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亡者殊途 > 第一章-第十六话:一锅端

第一章-第十六话:一锅端


  克里斯·布朗,一个自认为是纯种日耳曼人的壮年人,除了身形略有高大之外,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黑帮马仔,身上也没有任何代表身份的徽章。能在这种关键的地方暗藏配枪,只因为他深得独眼信任,负责守护杰克的大门。
  而现在大门已经要被攻破了……仅仅是被一个女孩。
  就在二十来分钟前,他们还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墨镜,护卫在杰克房间的两侧,耳朵里还能略微听到不远处角斗场里的咆哮声,在他们面前的走道,不断有手持枪械的小队巡逻走过,一切都显得那么秩序井然。
  然而,突然的断电打破了一切的平静,瞬间陷入黑暗的他们并没有太多慌乱,杰克从耳麦中发出指令,要求巡逻队去角斗场维护秩序,同时去检查线路问题,尽早开启备用照明。
  在黑暗中,他们有的人掏出了打火机,有的人拿出了手机,按照首领的指示,继续维持着组织的运转,直到……耳麦中出现了巡逻队员的惨叫声,一种啃食咔咔声伴随着惨嚎从无线电中传来,令远处不知情况的人们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虽然杰克在无线电中怒吼着加派人手,但克里斯·布朗有种预感……有神秘敌人入侵了。
  短短的十来分钟,让布朗和他的同伴们陷入煎熬,不断有恐惧的哭喊和枪械的交火声,他们甚至还从耳麦中听到了某个角斗场明星的名字——血狮·切尼。
  布朗虽然对角斗不感兴趣,但他也知道,那是一个危险的家伙,能在自家老大手上活过一个月的囚徒,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可能他正在朝我们扑来,一头复仇的野兽!
  可惜,布朗并还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率先直面那只扑入大厅的复仇野兽。在巡逻队打着手电四处警戒的时候,一个灵巧身影,已经借着黑暗悄悄来到了他们外面的大厅,轻轻打开了屋顶的通风盖板,有着毛绒大尾巴的女孩大张着四肢撑在屋顶的一角,碧绿色的瞳孔在黑夜中闪烁着光芒。
  然后……十多分钟过去,外面的大厅和杰克大门外的走廊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甚至,连血狮也和她汇合在了一起!
  倒伏在地上,布朗的枪口从腋下伸出,缓缓地对准了还在那雀跃的女孩,脸上那大块的红色鞋印非常瞩目,被一个女孩一脚踹飞让他这个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日耳曼人陷入深深的折辱。
  死吧,怪物!
  砰!
  含恨一击的子弹从枪膛旋转摩擦,带着动能和热量喷薄而出,锐利的弹头直刺松鼠妹的后脑,从气流中感应到波动的女孩立马作出蹲下的动作……
  嘭!
  一块厚重的木板,看起来似乎是实木桌子的一部分,恰到好处的飞了过来,挡在了女孩的身后,金属弹头扎进四公分厚的木板,从木板的另一侧堪堪露出了一小截扭曲变形的弹头后停下了脚步。
  刚才,就在女孩和蒂蒂豆相聚聊天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阿尔萨斯和帕姆拉正在打量着这里,小男孩告诉王子前面的大门就是杰克的房间,当王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时,正好发现了倒在木堆里的男子那些隐蔽的小动作……
  砰砰!
  “啊!”
  阿尔萨斯当机立断的丢出了身边的厚桌板,然后右手拔枪速射,一枪打空,一枪命中布朗的大腿,倒在地上装晕的马仔顿时惨叫出声。
  三步并作两步,王子迅速冲上,一脚踢飞他手里的枪械,顺势踩住脊背,不理会布朗的拼命挣扎,拔出匕首,准备送他上路。
  “嘿,大个子,别杀他。”
  就在阿尔萨斯准备除恶务尽的时候,松鼠女孩已经凑了过来,出声阻止他。
  虽然她自信也能躲得过那颗子弹,但毕竟王子帮了她一把,嗯,自己也救了他一次,算是扯平了。
  停下手里的匕首,阿尔萨斯踏着马仔,微微侧头看向了女孩,就听到女孩继续说:
  “我们是正义的使者,这些恶徒应该交由法律来审判!如果我们也肆意杀人,那我们和他们就没有分别了。”
  阿尔萨斯沉吟了一下,拾起一块木板,控制力度砸向了布朗的后脑,在他口吐白沫之后,接过小松鼠递过来的绳子,把他捆了起来,然后带着低沉的嗓音开口说:
  “好吧,听你的。”
  “哈,很高兴认识你,大个子。我叫多琳·格林,你可以叫我松鼠妹!这是我的搭档,蒂蒂豆,来打个招呼。”
  看到自己的劝谏得到了效果,小姑娘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弯成了一个好看的月牙,伴着两个可爱的酒窝,向着阿尔萨斯毫无戒心的介绍着自己和搭档的名字。
  跟着阿尔萨斯走过来的帕姆拉好奇的打量着这位自来熟的小姐姐,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的眼光聚焦在多琳的脸上,直到视线锁定了那双两瓣洁白锃亮的大门牙……
  “你是那天酒吧里的那个间谍!”
