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战新梦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终究没遗憾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终究没遗憾

    “真没事吗?”
  
      安检,登机,即便坐在座位后起飞,嬴雪白都忐忑询问颜煌。
  
      颜煌轻笑:“即便有事,奶奶去世和工作,哪个重要?”
  
      嬴雪白低头咬着嘴唇:“我都不管不顾就要走了。可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找人拦着我……”
  
      颜煌恩了一声:“我也没想到。”
  
      嬴雪白看着颜煌:“不影响你什么吧?你是不是也在忙?”
  
      颜煌开口:“反正我分得清什么更重要。”
  
      嬴雪白语气一滞,低头真的不说话了。
  
      颜煌助理朱团嘛,肯定要跟着。而薛双呢,肯定也要跟着。
  
      不过提前已经和公司报备了。
  
      颜煌见嬴雪白不说话,询问隔着过道的薛双:“你没和你公司说吗?!你们公司不管?忆姐也不管?”
  
      薛双开口:“你还不知道你姐的性格?她宁可自己憋着不给人家添麻烦。”
  
      颜煌皱眉:“你少什么事都往她身上推!不说你自己……”
  
      薛双抱怨:“你别赖我!!我……”
  
      “薛双!!”
  
      嬴雪白瞪眼看着她:“谁让你给他打电话的!”
  
      “噗!!”
  
      朱团都笑出来,薛双很无力看着颜煌:“现世报吧?”
  
      颜煌也无奈看着嬴雪白,薛双摆手侧身到一边:“我懒得理你俩。”
  
      座位嘛,因为票后订的。即便能同一个航班头等舱,颜煌和朱团也不会和他们挨着。只是可以换座位嘛。
  
      嬴雪白不理她,看着颜煌,扯起嘴角:“你新电影不错。大爆了。”
  
      颜煌笑:“你还关心这个呢?”
  
      嬴雪白也笑了笑,有些憔悴却没话找话:“不知道我们电影什么时候上映,你都这么爆了,我还是小透明。”
  
      颜煌一顿:“当时李海淑导演说,怎么也要17年。”
  
      只是突然想起下午的电影计划。
  
      嬴雪白却有些慵懒侧身,轻声询问:“你不会又为我得罪人吧?”
  
      颜煌恩了一声:“又……”
  
      “呵。”
  
      嬴雪白笑了一声,闭眼嘀咕:“你说什么就快不是同行了?”
  
      颜煌开口:“睡吧。”
  
      嬴雪白不再问,慢慢就睡去。这几天又拍戏,又要想着奶奶的病情。其实说起来如果颜煌再不来,她都已经决定直接走了。
  
      导演后来刻意针对她越来越明显,故意把她的戏份调到后面。
  
      要不一个女二,都快四个月了,早该拍完了。
  
      颜煌轻轻给她掖着毯子,反正头等舱空间大。在角落也没谁过来看。上飞机之前,空姐还有一些乘客认出他,也早就打过招呼甚至合过影了。
  
      也没什么,反正也有助理跟着。又不是私下,再说圈内都知道两人的姐弟关系。
  
      没有直飞敦煌的其实,要在兰舟经停。
  
      总之一路奔波到达的时候,颜煌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幸好周团早就在网上先租了车,抵达敦煌的时候就可以开车走。
  
      嬴雪白指引下,抵达了家里。
  
      “呜~”
  
      快到家的时候就开始哭,颜煌怕她眼睛哭坏,安慰她进去。毕竟天冷。
  
      “小嬴?!”
  
      “颜煌也来了。”
  
      一堆亲戚,但肯定主事的是嬴雪白父亲和母亲。
  
      见到嬴雪白也是愣住,当然也看到之后的颜煌。
  
      “快进去吧!!”
  
