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战新梦 > 第九十四章 姐,我想试试~

第九十四章 姐,我想试试~


  “呕~”
  挂断电话嬴雪白跑进去,颜煌已经翻身到地上。
  嬴雪白赶忙扶起,颜煌推开她跑去洗手间,对着马桶就吐。果然刚刚只是说醉话而已,缺少呕吐的醉酒是没有灵魂的。
  “慢点~”
  嬴雪白轻轻抚着他的后背,突然有种即视感,想不起来不代表不存在。记忆碎片是在脑子里的。当然只是一闪而逝就是,自己喝醉那一天,好像也是这样的情形,只是身份对调。
  弯起嘴角,嬴雪白手更轻柔。因为她至少在这一刻,真的感觉两人的世界中,只有彼此的那种温暖和依赖。
  “呼……呼……”
  终于不吐了,颜煌自己试图按着冲水,嬴雪白回过神,无奈帮忙按下去。
  “哗啦啦~”
  水冲掉。颜煌坐在那里不想动。
  嬴雪白试图拽着他:“起来,地上凉。”
  颜煌喘息摇头:“漱口~”
  嬴雪白凑过去:“什么?”
  颜煌指指洗手台:“漱口……水~”
  “哈。”
  嬴雪白眨眨眼,明白过来,笑了一声:“你都醉成这样了,还这么注重细节呢?”
  探身去拿漱口水,打开盖子喂了他一口。
  “咕噜噜~咕噜噜~”
  “咕咚~”
  “喂你别咽啊!!”
  嬴雪白哭笑不得,拦都没拦住:“你真是~”
  颜煌喘息着,睁眼看着嬴雪白,慢慢凑上去:“姐~我漱口了~你闻闻还有我味道吗~”
  嬴雪白忍着笑躲开,颜煌皱眉追着:“姐~你闻闻~闻闻还有味道吗~”
  嬴雪白失笑哄着挡他脸:“没,没了~呵~”
  颜煌这才满意笑出来。嬴雪白很是感慨,从见第一面至今,他给自己的印象就是,沉稳,有点内敛,沉默。然而在节目中,又是核心,又搞笑,又有才华,口才还好。
  可私底下面对那些大人物,比如导演,比如忆姐这样的咖位艺人。比如赞助商那边等等,都应对得得体成熟。
  此刻一通酒醉之后,全部颠覆。然而这或许才是气场给予嬴雪白这个姐姐都压力越来越大的他,一个18岁孩子该有的样子。也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弟弟。”
  “好了起来吧。”
  嬴雪白拽着他扶起,到床上躺下。
  颜煌还是乱动,嬴雪白探身给他整理被子,被压在身下了。
  可是颜煌睁开迷蒙的眼睛,突然定住,手伸着到她背后,轻轻一揽:“姐~你真美~”
  “喂~放开我~”
  嬴雪白挣扎一下,却是换来他双手揽着她腰,贴着自己。
  “姐~我心中女人的形象只有一个,就是你~”
  颜煌轻声开口:“每次我看着你的照片,每次我创作的歌词旋律,都是因为我脑中我眼前都是你的身影,你的笑容。”
  嬴雪白慢慢不动了,看着颜煌:“你……你又醒了还是怎么?”
  颜煌不理会,看着嬴雪白:“我说我给你创作,每个音符每个字都是为你写的。都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嬴雪白沉默,许久之后语气轻柔如同哄着他:“我知道……我都知道……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心意……”
  颜煌突然眉头皱着:“是,你感受到了。可是你当我是弟弟,你不想接受。”
  嬴雪白咬着嘴唇,突然笑着挣扎:“我和你一个醉鬼在这聊上了还!”
  起身拍他一下:“赶紧睡觉!”
  要去洗手间关灯的时候,突然啊的一声轻叫,手腕被拽住再次跌落被抱住。
  “还闹!”
  嬴雪白皱眉呵斥,突然愣住。那双眼睛,再次看着她,近在咫尺不眨眼,嘴里没有酒气和呕吐的味道,只有一种漱口水的清香味。
  “姐~我看你拍吻戏了~是借位还是用银行卡隔着?”
  嬴雪白一愣,失笑逗他:“都不用,是来真的。”
  颜煌没笑,甚至在夜里,昏暗灯光下。目光有些阴森,让嬴雪白有些不舒适,下意识躲开要起来:“快睡吧~听话~”
  “我不想你和别人拍吻戏~”
  颜煌不放手:“看着很生气。”
  嬴雪白轻叹:“是工作啊。”
  动了一下,嬴雪白不会和一个喝醉酒的弟弟计较,只是哄着:“是借位的,没有真亲。快松手好好睡觉。你喝太多了,以后不许喝酒……”
  颜煌还是不松,只是看着嬴雪白,就这么看着:“为你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你是我的!”
  “是,我是你姐~”
  嬴雪白无语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他碰酒,一次都不行。
  可是她不知道,在之后……这个问题不需要她发誓了。
  “你是我的!”
  颜煌还在重复这句话:“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的一切只属于我!”
  “颜煌……”
  嬴雪白皱眉:“你……”
  “拍吻戏是什么感觉~”
  颜煌打断,看着她红润小小的嘴唇,轻声呢喃:“姐,我想试试~”
  嬴雪白愣住,然而没等反应过来。揽着她腰的其中一只手,突然按着她后脑下压,再之后她的嘴唇就和一片温润碰触。有些湿,感觉好像……不好形容。
  而且也没法形容,她此刻脑子瞬间是空白。
  可是等到反应过来想挣脱开的时候,却根本动不了。颜煌的手力气大到她无法挣扎一般。
  可惜颜煌没经验,就这么持续大概十秒钟的时候,才松开。
  嬴雪白大口喘息用力挣脱起身,捂着嘴唇看着躺在那里重新喃喃自语闭眼嘀咕什么的颜煌。随手拿起枕头用力砸向他!
  一下!两下!
  不解恨!
  丢开枕头用拳头,可是就要落下时,犹豫一下,烦躁给他翻过去,照着后背捶。
  “砰~”
  “砰~”
  可是颜煌根本没反应,嬴雪白捶了两下情绪激动气喘吁吁,突然看到他后脑的那道疤痕。
  举起的手,慢慢停住,随后落下。站在那里喘息许久,最后忿忿踹他屁股一脚,转身出了卧室,用力将门关上。
  靠在卧室旁边墙壁坐下,嬴雪白脸颊通红,胸口起伏。手捂着嘴唇。
  抱着膝盖坐在那里,脸埋进去。
  许久之后,深呼吸一下,起身回到自己卧室,去洗手间洗脸。
  抬头看着镜子里气喘吁吁脸色通红的自己,尤其嘴唇好像还有些肿,而牙齿还有血迹。也不知道是谁的。
  接水漱口,一切好像恢复正常了。
  可是发生的已经发生,好像,有些什么滋生,再也回不去了。
  臭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