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那一抹醉人的红 > 202再战解放碑上

202再战解放碑上

    “秦抗美,秦氏集团的总裁,”这个叫秦时的小伙子一口喊出了秦抗美的身份。
  
      “哦,你认识我?”秦抗美倒有点意外。
  
      “当然,想做火锅行业的,怎么会没听说山显富,水有情呢?”秦时说道。
  
      “你想做火锅?你想去白天鹅偷师?”秦抗美笑道。
  
      “不不,我有自知之明,不是做厨师的料,我只是想随便找一家火锅上班,时不时蹭顿火锅就行了,”秦时看看解放碑的钟楼,下午五点了。
  
      “那还不简单,我的店你随意挑,不过只能从低层做起,你愿意吗?”秦抗美心血来潮的说道,她很久没有这样感情用事了,她总觉得这个小伙子身上有种难以说明的气质。
  
      看起来个子不高,衣衫破旧,却满身的阳光,尤其是笑容,给人一种乐观自信的感觉。
  
      不料秦时摇摇头拒绝了:“感谢您的好意,可是我现阶段只会在解放碑做事,如果秦氏火锅能在解放碑再次开店,我一定会去应聘,哪怕做个保安都可以,”说完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身后传来了秦抗美清亮的嗓音:“那咱们一言为定。”
  
      秦抗美心情莫名的高兴起来,不过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一转身,刚好看到白天鹅火锅馆门口站着一个女人,胡金英一点不显老,更加雍容华贵,不像一位生意人,更像是一位歌唱家,不过秦抗美可是知道这位火锅业的扛把子是一位真正的女强人。
  
      胡金英火锅协会的会长位置,坐上去就没有下来过,她正送几位重要客人出来,也是一眼望见了街道上的秦抗美,立马笑容可掬地迎了上去。
  
      “哎呦,秦董,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怎么?要赏脸到我店里面吃顿火锅?”胡金英热情的握住秦抗美的手。
  
      秦抗美也浮起职业化的笑容:“太客气了,胡董,我只是随便逛逛,至于吃火锅,改天吧!”
  
      两人寒暄客套了几句,李小新不耐烦了:“妈妈,我们不是要回家看奥运吗?走呗。”
  
      秦抗美心道还是宝贝儿子理解我,说半天都是些废话,秦抗美早就不耐烦了,“那抱歉了,胡董,我就先走了。”
  
      胡金英点点头,突然说道:“秦董,街角有家店生意不好,做不下去,准备转让,你有没有兴趣啊?”
  
      “噢,是吗?也许有吧!告辞,”面对胡金英话里有话的挑衅,秦抗美淡淡地说道,说完牵着儿子离开了。
  
      秦抗美语气平静,再次回头看了看白天鹅那间称霸十几年的总店,眼中却渐渐有了一丝火光,就如同她第一次看到这间火锅馆的样子。
  
      看完奥运会开幕式,李小新早早的去睡了,秦抗美和李少洪继续欣赏接下来的比赛。
  
      “我今天碰到了胡金英了,她气我了,”在李少洪面前,秦抗美才会流留出一丝小女人样子。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找到像红葱菌一样便宜又适合麻辣火锅的食材,不再进军解放碑了吗?”秦抗美一说话,李少洪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秦抗美脸拉长了,嚷道:“你知道她是怎么气我的吗?”
  
      李少洪递了一瓣橘子给秦抗美,笑道:“她是不是说附近有门市,问你有没有兴趣?”
  
      秦抗美接过橘子奇道:“你怎么知道?”
  
      “鲍迪富那个家伙告诉我的,”李少洪淡淡的说道。
  
      “他为什么告诉你这件事?”秦抗美沉思起来。
  
      李少洪喝了一口茶,说道:“看比赛吧,别伤脑筋,其实是他们两个在故意试探我们,看我们有没有再次进军解放碑的意图。”
  
      秦抗美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这两年白天鹅发展得很快,房产,宾馆,旅游都有涉及,尤其是明年的五星旅游区打造,更是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他们害怕我们趁此机会,再在解放碑开店打擂台,所以放话来试探我们。”
  
      李少洪打了小小的呵欠:“可惜他们算错了,我们不会根据他们的节奏来,要是我们这边准备好了,不管他们忙与不忙,我们都会兵发解放碑,不过现在还是时机不到,真是可惜。”
  
      秦抗美有些烦燥的说道:“我我们之间的差距,真的是食材的差距吗?我总觉得是我们自身有什么问题?”
  
      李少洪楞了楞:“自身问题?我们不是开过几次会讨论过了吗?”
  
      “我想要好好想想,”秦抗美开始专心看电视了。
  
      “你还不如想想怎么在蓉城布局,年初订的计划很好,目前反馈回来的情况……”
  
      秦抗美摆摆手:“攘外必先安内,连个市中区都进不去,哪有脸进军全国。”
  
      李少洪呵呵一笑:“当初可是你下令撤的,率先走出去做加盟也是你提出来的,突然改变计划会出现很多麻烦意外的。”
  
      秦抗美答道:“计划不如变化快,一家企业要是不能根据市场情况作出改变,企业怎么发展?怎么壮大?”
  
      李少洪也好奇了:“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再战解放碑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引动你的心思,不可能单纯的是为了争面子吧?”
  
      秦抗美脑中浮现出秦时的笑脸,她后面想明白了,这个小伙子的优点在哪里,就是他的笑容,那是一股让人感受他内心的笑容,特别真诚,火锅行业的服务还差的远,要是店里有这么一张杀伤力十足的笑脸,也许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今天碰到一个很特别的小伙子,”秦抗美没有回答李少洪的问题,反而说起了秦时。
  
      “难道你发现了一个,可以让我们秦氏火锅在解放碑站住脚的店长人才?”李少洪问道。
  
      “不,他还达不到这一步,也许做个保安,也许做个服务员,”秦抗美想起了秦时的那张求职表。
  
      “一两个五星级的服务员,影响不了大局,”听说只是个普通员工,李少洪顿时没了兴趣,专心看起比赛来。
  
      秦抗美帮李少洪又倒了一杯茶水,问道:“如果我执意要马上再开解放碑分店,你会支持我吗?”
  
      “当然支持,你以为我不憋屈吗?”说着李少洪狡猾的一笑,继续说道:
  
      “不过,我有个条件,要找到一个我们都满意的店长,才能开始这个攘外必先安内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