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夜扎纸店 > 第七章 火车偶遇

第七章 火车偶遇


  坐在广场上闲来无事,想起自己刚获得的阴阳眼,于是楚天羽便忍不住悄悄开启了阴阳眼。顿时,不过在阴阳眼下,他并没有看到有任何异常之处。
  在他想来,应该是魔灵其实根本就并不多见,之前那次,也只是恰巧遇上。
  阴阳眼的开启,并没有很特别的不同点。只要自己不说出来,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不过看了一会,楚天羽便赶紧关闭了阴阳眼。
  听爷爷说过,有些东西看多了,就会招来对方的注意。他可不想给自己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虽然脑海中的信息上说他现在已经是入道的修为,但关键是他不知道入道到底是什么修为?更何况,他并不知道现在的他能做什么?
  不得不说,拥有阴阳眼后,在晚上还是有些好处的。夜视能力,让他在晚上看周围的事物,跟白天完全没有什么区别。当然,夜视能力也需要我选择动用,正常情况下,楚天羽看周围的事物,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距离动车到站还有四十分钟的时候,楚天羽便检票进站了。虽然是晚上,但人还是很多。还好有一个储物空间,要不然现在的自己也要拖着两个行李箱。
  楚天羽买的是卧铺,花了一千多块钱,卧铺的价格比坐票要贵了将近一倍。楚天羽买的是下铺,他并不喜欢上铺那种狭小的空间感。每次坐车,他都会选择下铺。不过与此同时,下铺的价格,要比上铺要贵上两百多。
  车厢里面的人很多,楚天羽找到自己的位置,将背包放在了床上。动车上的卧铺跟普通列车有些不同,普通列车上的卧铺分上中下,往往一个单间里面左右两边一共要睡六个人。动车的卧铺是靠窗并列,中间是走廊,分上下铺,每个床位都有帘子可以直接拉起来。
  楚天羽所在的这节车厢里面差不多都已经住满了,此时在他的上面还有对面都已经有人。在他上面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很清秀,看她的年纪,应该还在上高中的样子。在楚天羽对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经过这几人的谈话,他发现,这三个人是一家人。
  听了一会他们之间的谈话,发现他们的口音很像羊城本地人。看来他们这次去燕京,应该是为了旅游。
  坐在床上,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拿出了手机。点开游戏,平时无事的时候,他就喜欢玩下游戏。为了不影响到车厢内的其他人,他便带上了蓝牙耳机。这样一来,游戏里面的声音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
  玩了这么长时间,他才达到钻石,而且还是前两天刚上的钻石。每次快要升级的时候,感觉总会遇到一些小学生,就这样,一直都无法升上来。
  看到好友列表里面,那么多的最强王者,还有至尊星耀,在看看自己才上的永恒钻石,真的是无语凝噎。
  进入排位赛,点击多人组队,开始匹配,很快就进入了游戏。首先就是双方各禁用两个英雄,这次竟然有他,楚天羽果断选择了禁用妲己。当他选择禁用妲己之后,在我们队里面有个人习惯用妲己的人就开始不断抱怨了。
  懒得理会他,选择英雄的时候,楚天羽的第一选择是李元芳,不得不说,玩了这么多局,最近发现李元芳用起来还是挺顺手的,每次都能拿个MVP。至于能不能带队友飞,那就要看是神一样的队友,还是猪一样的队友了。
  很幸运,成功选上了李元芳这个英雄,楚天羽这边没有人负责打野,看来只能他打野了。其实打不打野,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关系。不过能够打野的话,还是有些好处的。不仅能够加快发育不说,在发现有残血,或者是团战的时候,能够及时切入。
  玩李元芳这个英雄,他一般不喜欢带惩戒,带惩戒在遭遇到敌人,并且其它技能的冷却时间还没有恢复的时候,很容易陷入被动局面。以他玩了200多局李元芳的经验,还是用闪现比较好,关键时刻能够躲避敌人的致命一击。这次时候,其它技能的冷却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好可以杀个回马枪。
  首先把楚天羽这边的野刷完,差不对就已经达到4级了,这个时候,第三技能也已经解锁。有了第三技能,不管是团战,还是遭遇到对面单个英雄的时候,他就有足够的信心了。
  还好这局的队友并不坑,在15-1-12的情况下,顺利拿下了这局。唯一死的一次,还是在一次团战中,被对方的蔡文姬给控制了。
  对于一个脆皮射手来说,一旦被控制,基本上就只能等死了。
  玩完一局,终于又加了一颗星。
  “啊”
  当楚天羽抬起头准备伸个懒腰的时候,发现上面有个脑袋正倒挂在床沿正看着他的手机屏幕,对方批头散发的样子,让楚天羽以为是又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把他吓了一跳,差点连手中的手机都丢了。
