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亡者殊途 > 第一章-第十七话:光明与阴影

第一章-第十七话:光明与阴影


  手掌轻轻抚摸着项链上那精致的狮王图像,阿尔萨斯沉默了一会把它重新戴在了自己的胸膛,金色的项链紧贴着皮肤,一道金色的纹路从胸膛舒展开来,就像是回归了本源。
  臂膀外侧隐匿的霜之哀伤符印随着金色波纹的扫过,剧烈的颤动了两下,然后图案彻底消失在了王子的身上,就像是被某种力量封印了一般。
  但是作用者王子本身,并没有察觉身体上的这些变化,项链与印记的交锋就像是发生在另一个维度的事情,王子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得轻松了一些。
  一旁的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也已经完成了对敌方最终首领的“搜刮”,松鼠妹站在杰克的专属座椅上摆出了一副自认为潇洒帅气的动作,让蒂蒂豆给她拍了一张纪念POSE照,如果不考虑那冲天的短发和略微熏黑的面庞,应该是一副活泼可爱的模样……至于那些珍宝,在多琳的心目中那都是属于“民脂民膏”,应该是由警察没收归还失主的东西。
  而帕姆拉则趁正义感爆棚的松鼠妹没注意的时候,利用异能之便“借”了一些属于杰克的藏品。钻石、黑珍珠、大颗的红宝石这些放置在展示架和桌面上的珍宝,被一只小手抓进了突然出现的扭曲空洞,毕竟他和那个大条女生不一样,他可是要“养家糊口”的,唉,每每想起这个就让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感受到了生活的重担,挠了挠头顶,仿佛已经摸到了自己二十年后的样子。
  就这样,短短几分钟后,这个打倒了黑帮BOSS的小队就离开了杰克的房间,松鼠妹把相机塞回了她大腿外侧那一圈小皮包,阿尔萨斯摩拳擦掌准备收拾剩下的黑帮份子,而帕姆拉,则是肚子稍微大了一点点,双手背在脑后,吹着口哨,尽量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
  每一个小队的形成,都需要磨合,而战斗则是最好的机会。
  当失去了头领的指挥,乱成一团的黑帮马仔三五成群的在地下通道内奔跑着,尤其是在耳麦中接到杰克的最后一道命令——撤退到穷街分部的指示后,就失去了头领的任何消息,无论他们怎么呼唤,都得不到杰克的任何回应,就仿佛他们的老大在人间消失了一样……
  一些心思灵活的、或者死脑筋的马仔已经按照杰克的命令朝着地面冲出,绝大部分死忠于杰克的匪徒,在多次无线电呼叫杰克无果后,自发的三五成群冲向了他们老大的房间,在他们看来,杰克一定是出事了,说不定已经落入了敌对帮会的阴谋。他们老虎帮在纽约还没有怕过谁,哪怕是其他的敌对帮派,这些莽汉也都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毕竟都是普通人,一枪就是一个眼,谁还能多个手臂多个尾巴来着?
  ……
  嘭……啊……No!no……呜呜呜呜!
  含恨倒地,弓成大虾的形状,嘴里品着袜子,被一群松鼠围上捆了个结结实实的莽汉含着泪在内心大声哭诉着:
  这TM真有怪物啊!
  短短十来秒前,就在他们朝着杰克的房间快速移动的时候,从通道的拐角突然扑出一道身影,还没反应过来,旋风般的踢腿瞬间让自己腾云驾雾,硕大的尾巴借着惯性抽在了自己的脸上,满是血丝的眼睛刚刚张开就看到砂锅大的拳头迎面袭来……然后,就被一群小东西捆成了一条不住扑腾的咸鱼,塞住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站在一旁的蒂蒂豆指挥着其他松鼠捆扎匪徒的同时,为了防止那些惹人心烦的谩骂刺激到大个子阿尔萨斯,毕竟它可是看到王子之前大开杀戒的模样,蒂蒂豆知道自己的小主人不喜欢随意杀戮,所以都让它的小弟们为每个被打倒捆扎马仔的嘴里,悉心的塞上一双他们自己的袜子。
  一只可爱的松鼠正用力把袜子塞入壮汉的嘴里,不管不顾对方那直翻白眼的表情,事后略带嫌弃的闻了闻自己的爪子,连忙把头歪了开去,真臭……但是又不能违背大姐大的要求,真是为难鼠了。
  不提后面的捆扎小分队,前方开路的三人也正各司其职,偷袭、击倒那些前仆后继的黑帮马仔们,平时互相看不对眼的小头目们在没有首领的约束下,自行呼喊着熟悉的手下,从通道中杀向了杰克的房间……
  然后,就变成为了三人练手的经验包……
  备用电路被松鼠们再次破坏,整个通道昏暗不明,手持电筒突袭的马仔,皮靴踩踏地板的声音远远地就被多琳听到了耳中,作为一个变种人,虽然她没有突然变成一只松鼠那样的魔幻能力,但是在听力、力量、耐力、速度方面,已经远远超过常人的水平。
  在多琳的手势中,作为突击手的她先行偷袭,阿尔萨斯作为中坚力量趁势跟上、迅速击倒。帕姆拉拿着从黑帮份子缴获的手枪作为远程火力点射着那些匪徒的四肢,在好几次差点误伤王子之后,小男孩十分不甘的被阿尔萨斯勒令加入小毛绒们的捆扎小分队,只有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勒紧绳索上,不知从哪学来的特殊捆绑技巧差点让黑帮份子们开启了一片新天地。
  ……
  咚!
