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是一具尸体 > 第435章:天师破阵

第435章:天师破阵

    “轰隆隆。”不止是刘渊然的炼天铜棺,其他区域的大山也都生长起来,纷纷向着另外几口子棺戳去。
  
      因为断仙山内部的力量越来越强悍,铜棺也无法再自如移动,不能及时躲避那些大山的攻击,全都被拨地而起的大山冲击得摇摇晃晃。
  
      “撑不住了。”嬴政他们咬牙坚持了片刻,纷纷阴沉着脸,发出了无奈的叹息,选择进行自保。
  
      这些子棺宿主也是修士,自身也受到了断仙山的影响,再加上操控铜棺,多少都出现了力竭的迹象,能撑这么久已经非常难得了。
  
      如果他们再强撑下去,自己也会地耗尽力量,直接被卷入断仙山之中。
  
      随着子棺真灵的摇晃,那些被承载着的修士们也都站立不稳,很快滑落到了子棺真灵的边缘。
  
      “再强大的逆天神物,也不是断山的对手。”
  
      漠云域主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铜棺潜力无限,可是断仙山毕竟是仙人创造出来的,威能太过于恐怖。
  
      “啊!”
  
      葬天铜棺最先坚持不住,直接化成了泡影,上面的修士们毫无悬念地向着下方跌落而去。
  
      “咔咔咔。”
  
      断仙山内部的大山地快速移动着,巨大的绞杀力冲天而上,让那些修士眼皮狂跳不已,全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阵法内部的大山之间,看似是整体的,其实每一座山峰的底部都有巨大的类似于齿轮的设置,一旦有修士落下,就会被卷入内部,直接被挤压得神魂俱灭。
  
      我、天皇氏和归一大神也束手无策,我们三个是这些修士里境界最强的,本身承受的压力就要大于其他修士。
  
      “咔,,咔,,”就在那些修士掉落到地面的瞬间,断仙山里传来了缓慢而迟钝的脆响声,继而整个山脉诡异停止了运作。
  
      同时作用在我们身上的吸力也骤然消失,被压制的飞行能力又恢复了。
  
      “嗯?”葬天铜棺上的那些修士感觉到自己落到了一个坚硬的地面上,等待了几秒,邓没有如预期般地感应到疼痛,一个个迟疑地睁开了眼睛。
  
      他们这才发现大山全都停止了移动,而且内部传出的杀气也消失了,变得如同普通山脉一般。
  
      “麻痹,累死本天师了。”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时,袁天罡从阵眼里升入空中,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原本挽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已经变凌乱不堪,道袍也变得破破烂烂,似乎是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
  
      “你搞定的?”我古怪地看着袁天罡,这货能搞定仙人布下的阵法?
  
      “小云子你几个意思?不是本天师不顾生命危险,及时破坏了阵眼,你们能这么轻松?”袁天罡哪里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吹胡子瞪眼地对我说道。
  
      “你找到了?”鬼谷子见到袁天罡,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一个阵眼而已,难不倒本天师。”袁天罡一脸得意地看着鬼谷子,他们之前为阵法的布局发生过争执,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不过这个阵眼已经被一群特殊生命控制了,只要是有生命进入有阵法,他们就会催动阵法将其吞噬,再通过特殊的手段,将这些能量转化成自己的养料。”提起玄门阵法,袁天罡难得地正经了起来,将断仙山的情况向大家解释了清楚。
  
      和我们之前猜测的基本差不多,袁天罡找到阵眼时,内部堆积了大量的修士尸体。
  
      看这些修士的尸体的服饰打扮,都和我们在葬神之地见到的修士差不多,应该全都是仙凡之战里陨落的修士。
  
      正是他们的残留意识,将断仙山关闭的阵法激活,同得到了阵法的控制权,靠着吸取误入修士的养分积攒力量。
  
      “袁掌教果然好眼力,和你之前猜测得差不多,真的不单纯是阵法的力量。”
  
      墨翟听得直点头,刚一进入阵法时,袁天罡就提出了类似的猜测,不过鬼谷子并不认同,因此两人一直各执已见。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要去阵眼里看看。”鬼谷子满脸不屑,转身就飞向有了阵眼处。
  
      “阵眼已经被我毁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袁天罡冲着鬼谷子的方向大叫一声,便不再理会他。
  
      “老袁,你特么倒是快一点啊,差点吓死我了。”
  