  “啊”
  楚天羽的举动,把上面正低头看我玩游戏的小姑娘也吓了一跳,“哎呀,小哥哥,你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吓了我一跳。”
  “小妹妹,不好意思啊,刚才太投入了,没注意到你正在看我玩游戏。”待看清对方的脸后,楚天羽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才真的是吓了一跳。
  “呵呵,小兄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个闺女平时实在是太调皮了。她平时在家里也喜欢玩一些游戏,刚才看你在玩,估计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没想到让你受惊了。”这个时候,对面床铺正拿着一本书在看的中年男子抬头看了眼楚天羽还有上铺的小姑娘,忍不住开口解释道。
  “小君,还不快向这位小兄弟道歉。”中年男子说完,又看向楚天羽上铺名叫小君的姑娘说道。
  “哥哥,对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你玩得那么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对了,我的段位也是钻石,要不我们一起来一局吧?”小姑娘很是乖巧地跟楚天羽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便直嚷嚷着要跟楚天羽一起玩游戏。
  “小兄弟,小君平时在家里就是这样,你不要介意。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我叫秦天雄,睡在我上铺的是我太太,吴秀芳,这是我闺女秦小君。”秦天雄很是客气地介绍了下自己、老婆和睡在我上铺的闺女。
  “秦叔叔好,我叫楚天羽。”楚天羽很礼貌地自报了姓名。
  “楚小兄弟应该也是羊城人吧?”秦天雄看了楚天羽一眼,开口问道。
  “嗯,秦叔叔,我老家是羊城的,我是在燕京读的大学,现在大学毕业了,正准备回羊城。”眼前的秦天雄一家看起来还算和善,于是很快几人便聊了起来。
  从交谈中,楚天羽了解到了秦天雄一家在羊城和深市经营房地产生意,他们这次是带着女儿去燕京游玩。原本准备再玩几天,不过这几天吴秀芬身体有些不适,恰巧秦天雄公司又有些事情要处理,于是便提前返回了羊城。
  听秦天雄话中的意思,楚天羽猜测,他从事的房地产公司规模还不小。联想到杨叔的房地产装饰公司,就不知道他们之间认不认识。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方便询问,反正他也没有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打算。
  秦小君也并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名小,实际上她已经有18岁了,今年刚高中毕业。听说高考的成绩还可以,准备报考羊城大学。羊城大学虽然比不上自己所在的大学,但也算得上国内一流的大学。在羊城也是排名第一的一所学校,如果没有足够的分数,根本就不可能上这所大学。
  双方熟络之后,秦小君就拉着我跟她一起玩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对楚天羽的称呼也发生了变化,“天羽哥哥,我们来开黑吧!”
  楚天羽征求了下秦天雄的意思,见对方并没有什么意见,于是他便跟秦小君互加了微信好友,然后直接进入了游戏。进入游戏后,果然看到了对方的段位。秦小君没有骗他,她的游戏段位确实跟我一样是钻石,不过对方的等级好像要比我高上不少。直接邀请对方开始游戏,不得不说,秦小君的水平真的很不错。
  有她在,这两局我们都赢了,虽然期间也遇到了一些坑爹的队友,但在楚天羽和秦小君的配合下,还是最终拿下了游戏的胜利。
  说来也奇怪,秦天雄好像对于自己女儿玩游戏并没有制止的意思。不是一般家庭的父母都会禁止小孩玩游戏的吗?毕竟玩游戏不仅容易上瘾,而且还严重影响学习的时间。
  “呵呵,我给小君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学习成绩不落下,可以适当玩些游戏。小君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她在学校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反正现在已经高考完了,就让她好好放松下。”当楚天羽忍不住询问秦天雄的时候,对方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秦小君对楚天羽的游戏水平也很认同,楚天羽能感觉到她很开心。反正闲来无事,干脆就陪她多玩了两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