捂住了他的双眼,金色的盾牌遮挡住那漫天的血雨,右臂摆出一副标枪的姿势,划破空气的路牌如同神话里的奥丁之枪,将前面逃跑的匪徒活活钉在了地面,克林顿大街几个字沾满了血污,似乎在警示着这些无法无天的恶徒。
  最后一个抢匪看见身边那被路牌钉在地面,对他伸着手却只能无声嘶哑、口吐血沫的同伴,吓得差点摔倒在地上,连爬带滚得抱住了旁边警察的裤腿,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我认罪,我伏法,求求你,快把我抓起来吧。”
  看到震惊的警察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扫视着自己,阿尔萨斯从愤怒中逐渐平息,给了他们一个友好的微笑后,松开了手里的孩子,让他去和银行里面的亲人汇合团聚。
  对于银行里的人们,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无论是劫匪,还是这个散发着金光的“超级人类”,但从那个“超级人类”的行为来看,似乎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被挟持的人们在警察的招呼声中慢慢从门内走出,看着那些悍匪的尸体,相拥而泣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逃过了一劫。
  身披白色祭披,摩尔神父跟着人群走了出来,雪白的祭衣上沾染了不少殷红的血花,他震惊的盯着圣光慢慢暗淡下来的阿尔萨斯,刚才王子那圣光四溢、大发神威如天神降世的一幕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眼中流露着惊骇莫名的神色。
  解决敌人的阿尔萨斯去多琳那看了一眼,发现玛德琳夫人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心中放下一颗石头的王子和警察们打了个友好的招呼,已经有认出他身份的警察告诉了他的同僚们,作为洛杉矶打击黑恶势力的新星,皮特的很多战友都认识阿尔萨斯,只是刚才闪着金光的造型让人有点不敢相认。
  重新获得圣光眷顾的阿尔萨斯在警察们的允许下,凑到了人群面前,刚才他那一手治疗的“神术”让现场的人们记忆犹新,这里有不少被流弹击伤的患者,解除生死危机后开始等待着治疗……
  摩尔神父作为邻居,那一身显眼的天主教袍一下就吸引了阿尔萨斯的目光,王子走上前去,伸出散发着圣光的手掌,准备治疗一下神父额头上的破口,那明显是一颗流弹蹭出的划痕。
  “主佑平安,孩子,不用管我,去帮助其他更需要的人吧。”
  看着神父那坚定的神色和抓着自己手臂的枯瘦手掌,片刻的沉默后,阿尔萨斯对他点头行了一礼,转身去治疗其他的伤患,还有两个倒霉的家伙,在救护车来之前,需要完成一些止血恢复的急救工作。
  ……
  时间很快到了夜晚,在阿尔萨斯的治疗下,恢复生命体征的玛德琳太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基本恢复了意识。
  在她的身边,正放着一颗小巧的圣诞树,忽闪的彩灯正一明一暗的渲染着节日的气氛,一群人围绕在床边,一位身着警察制服的男人正握着老妇人的手,激动地说着:
  “太好了,玛德琳太太,您还活着,哦,不是,我是说您还安好,真好。”
  “咳……皮特,别担心,我这不是还好着呢么。”
  略微还有些咳嗽的玛德琳太太用手轻轻拍打着皮特的手背,慈善的看着他还有周围的每一个人,有皮特、神父、一个小姑娘还有那个孤儿院的孩子王,最后目光落在了站在窗边,背靠墙,双手抱胸的阿尔萨斯身上,带着一丝歉意的口吻,低声说道:
  “不好意思,阿尔萨斯,你来了第一个圣诞节,没给你准备礼物”
  闻言,阿尔萨斯凑近身来,用手给玛德琳太太掖了掖被角,用手握住她那逐渐恢复血色的手掌,换上一副爽朗的表情,微笑着开口说道:
  “您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了,圣诞快乐,玛德琳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