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追灵计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船内伊洛缓缓的挣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古色古香的房间。
  
      坐在窗前的玉玲珑倒了两杯茶,一杯放在无人的对面,自己则端起另一杯轻饮。
  
      “醒了。”
  
      玉玲珑看着窗外甲板上的身影淡淡的说到。
  
      伊洛撑着床板起身来到窗前,随着玉玲珑的视线看去,发现打坐睡着的时乐忍不住轻笑。
  
      “此行多谢仙子。”
  
      伊洛淡淡的说着,坐倒玉玲珑的对面,端起面前的茶。
  
      玉玲珑淡淡一笑,回道:“不谢,我也是为了我想要的。”
  
      说着伸出自己的手掌,一只金色的灵蝶,在她手心飞舞。
  
      伊洛看到她手上的灵蝶脸上漏出凝重,玉玲珑见他脸色不悦,立刻握起手掌将灵蝶收了起来,道:“放心吧!我没有伤他丝毫,不仅帮了他,还遭到一脸嫌弃。”
  
      听到玉玲珑如此说,伊洛立刻松了一口气,看着甲板上的时乐有道:“看来仙子的教导不起作用。”
  
      玉玲珑轻笑,脸色阴险的说到:“我的教学没有问题,她只是缺点刺激。”
  
      “不可以伤到她。”
  
      伊洛严声又道。
  
      “我自有分寸。”玉玲珑自信的回道,说罢她又看了看前方山脉间突然断开的山谷。
  
      冰连绵不断的冰山,突然被人一剑从中劈开一道断谷,两面古壁上融化的雪水形成瀑布落下,将山谷填满,仙船此时已经行驶到了山谷的正北面,南方太阳当空而照,山谷中的水面,在太阳的光照下波光粼粼。
  
      玉玲珑又道:“此处便是天水河与寒水河的发源地,十多年前你与龙星辰为了建立圣凯西亚这片绿洲,劈开的断谷。”
  
      伊洛轻道:“仙子才短短几日,便把本王的圣凯西亚了解的一清二楚。”
  
      “距离传送阵被毁,已过一日,这一天若是我,圣凯西亚半壁江山已然拿下。”
  
      玉玲珑风轻云淡的说到。
  
      伊洛淡淡的回道:“龙星辰是不能轻易离开王城,可是,公主莫不是忘了圣凯西亚还有君天凌、四凶兽他们。”
  
      玉玲珑轻笑:“他们是为了灵,才留在圣凯西亚的,可不是你。”
  
      “在有第三方势力的威胁下,他们还怎么能坐的住。”
  
      伊洛淡定的回道,接着起身从船上房间二楼走出,在空中用灵力写下一个开字,文字化成灵气飞入断谷。
  
      断谷之上一道金光闪过,巨大的金色屏障,出现在断谷周围,然后缓缓打开一道门。
  
      玉玲珑施法加速仙船的行驶速度,从雪地进入断谷的水潭之上。
  
      进入屏障之后,那打开的门瞬间合闭,断壁上飞流的瀑布,哗哗作响。
  
      将睡着的时乐猛地惊醒,挣开眼的瞬间刚好看见二楼整在看着她的伊洛,就在她心喜的站起,想要和他打招呼。
  
      玉玲珑从伊洛背后一剑穿透他的身体,然后将他的身体从二楼推下去。
  
      时乐刹那间失了魂,胸口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的她,愤怒的嘶吼,周身的灵气因为被她的愤怒牵动,蜂蛹而至又瞬间想四周炸开,连同黑风鸣的结界轰然碎裂。
  
      那一刻,她好像找到了潜入身体深处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然后将世界的时间静止了,随着头发一丝丝的化成白色,身体也成长成成年模样,她一步踏前,身体化成了一道光,一下来到了即将落到甲板上的伊洛面前。
  
      将他接住之后,世界也随之解除静止。
  
      被她抱在怀中的伊洛看到她满脸惊恐的脸颊竟然有泪水滑落,他抬起手为她擦去眼泪,淡笑着安慰道:“吓到你了吗?”
  
      “唔,呜哇……”
  
      时乐的身体随着她的哭泣缓缓缩小,边哭边锤打这他的胸膛,抱怨道:“你这个骗子,混蛋,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戏弄我。”
  
      二楼的玉玲珑淡笑道:“做的太过了吗?”
  
      “本王也不知情,都是仙子的错,本王替你处罚她。”
  
      面对伊洛干脆利落的甩锅给她,她淡定自若的回道:“我是为了你好,看你不是学会了吗?记住方才那种感觉,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像方才那样做便可。”
  
      “太过分了,仙子太过分了。”时乐两眼泪汪汪的,气嘟嘟的回道。
  
      随着仙船缓缓驶出断谷,他们也终于算是离开了天寒山脉。
  
      玉玲珑轻笑着,从二楼飞落道甲板上,看着向南方蔓延曲折而去的河流,回道:“没办法,若是容你自己磨蹭下去,一百年你也解除不了结界。”
  
      “哼!”
  