      嬴雪白父亲有些难过,嬴雪白母亲也流泪拽着嬴雪白:“你奶奶在里面。”
  
      嬴雪白哭着就进去,颜煌跟着的时候,进房间就看到嬴雪白已经跪在床边,看着躺在上面的一个老人。
  
      几乎是没什么反应了,只是胸口微弱起伏。
  
      “奶奶~奶奶我回来了~”
  
      似乎听到所以有了回应,床上老人慢慢睁开眼,看着嬴雪白,扯起嘴角要笑。无力的手伸过去,嬴雪白赶忙握着。
  
      而其他的亲朋好友都难过。
  
      结果奶奶没等说话,突然看到站在身后看着的颜煌。
  
      张张口要说话,指指他,嬴雪白回头,颜煌已经过去:“奶奶。”
  
      嬴雪白介绍:“奶奶,这是我弟弟,叫颜煌。”
  
      而其他亲朋好友此刻注意到,才议论起来。
  
      嬴雪白目前几乎还是小透明,但颜煌早就不是了。亲朋好友年轻的不说,年纪大一点的似乎也看过他综艺之类的。但此刻嬴雪白和颜煌肯定没注意。
  
      颜煌也跪坐在床边,跟着嬴雪白一起。
  
      老人此刻已经几乎弥留之际,说不出话了。
  
      手摸摸嬴雪白的脸,最后又看着颜煌露出笑容。
  
      然后慢慢闭上眼睛……颜煌父母车祸去世的时候,帮忙料理丧葬的事,都没让他看。几乎都没见到父母一面。因为太惨。
  
      此刻可以说颜煌是亲眼看到一个人,从活着到死去。
  
      胸口微弱的起伏慢慢没有了,老人去世。
  
      “奶奶!!!!”
  
      嬴雪白哭着大叫,身子都发软扑在奶奶身上。除了因为深厚的感情,也因为自责。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
  
      “妈!!!”
  
      “呜呜~”
  
      这次关键是,就不止嬴雪白哭了。所有人亲朋好友亲眼目睹这一幕,叫着什么的都有。嬴雪白父亲也流泪,颜煌抱着哭得发软的嬴雪白起身让到一边。
  
      正常来说,老人去世的一刻,丧葬正式开始。
  
      早就找了丧葬公司全程负责这一切,颜煌印象在北方很多地方早期是邻居帮忙。一大堆人,但现在时代发展,有承接这一切的。
  
      “奶奶~”
  
      嬴雪白靠在颜煌身上,哭得止不住。
  
      颜煌轻轻抱着她拍着后背安慰,这时候肯定不能不让哭。亲人去世了,就是要哭的。
  
      “没事没事……”
  
      颜煌开口:“终归见到最后一面,没有遗憾。”
  
      嬴雪白已经顾不上别的,就是哭泣。颜煌看着肃穆的朱团和同样有些发酸抹着眼睛的薛双:“你们看着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朱团和薛双就出去了。屋内开始有人先确定并宣告正式死亡,然后给老人穿上寿衣。并抬灵到外面已经摆着的灵堂。
  
      露天的。
  
      看来是选择了丧葬公司,但依然在家里办。
  
      倒也能理解。
  
      准备是必须准备好,但是不能提前布置。
  
      所以现在开始,除了布置灵堂,去买纸花纸人纸马,等待明天早上,开始有人过来祭奠。
  
      其他都有人布置,关于谁守灵却反而大家在议论。
  
      “我守灵!!”
  
      一直哭着的嬴雪白不知道耳朵怎么这么灵,直接抹着眼泪站起:“我去守灵!”
  
      颜煌皱眉,大冷天的,才一月份,而且还是露天。
  
      但是嬴雪白一片心,颜煌也不说什么。她决定就好。
  
      “小嬴……”
  
      嬴雪白母亲也犹豫要说什么,嬴雪白已经直接走出去。
  
      颜煌无奈起身对着嬴雪白母亲:“没事。多穿点,生上炉子就好。”
  
      出去帮忙张罗,嬴雪白已经坐在露天外灵堂内,呆呆看着奶奶穿好寿衣的躺着那。
  
      周围忙碌生炉子,颜煌坐在那边陪着她。给她披上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