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黑狗修仙传 > 第24章 再厉害的狗子也逃不过老头破鞋

第24章 再厉害的狗子也逃不过老头破鞋


  洞外,苗条的包中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满脸挂满了享受表情任凭老黑一个劲儿的舔自己脸颊。老头也不管他,猛吸一口气,蹲下一蹦,飞身已达洞顶,对着洞顶灵眼一阵乱抠,随着一颗颗灵眼收入袖中,下边包中,和尚等众人身子渐渐涨大。待得抠掉群星众人身材已恢复原状。
  芦半仙对着站立椁边瞅着金链的定虚,又是作揖又是叩头,满脸虔诚的说道:“神仙爷爷,您说的好处还没给我呢!”
  “你小子急什么急,等老头忙完了自会给你,别学那秃头,你先好好想想,要些什么好处再说吧!”说罢两手抓住金链猛地就拽,嘭嘭声响起,一根、两根、、、、不长时间就拽了个干净。
  包中见掉落满地的金链怯怯的问道:“神仙爷爷,这链子如果您老不稀罕,就送于小的吧!”
  “谁稀罕谁拿去。”说着,对准椁壁上,刚才自己钻出来的地方,使劲儿就是一脚,顿时红色气团随着椁壁的破裂消散开来。对内大声喊道:“出来吧!”
  老黑见定虚身法神奇,凑上前来蹭了蹭老头小腿,伸着舌头摇着尾巴,伸头往开口处瞅着。
  不赖怪叟笑了笑,说道:“呦呵!你这小狗等不及了?别急,你那丈母娘会出来的。”说着从袖中拿出一颗灵眼抛入空中,老黑一个纵跃跳起身来,咬住灵眼嘎嘣嘎嘣嚼了起来。顿时猛地一颤晃了晃身子,周身白气翻涌。
  十三妞第一个跑了出来,跑出来的瞬间身子急速涨大。急不可待的跑过来,嫩手朝着老黑狗头使劲儿打了两下说道:“不是姐姐我说你,整天跟着那白胖子瞎混什么?害的姐姐好不担心一场。”
  老黑闻着十三妞尾巴上的气息,猛地支棱起耳朵。狗头又碰了碰定虚大腿,见定虚看向自己,摇着尾巴点着狗头又向一旁十三妞拱了拱。
  “你这黑狗,自己吃了不说,还想着小母狗,算了谁叫我定虚心肠软呢。”说着又掏出一颗灵眼向十三妞抛去。
  十三妞却是不接,狠狠瞪了老头一眼,任凭灵眼掉落在地。老黑衔住灵眼蹭了蹭大尾巴妞,十三妞这才拿起放在手中,说道:“这次,如果姐姐还是不要,你这黑狗是不是又要生气了?”老黑扑棱扑棱狗头,伸着狗舌期待的看着。含笑摇了摇头放入口中咽了下去。只觉得浑身百脉舒畅气息翻涌,竟感身子轻了不少。
  这一场景看的一旁包中醋意大升,过来对着狗头就是一脚:“狗日的东西,能耐倒是涨了不少,还学着爷们泡妞啊!”
  十三妞顿时气恼,撅起大尾巴,咚的一声直敲包中脑袋。又对着老黑气鼓鼓的说道:“你要再敢跟着这货瞎混,姐姐我就再不理你了。”老黑扭过狗头对着包中呲了呲牙,好似表明了自己立场。
  定虚见了哈哈大笑:“好一条黑狗,竟有些老头当年风采。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青毛妖犬一阵风似得窜出身来,向着洞顶月亮激射过去。
  定虚崛起了胡子大喝道:“这就想走。”说着抬起一脚,从其上拽下一只破鞋,对着妖犬大喊道:“让你小妖跑!”话音刚落,鞋子用比离弦箭还快的速度掷了过去,正砸在妖犬屁股上,妖犬被这一击身子不稳掉落下来,掐腰站在那里气呼呼的对着定虚说道:“怎么,你这老头要为难我不成?”说罢,看着刚刚出来的一众大尾巴美女说道:“女儿们,大尾巴翘起来,上去抡死这老头。”
  众美女早就看这老头不顺眼,聚拢过来翘起尾巴对着定虚又要一阵猛呼。老头捡起掉落在地的破鞋,抓在手中说道:“不教训教训你们这些小狗儿,还以为老头好欺负啊!”说着极快的身法游走在众女身后,拿着破鞋对着翘起尾巴的翘臀,就是一阵乱拍。
  顿时巨大的石室内充满了,女人吃疼后哎呀呀!求饶惊叫和屁股上发出的清脆啪啪!声响。众女顿时收起了五颜六色大尾巴,耷拉下来护住关键部位。可这老头却不撒手,一个个扯过尾巴,拽开了继续不停狂拍。被打过的就甩在一遍,任其蹲在地上抹泪哭泣。再次抓起一个火红的大尾巴,就要打去,只觉得腿上一阵疼痛,瞪眼低头看去,老黑正死死的咬着自己小腿,嘴中还恶狠狠的发出呕呕叫声。
  “算了,看在黑狗份上饶你小妞一次。”定虚放开了十三妞看向青毛妖犬。
  十三妞屁股火辣辣的疼,忍不住轻声抽泣着。老黑见爱犬吃亏,顿时更加怒火中烧,拼了小命似得疯狂撕咬起来。
  “哎!你这黑狗怎么一根筋儿,算了算了,老人家也不和你一般见识。”说着,就如腿上没有老黑啃咬一般,并不在意的拖着老黑,向青毛妖犬走去。
  “看到没?不听话可是要打屁股的。快快兑现你的承诺吧!”说着伸出了右手含笑看着青衣美女。
  美女犟着鼻子,皱着眉头恶狠狠说道:“哼!不让老头你尝尝老娘厉害,还真拿老娘当小狗了。”说着身子一晃,变成了一只青毛巨犬,张开大嘴就是一口,整个吞咬住了定虚脑袋,巨犬吞在嘴中还不罢休,使劲儿的磨着巨齿,嘎拧拧乱响。
  巨大的狗嘴中传来老头的声音:“好黑啊!你这小妖以为这样老头就找不到屁股了?哈哈!你也太小瞧老头了,这可不行,这顿破鞋是饶不了了。”说着一手拽着狗毛扯到了自己身边,拿着破鞋对着大狗屁股就是啪的一下。“快交出来。”巨犬吃疼,哼哼两声,撇着大嘴拱着鼻子,拼了命的又是大力一咬,直咬的老头脖子扁成一线,嘎吱吱乱响。
  “呦呵!还不服啊!”又是啪!的一声,“交不交出来?还不交是吧?”啪!的又一声。就这样连扇数百下,直打的屁股上狗毛乱飞红肿一片。
  屁股如同坐在火盆上的巨犬心有不甘,但耐不得屁股上的巨疼,无奈松开了大嘴变回了人形。蹲在地上,撅着被鞋打的红肿老高的屁股,两手抹泪呜呜直哭:“师父啊!你在哪儿啊?青儿被人欺负的好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