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花的全能教师 > 第276章 商议对策

第276章 商议对策

    十几分钟后,曹正轩敲开饶丰沛办公室的门。
  
      “饶局长,我又来打扰您了。”
  
      “说什么又,你不是半个多月没来找我了吗?”饶丰沛语气平淡。
  
      “感谢饶局长对我厚爱。”曹正轩走到饶丰沛近前。
  
      “这话怎么说?”饶丰沛不知就里。
  
      “饶局长您想想,咱们教育局几千号老师,如果每个人半个月来找您一趟,那一天您得接待多少人?我半个多月找您一趟您都能接受,那不是对我的厚爱吗?”
  
      “呵呵。有事说事吧。”
  
      “您是不是先让我坐下来?”曹正轩就是这么油。
  
      “坐,坐。”
  
      “谢谢。邓校长应该给您打过电话了,您肯定也不会答应。我准备的资料也无需给您看。”曹正轩一股脑儿地把事情说出来。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小曹老师,不准组织学生春游秋游这是……”
  
      “这话邓校长已经跟我说过了,所以也请饶局长省略,我真的只是来告诉局长一声,我要组织学生秋游。”曹正轩对饶丰沛有的只是客套。
  
      “告诉我一声,你干脆通知我一声不更好?”饶丰沛没好气地道。
  
      “那哪成?您是局长啊,我只是一中的一个普通老师而已。”
  
      “你来告知我与通知我有什么区别?”
  
      “饶局长,这里头的差别大了。我来通知您,那我得是您领导我才有这个权利啊。我告知您,只是让您知道这件事而已。”
  
      “你别给我咬文嚼字。反正你怎么说都行,但就是不能带学生出去。”饶丰沛把脸黑下来。他一定是记起来“沆瀣一气”这个成语了。是曹正轩让他记住了这个成语。
  
      “饶局长这口气和邓校长的口气一模一样啊。我能理解,不只是因为邓校长提前跟您汇报了,而是因为你们做领导的出发点和工作思路都是一样的。我料到了这一点,我才不是来请示而是来告知。饶局长您一定要耐心听我说一下,不过,您暴跳如雷也行,反正就是我要走这个流程。因为我走这个流程是来保护你!”
  
      “曹正轩,你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饶丰沛真的要暴跳如雷了。
  
      “诶,饶局长,您声音再大一点效果就更好了。最好把您旁边几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吸引过来就更好。”
  
      “曹正轩,你到底要折腾什么?”饶丰沛反而把说话的分贝降低了。
  
      “就像我和邓校长说的,来规避你们领导的责任啊。您反对我组织学生秋游,不就是怕担责吗?只要您不担责,您不就没事了吗?”
  
      “我怎么就不担责了?”
  
      “饶局长是激动了没想明白对不?请您冷静想一想,您为了反对我组织学生出游,和我进行了这么激烈的对话,又有这么多人见证,万一出了事情,所有责任不都我扛吗?您还担什么责?饶局长,您说呢?”曹正轩极为耐心地解释道。
  
      饶丰沛看着曹正轩不说话。他似乎有点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一出道就能当上两个公司的一把手了。
  
      “既然饶局长已经想明白了,我就回学校了。”曹正轩起身。
  
      “你别浑。我没答应你。”饶丰沛道。
  
      “你当然不能答应我。这不说好了吗?你答应我那责任不就你来扛了?不过,我的好您不必放在心上。打扰了。”
  
      曹正轩离去。
  
      “会有这种怪人的?”曹正轩离开足足十分钟,饶丰沛都没有缓过气来。
  
      ……
  
      缓过气来之后,饶丰沛首先想到的是给邓传江打电话。
  
      “邓校长,这小子非常浑,我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执意要带学生秋游。”饶丰沛没有做一点隐瞒。
  
      “这可怎么办?饶局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带学生出去的。只要出事情,您和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邓传江道,“秋游这种活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事情,可一旦出事就是出大事,最可怕的莫过于出车祸。要是一车人都……饶局长,全国有很多这方面的报道。”
  
      “是啊,”饶丰沛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还不清楚吗?伤一两个还好解决,要是死几个,就是大事情了。棘手的是孟书记的女儿还在这个班。万一是孟书记的女儿出事,我们还有前途吗?”
  
      邓传江道:“是啊是啊,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老古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真是这样,您和我就都被他毁了。所以,怎么样都要阻止他带学生出去。对了,饶局长,可不可以让孟书记给那小子施压?实验班不是孟书记推出来的吗?”
  
      “邓校长,你真糊涂啊,这种小事情能找孟书记吗?孟书记会怎么小看我们。得我们自己解决,知道吗?”
  
      “可这小子非常执拗,您是知道的,饶局长。”邓传江很无奈地道。
  
      “妈的再烦再难都要解决啊。一些乡镇的上访专业户还不难对付,不都对付了吗?堵,截,去北金就跟去北金。我们就是要拿出这种精神来。”
  
      “饶局长您这么说提醒了我,我们也可以这么做。曹正轩的思想工作做不通,那我们就在他们出发前堵,截,他就没辙了。因为他不怕我们,那些学生还是在乎的。”
  
      “邓校长,这是个好办法。多安排几个人,把你行政人员全安排了。堵车的堵车,拦学生的拦学生,曹正轩就真没办法了。”
  
      “好,只是我希望局里也派几个领导过来。”
  
      “可以啊。我让分管教学的吴局长把教育科的人都带上,和你们一起堵截。我就不信他还能折腾。”
  
      “谢谢,谢谢饶局长。我现在就召开行政会。”
  
      ……
  
      曹正轩回到学校,没过多久就放学了。同年级的老师们已经知道曹正轩为秋游的事和邓校长叫板,不过,已经没有几个人觉得稀奇了。
  
      曹正轩的这些同事们对曹正轩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已经完全能接受了。
  
      但接受并不等于认可。所以,曹正轩盛情邀请班上的任课老师参加十月七号的秋游活动,除了孙大伟,一个个都找理由拒绝,好在这一点也在曹正轩的预料之中,所以并不太在意。
  
      在张雨歆赶来之前曹正轩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将昨天晚上发信息给他的那个人的电话号码调出来与班级学生家长的电话号码核对,印证了他的猜想——这个在紧要关头发信息的人是张文盛父亲张诚。
  
      张诚是王朝足浴的主要负责人,是范丰明的左膀右臂,范丰明要动曹正轩,张诚多少会获悉一点信息。
  
      但曹正轩并没有给张诚打电话表示感谢,而是默默地记在心里。基于张诚的特殊身份,不打电话反而是明智的。
  
      这里也要说明一点,自从曹正轩和张雨桐的婚事说定了之后,张雨歆中午的接送任务就转到了曹正轩头上。张雨桐如果正常下班,会直接骑电动车去玫瑰小区,曹正轩则开车把张雨歆带回家,然后一家人一起开开心心的用餐。
  
      这种感觉有多幸福,曹正轩就算是中文系毕业的,也无法用言语完全表述出来,只是曹正轩没有料到,这种幸福竟然持续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