      时乐冷哼,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玉玲珑完全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开始施法,轻道:“路上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是时候加速了。”
  
      说着,仙船从河流上腾空而起,飞入天空,向南方飞去。
  
      仙船在云雾了航行,和天空中的飞兽擦肩而过。
  
      梦幻的景色瞬间将时乐惊恐的心脏安抚下来,伊洛微笑着起身将她抱起,飞上船舱的二楼,俯瞰大地。
  
      “乐儿,别生气,仙子也是为了你好,接下来本王要应对很多敌人,本王无法确保时时刻刻都会在你身边,即使身边能保护你的强者再多,也难免会有意外发生,你总要学会保护自己。”
  
      时乐小脸不削的说到:“哼!睡一觉醒来,你的口气怎的越来越像夜凌溪了。”
  
      “呵呵。”
  
      伊洛轻笑着抚摸她的头道:“你的夜凌溪可有本王现在英气。”
  
      时乐面向他仔细的看了看,脸红的别过头,傲娇的回道:“丑死了,哼!”
  
      “哈哈哈哈。”
  
      时乐生气的将他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扫开,又道:“说你丑还喘上了。”
  
      “乐儿不会撒谎,就别撒了。”
  
      时乐羞涩的底头,细声细语的说道:“我不会骗人,你们也不要骗我了,我真的会当真的,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也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只要是能学的东西我会努力去学的,我知道我很笨,我会努力变强,你们不用保护我,不用为我牺牲。
  
      只要乐儿不想死,那么谁也别想杀不了乐儿。”
  
      伊洛轻声应道:“嗯。”
  
      “两位聊完了吗?我们接着开始学习吧!”
  
      玉玲珑无情的打断两人的二人世界,强行将时乐从伊洛身边带走,进入房内。
  
      这边被忽视了半天的黑风鸣,终于等到了时机,立刻对伊洛报告道。
  
      “陛下王城急报,昨夜伊寒城内发生暴乱。
  
      镇北将军君天笑夜探夜雪阁,揪出了夜雪阁幕后老板方少天。
  
      方少天与他的手下在伊寒城中与君天笑的人交手,毁了四分之一的城池,目前夜雪阁中的奸细全部缉拿,唯有方少天与他身边一直跟随的兽人,逃走了。”
  
      伊洛脸上的笑容瞬间收起,严声问道:“方少天的修为在尊者境界,身边的那个兽人更是个半神躯的武者,以君天笑的实力只能被碾压,可是君天凌带着四凶兽赶到了。”
  
      黑风鸣又道:“不是,君天凌与四凶兽因为传送阵被毁的缘故没能立刻赶去支援,今日凌晨方赶到伊寒城。
  
      海神大人传过来的通信说,是君天凌动用了人王令。”
  
      伊洛淡淡一笑,道:“王令出,域主现,他君天笑到是够尽职的,将自己家老祖的化身请来,助本王赢得这场战争,他君御天估计要被气的吐血了。”
  
      伊洛见黑风鸣脸上漏出凝重的神色,又道。
  
      “还有什么急报一并说了。”
  
      “是。”黑风鸣应声接着说到:“前线的探子,来报无道谷上的兽人军队有五十万,其**有三名半神躯兽人,圣体兽人数百名。
  
      还有三名圣者,插进北境的细作传来消息,他们此行还携带了人王令。”
  
      黑风鸣越说伊洛神色越是凝重,圣体境界的兽人武者,半神躯的武者,圣者,这些都不是他惧怕的,而这人王令,他不得不提防。
  
      人域现在的域主是君御天,如今,坐人域之主的位置已经有五十万年了,他的存在威慑着整个人域,确保人域的安危,不仅起到防御外域敌犯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镇摄人域内部,防止域主境界的人发起大规模战争。
  
      平常个个国家的战争,顶多是一个国家灭掉另一个国家,但是域主若是参与其中,那就是圣战,战争参与的势力中只有一方有域主,那这个势力完全可以扫荡一个域的所有势力。
  
      但是,一个域的主人,从来只能有一个,其他人即使成了域主,也没有直接掌管一域的权利,唯有通过将自己的势力得到他所在的域,一半的疆土后,才有资格与现任域主发起挑战,然后凭借自己的势力将现任从域主人的位置上拉下来,自己才能成为新任人域之主。
  
      人域中域主境界的修者传出名字的只有君御天,其他地方即使有也不怎么露面,世人连名字也不曾知晓,君御天坐人域之主五十多万年了,曾经也有人试过,搬倒他,但是那些人无一不消在人域中了。
  
      而没有传出名字,却被世人知道存在的域主,现在唯有弦音,但是弦音没有坐域主之位的心思,本王也没有帮他打疆土的兴趣了,本王想要的,唯有。
  
      伊洛想着看了看房内正在跟着玉玲珑学习的时乐,足够保护他们的力量。
  
      伊洛凝眉严肃的说道:“人域东南西北四境,加上中州,是为人域所有地域,也都由中州天御帝国所管。
  
      如今方少天身边出现了域主,并且向西境出手,这只能说明这名域主动了坐上人域之主的心思。
  
      他这是要发动一场圣战,此时的君御天恐是被天地棋所控制,圣战一旦开始,天御帝国没了君御天,根本没有能力制止这场战争。
  
      这场战争一旦开启,那么整个人域都将不得安宁,不过,他方少天很不幸,这开局就落了一枚死棋。
  
      黑风鸣传本王令于漪澜兰落……这场圣战,就由本王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黑风鸣:“遵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