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第659章 倪元峰

第659章 倪元峰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易我找你干嘛。”丁锡锋语气拔高,问道,
  
      “案子的其他线索可以放一放,你就给我负责这件事,有问题吗?”
  
      “没问题。”韩彬应了一句,随后又补充道,“即便有问题,我也会想办法解决。”
  
      “这就对了。”丁锡锋点点头,靠在沙发上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已经让人在查了,看看头tiao在琴岛有没有分公司,如果有的话,我们会去公司拜访一下,请他们协助调查。”
  
      马景波问道,“名义呢?”
  
      “卢静芳是头tiao的主播,一直在这个网站发视频,哪怕算不上正式员工,他们也存在雇佣关系,现在卢静芳死了,请头tiao网站协助调查也符合规定。”
  
      “可以,先这样调查吧,有情况可以直接联系我。”韩彬做事,丁锡锋还是比较放心的。
  
      “那我先出去了,看看他们查的怎么样了。”韩彬直接提出了告辞,现在的情况比较紧急,你越上心,领导越放心。
  
      韩彬出了办公室。
  
      丁锡锋递给了马景波一根烟,“韩彬负责处理视频的事,其他的线索你多盯着点。”
  
      马景波接过香烟,又先给丁锡锋点上,“大队长,626联合专案组的调查一直没有公开,宣传科那边也没有联系过相关媒体。之前,网上也没有太多的消息,怎么一夜之间就有那么多新媒体发相关视频。”
  
      丁锡锋皱了皱眉,相对于新媒体来说他更了解传统媒体,不过以他的查案经验,还是能分析出一些情况,“要么是跟新媒体的传播方式有关,要么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串联。”
  
      “我也是这样想的。”马景波抽了一口烟,猜测道,“那个幕后指使的人很可能是涉案人员,甚至可能跟凶手有一定的关联。”
  
      丁锡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忍不住拍了拍脸颊,最近上火了,牙疼。
  
      ……
  
      文翰大厦,头tiao分公司。
  
      头tiao是一家大公司,其母公司也是互联网巨头之一。
  
      头tiao的总公司在京城,国内各地也有不少分公司,琴岛分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分公司总经理叫倪元峰,三十岁出头,中等身材,带着一个白框眼镜。
  
      这是一家年轻的公司,高管的年龄普遍不大,虽然少了几分老成持重,但更有活力,更容易打破规则。
  
      “咚咚。”外面响起敲门声。
  
      “进来。”
  
      门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秘书走进来,“倪总,外面来了几个警察想要见您。”
  
      “警察。”倪元峰的目光离开屏幕,疑惑道,“哪来的警察,见我干什么?”
  
      “他们说是市刑侦大队的,想跟您了解一些情况,具体什么情况他们不肯说,要跟您面谈。”
  
      “哎……真是的,什么事都有。”倪元峰掐了掐额头,他不大喜欢跟体制内的人打交道,但有时候又避不开,“带他们去会议室吧,就说我马上过去。”
  
      “好的。”女秘书关门出去了。
  
      几分钟后。
  
      倪元峰进入了会议室,见到了韩彬一行人。
  
      双方相互介绍了一番后,倪元峰问道,“韩警官,听秘书说您要找我了解情况,不知道是哪方面的情况。”
  
      韩彬没有直接回答,拿出手机点开了他们公司的软件,找出了卢静芳的视频,“您看看。”
  
      倪元峰接过手机,仔细查看了一下视频,“这是我们公司的网站,这个主播就是露了露腿,大街上很多人都这么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衣着有没有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也不是我关注的点。”
  
      “那您让我看视频是什么意思?”
  
      “这个女士叫卢静芳,一直在你们网站上传视频,前几天她被人残忍的杀害了,被杀的地点就在工地上。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调查一下,贵公司是否了解一些情况。”
  
      倪元峰愣了楞,连忙否认,“不了解,我们公司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她不算是我们公司的正式员工,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对于她的情况也不了解。”
  
      包星道,“倪总,这话说的有些绝了吧,就算不是正式员工,她一样给你们公司创造了利益,你们公司也给她发工资,从某种程度而言你们也是雇佣关系。”
  
      倪元峰想了想说道,“这个我们得查一下,因为现在很多时候不是签个人,而是跟工作室签。工作室给我们提供视频资源,我们按照点击、打赏给工作室钱。”
  
      “至于接下来,主播和工作室之间如何分配利益,怎么签的合同,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换句话说,我们跟大部分主播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
  
      韩彬笑道,“倪总,我们只是了解情况,不是找您申请赔偿的,您知道多少,就跟我们说多少。”
  
      “退一步讲,就算你们之间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但她的视频毕竟在你们网站播放了,而且据我们了解,她之所以会在死亡现场附近,跟拍摄有一定的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