      老龟还是一脸惊魂未定,从一座山峰上有蹦到了袁天罡的脑袋上,伸出小爪子搓揉着他花白的头发,不住地抱怨道。
  
      老龟当时也在葬天铜棺上,如果阵法再晚一秒停止,他和其他那些修士就会被吸入阵法内部,怎么能让他不后怕。
  
      “卧槽,你以为那个特殊生命很好对付啊。”袁天罡伸手将老龟从自己头顶上拎下来,将他举到自己的鼻子前。
  
      “那个特殊生命拥下等界主级别的战力,简直是丧心病狂。”
  
      袁天罡扯着嗓子大叫道,也是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
  
      “别吹牛了,就你那个战力,还能从界主手里逃出来?”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立刻引来了一片嘘声,张飞第一个跳出来,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袁天罡别的倒还好,说起战力还是差强人意。
  
      虽然他已经是域主的境界了,但是他安静不下来,平时疏于修炼,底子可是相当感人。
  
      别说是越级挑战界主了,就算是级别的对抗,袁天罡都不一定是别人的对手。
  
      “切,所以说你们见识少呢,我家小七早就给我留了后手,别说是一个下等界主,就算是顶尖界主,也不在话下。”
  
      面对大家的质疑,袁天罡捋着胡子,一幅爱信不信的样子。
  
      “小七是谁。”归一大神下意识地问道,在他的印象里,似乎袁天罡身边没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啊。
  
      “我家七情凶灵啊,你们都见过的。”袁天罡伸出小指头挖了挖鼻孔,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归一大神一眼。
  
      “卧槽,小七,你还真是6。”
  
      想到七情凶灵的真面目,我们进入星空的修士全都是一阵恶寒,恐怕也只有袁天罡能这么坦然地给ta取呢称了。
  
      我们进入葬神之地时,七情凶灵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所以袁天罡没有唤醒ta。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的,以袁天罡那种个性,七情凶灵自然会给他保命的手段,防止他有生命危险。
  
      “阵眼真是被彻底毁了。”没过多久,鬼谷子就飞了回来,再看向袁天罡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阵眼是一个阵法的核心和灵魂,所以阵法高手在破阵时,不会采用蛮力,会直接攻击阵眼,以达到快速破阵的目的。
  
      像鬼谷子这样的高手,只消一眼就能看出阵法是否还有效。
  
      “没有金钢钻,哪里敢揽瓷器活,本天师可不像某些人,只会吹牛打屁。”
  
      袁天罡狠狠地瞪了鬼谷子一眼,就不再理会他。
  
      “这次多亏了袁掌教,否则我们的小命估计保不住了。”
  
      “对啊,怎么说也是第一教派的掌教。”
  
      看到鬼谷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球的那些修士们也都挺上道,马上对着袁天罡一阵狂拍。
  
      “给你记上一功。”我拍了拍袁天罡的肩膀,没想到这一次是他将我们从困境里解救出来。
  
      “少来那些虚的,这座阵法我要了。”袁天罡表面上和我打着哈哈,暗中却传音给我道。
  
      “一座废阵,你要来干什么。”我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断仙山的阵眼已经被毁了,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这么精妙的阵法,我怎么舍得毁了它,只是为了不让鬼谷子他们学到罢了。到时候随便改造一下,完全可以成为银河域界最强防御。”袁天罡对着我使了个眼色,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牛逼牛逼,这就太给力了。”我眼前一亮,难得袁天罡会考虑得这么周全。
  
      一直以来,银河域界的防御能力都是我的心病,毕竟这个星域太罕见了,如果被大型势力盯上,硬打起来,我还真有点担心。
  
      如果袁天罡能将断仙山改造成银河星域的防护屏障,那么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可是连大神都能挡下的阵法,不是星力炮台那种货色。
  
      “混沌域界有天瀑,银河星域自然也不能落后,以后可别再说我不够意思了。”袁天罡对着我使了个眼色,无比得意地看了断仙山一眼。
  
      “怎么会,我可是求之不得。”我尽量保持着面色的平静,这件事可是关系着银河星域的安危,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居然就这么被破了。。”倒是漠云域主二号一脸懵逼,他怎么也想不到,困了他无数年的断仙山,会这么轻松地被一个糟老头子破开了。
  
      “这算什么,后面的惊喜还多着呢。”
  
      我平静地看着他,也不再多话,带着地球修士们继续飞行。
  
      没有了断仙山的阻力,我们很快就穿过了这一片满是大山的区域,进入了一片空旷的星空之中。
  
      “下一个区域,噬魂海。”漠云域主二号凝重地看着一片漆黑的星空,口中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