  阿尔萨斯宽厚的背脊扛着马仔过肩砸下,沉闷的声响让地面微微颤动,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们打倒的第多少组黑帮,气壮如牛,戴上项链恢复了不少的阿尔萨斯都开始喘起了粗气,小松鼠们早已用完了偷来的绳子,为了寻找代替品,导致后来被捆扎的黑帮马仔裤子都变得松垮垮的,有的甚至滑到了膝盖……
  就在阿尔萨斯砸倒一人,准备伸手去抓最后一个缩在角落的西装男子时,在后面探头探脑观望的小男孩突然出声,两步凑到跟前,拍打着阿尔萨斯的腰侧,看着那个男人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等等,大哥,这人我认识。”
  高兴地吹着口哨,帕姆拉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那个男人身边蹲下,伸手抓住对方的一头中分金发,带上一丝戏谑的声音,把脑袋凑近说道:
  “这不是杰克的心腹‘财政大臣’兰德斯么,怎么,杰克把你丢下啦?”
  “……”
  “别不说话嘛,以前派人来希尔杜收钱的时候,你不是很厉害么?”
  看着瑟瑟发抖不说话的西装男,小男孩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用刀刃的一侧轻轻拍打着男子的脸颊,西装男吊着金丝的单片眼镜下微缩的瞳孔不住颤抖,发青的嘴唇不知道在嘟嘟囔囔着什么,全身缩成一团,紧紧护住怀里的牛皮小包,一滩温湿的液体从两股间慢慢淌了出来……
  “帕姆拉,别耽搁太久,我们还有……”
  “大哥,你不知道,他手上一定有杰克和警察局串通的证据!”
  仰头打断了阿尔萨斯的催促,小男孩解释道他逼迫的目的,他知道王子想帮以前枉死的帕克警官复仇,他也知道杰克肯定有着警察局某些高官的庇护,而这个兰德斯作为威尔酒吧地下拳击场分部的财务管事,绝对能从他的办公室里找到蛛丝马迹!
  小男孩坚信着,他绝不是为了报复他压迫希尔杜孤儿院的仇恨,最多只是顺便而已……
  听到了帕姆拉的话,阿尔萨斯略微沉吟,和一旁的松鼠妹交换了一下眼神,对着小男孩说道:
  “你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吗?”
  “那肯定的,我被逼着缴了不少次的罚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OK,带路。”
  说完,阿尔萨斯从旁边黑帮马仔身上扯下外套披在肩上,一记手刀砍在兰德斯的后颈,单手抓起这个瘦弱的中年男子,扛在了外套上,跟着帕姆拉大步流星的走着。
  旁边的松鼠妹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家乡,在新闻上勤政执法的警察局居然和这个黑暗的地下世界有勾结,在她眼里,警察可是保境安民的正义使者。
  ……
  几人在帕姆拉这个“内鬼”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空无一人的财务办公室,满地的纸张和书本说明其余人员已经快速撤离了这里,而他们的主管——兰德斯先生,显然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落在了最后……还落在了三个“恐怖分子”手里。
  啪啪啪!
  被左右开弓,连续耳光硬生生打醒过来的兰德斯先生,再次从心里把阿尔萨斯一行人打上了野蛮人、叛徒、怪物的称号,他微缩的瞳孔倔强的凝视着“内鬼”帕姆拉,哪怕小男孩正在摩拳擦掌狞笑的看着自己,但他始终坚信自己的操守,哪怕他们把他腿打断、折磨他,他都不会吐露一丝一毫的信息……
  ……
  “这……这就……记录……”
  被阿尔萨斯单手卡住后脖颈,提起来的兰德斯先生正气若游丝的低语着,有些扩散的瞳孔几乎没有焦距的盯视着他座椅下的某块地板。
  眼疾手快的帕姆拉伸手贴在那块地板上,一个小空洞出现后,从里面掏出来一本小巧的线装账册,松鼠妹飞速的凑到了小男孩身后,滴溜溜的碧绿色眼睛阅读着上面撰写的工整且精细的字迹……
  “2001年2月11日,威灵顿,8MD。”
  “2001年2月23日,穷街,22人,4MD。”
  “2001年2月24日,冰毒,30MD”
  ……
  触命惊心的字迹上,有人命、有毒品、有贿赂……暗号般缩写的MD让熟悉老虎帮的小男孩瞬间知道了那个单位的含义——百万美元(Milliondollar),而更加震惊的松鼠妹多琳则是把视线锁定在了满篇字迹中多次出现的威灵顿这个名字。
  难道……是那个多次救助贫困儿童的警察局总警监?威灵顿·威尔逊?
  多琳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和慌张,一把抢过帕姆拉手里的书册,飞快的滚动着书页……
  2001、2002、2003……每一个年份的越过,让松鼠妹的小嘴越张越大,最后两瓣嘴唇紧紧地闭在了一起,睫毛盖住双眼,微微抖动的尾巴显示出女孩内心中无法平息的愤怒。
  从副总警监到总警监,威灵顿从杰克这里拿到常人一辈子无法想象的金钱,而他在阳光下则是一副执政爱民的模样,微微张开指缝,将漏出的那一点点金钱挥洒在了慈善的晚宴,当他在镜头前衣衫楚楚、鼓唇弄舌的时候,谁会猜到,那些施舍给穷苦孩子们的救助钱,很可能就来自黑市上那些枉死者们鲜血淋漓的内脏。
  呜啦!呜啦!呜啦!
  一道轻微的警笛声从桌上的电脑中传来,瞬间吸引了房屋内几人的注意,除了倒在地上昏迷的兰德斯先生,阿尔萨斯三人都凑到了财务管事的办公桌前,那台光芒暗淡的笔记本电脑上闪烁着微弱的电量和无线信号,模糊的画面上能看见威尔酒吧的大堂内已经闯入了一群身穿便服的警察,一马当先的正是叼着香烟的皮特警官,正单手揪着黑帮马仔的领口,用枪怼着头,大声咆哮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