  “啊哈,这都被认出来了!我可是花了大心思买了东西自己制作的伪装呢……”
  小男孩惊呼出声,多琳笑着捂住了嘴,她早就认出了这个小男孩,当时藏在她怀里的蒂蒂豆也早就在观众席上发现了帕姆拉,小松鼠通过观察发现他们应该是无害的,所以才把他和阿尔萨斯一起带到了松鼠妹的身边。
  但是,小男孩很快准确的抓住了呆萌妹子的问题所在:
  “既然……你花大力气伪装了自己,那你为什么要说出自己的真名……”
  “啊!蒂蒂豆,我说了我真名了吗!”
  小松鼠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伙伴,点了点头。蒂蒂豆很无语,它的伙伴哪里都好,天真、善良、富有同情心,但是就是这个线条确实太粗了一点。在酒吧的时候,自己就窝在她怀里狠狠的掐了她一次,不然她很可能把自己心中的盘算,一股脑说走嘴的告诉了帕姆拉,当时谁知道这个小男孩是不是那些坏人的帮凶。
  “先别急着说这些,剿灭恶首才是第一要务。”
  阿尔萨斯出声打断了两个半大孩子的交流,嗯,在他看来,无论是十五六岁的松鼠妹还是十一二岁的帕姆拉都是小孩,现在不是讨论英雄扮演的时候,鬼知道外面打成这样,杰克都龟缩在他的办公室里,到底有什么阴谋……
  “多琳,杰克他没出来么?”
  “没有,我从通风管道一直观察着,看好机会我才出得手。”
  松鼠妹回应着王子,抬脚走向了独眼杰克的房门,她觉得只需要再把恶首绳之以法,她的英雄首秀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等等,让我先来看看,免得那头老狼设下了什么陷阱”
  帕姆拉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伸手抓住了松鼠妹的手臂,阻止了她推门的动作,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潜望镜,右手拿着它贴在墙壁上,潜望镜的弯头穿过一道小小的空洞,小男孩把眼睛凑到目镜前,窥视着房间内的情况。
  “没人了,但是门口有个陷阱,大哥,把匕首给我。”
  闻言,阿尔萨斯把匕首递给小男孩,帕姆拉走到门前,把匕首探入空洞,根据之前观察到的方位,轻轻一割,一声弦断的声音传来后,小男孩把匕首抛给了王子,摆出了一个OK的姿势。
  阿尔萨斯收好匕首,慢慢推开了杰克的房门,确实是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门后还挂着一排手雷,拉环用几乎透明的丝线系在了一起,丝线的另一端正无力地垂在门口,已经被小男孩用异能切成了两段。
  看来这头老狼在仓促逃跑之际,还真不忘给自己设下陷阱,不过,他肯定没想到“侦察兵”帕姆拉已经站在了自己这边。
  就在阿尔萨斯安置门后的手雷,松鼠妹和帕姆拉已经在杰克的房间里激动地四处乱转,多琳是被满屋子的华丽装饰和金银珠宝闪瞎了眼,而帕姆拉则是因为自己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进这里,感到无比激动。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一会摸摸杰克座椅上的宝石扶手,一会去翻动那些珍奇古玩,表面上是在寻找杰克逃脱的密道,实际上却玩的很是开心……
  最认真也最有效率的还是多琳的松鼠大军,小毛绒们在蒂蒂豆的指挥下,上蹿下跳的翻找着每一个角落,终于有一只松鼠无意中踩到了某个隐蔽的按钮,座椅的正下方滑开了一个勉强够一个人钻进去的狭窄通道。
  “吱吱吱!”
  “在这里!有密道!”
  率先读懂松鼠语言的多琳一下扑到了密道的入口,就算是她也要把尾巴收起来才能钻的进去。
  正在犹豫是不是要钻进去试试的松鼠妹,发现阿尔萨斯也蹲下身凑到了通道口,宽厚的手掌随手捡起一块纪念金币丢了进去,起初还是叮叮咚咚的碰撞声,直到一声的细响后……
  砰!
  一股爆炸的气浪沿着密道冲出,让还在思考通道宽度的松鼠瞬间换了个发型,棕色的活力短发冲天而起,就像是动画片里开了变身状态的刺猬人……整个人都炸毛了起来。
  “啊!呸呸……什么鬼!”
  “你,你这个耳朵原来是假的……”
  被莫名其妙的爆炸冲击烫了发型的松鼠妹咳嗽着黑色的灰尘,不光头发炸了起来,头上的两个可爱的毛绒耳朵也掉在了地上,被帕姆拉捡了起来,原来只是一个街边1美元一个的动物发箍,小男孩心想着,顺手伸向了多琳的尾巴,在松鼠妹的笑闹声中,发现原来这些都是假的伪装道具,他还一直这是多琳有变身能力长出来的呢……
  只是扫了一眼松鼠妹被拆穿的装扮,阿尔萨斯就蹲在洞口观察起来,整个密道已经完全坍塌,独眼给自己留的后路确实天衣无缝,看来帮玛德琳夫人报仇还有一些时日才能实现了。
  就在阿尔萨斯思考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他的耳边,微微侧头,一个栩栩如生的怒吼雄狮挂件映入眼中,一张稚嫩又有着老茧的小手正捏着这条金色项链递到了他的面前。
  “大哥,你的项链,还在杰克的保险箱里。”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