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962章 只要,小九儿在

第962章 只要,小九儿在

 “四皇叔,你在干嘛?”
  
  看到溢出来的鲜血,凤九儿顿时急红了眼。
  
  从床上一把翻了下去,她轻轻推着凤离,完全不敢用力。
  
  “躺下,快躺下!别乱动!快点!”
  
  “九儿……”“不要说话,四皇叔,快躺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这伤口虽然不大,但,剑气刺得很深,差点就伤到心脏了。
  
  这才是受伤的第二日,不好好在床上躺着,竟然将她……抱上来?
  
  这该打屁屁的四皇叔,太不听话了!“你怎么回事?
  
  不知道四皇叔伤得很重吗?
  
  你竟然让他乱来?”
  
  凤九儿一边给凤离解开纱布,一边冲凤江发脾气:“留你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用?
  
  关键时候,一点派不上用场,气死我了!”
  
  “我……”凤江实在是很无辜,也很委屈有没有?
  
  刚才他是要阻止的,可是,人家四皇叔说不允许他碰她的身子。
  
  不过,怎么四皇叔可以抱,他这个亲哥哥就不能?
  
  四皇叔这套理论,还真是奇了怪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九儿是他的女儿呢!凤九儿懒得理会他,“让人弄点热水进来,我看看四皇叔的撕裂程度。”
  
  “好。”
  
  凤江亲自去弄热水,都不需要假手于人。
  
  凤离却在九儿将纱布快解下来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不慌,已经没事了。”
  
  “不行,都流血了,必须看看。”
  
  九儿挣开他的手,急道:“放心,我会小心,不会弄疼你。”
  
  凤离一点都不怕被她弄疼,他的小九儿在他的身边,就算是拿刀子在他身上割着玩,那也是甜的。
  
  “四皇叔身上……身上太多伤疤,怕吓到九儿。”
  
  “我已经看过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九儿又心酸了。
  
  这大大小小的伤,换了别的人,恐怕很难活下去。
  
  这些年来,他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将凤离的手放在床上,她才小心翼翼,把纱布的结解开,纱布一点一点拿下来。
  
  伤口确实又被撕裂了,不过万幸的是,裂口不是很大。
  
  九儿给他上了药,取了干净的纱布,重新包扎上。
  
  凤离被凤江扶着坐了起来,九儿给他缠纱布的时候,凤离恨不得将这个小丫头搂在怀中,揉进身体里。
  
  他的小东西……“四皇叔,你得答应我,这几日,所有要用力的事情绝对不能做,刚才那种事,更加不可以!”
  
  凤九儿煞有其事警告,直到凤离点头答应,她才松了一口气。
  
  小太监端着清淡的汤粥进门,凤江端了过来,放在一旁。
  
  九儿扶着凤离半躺在床头,她端着碗,坐在床边,用勺子舀起一口,凑到唇边轻轻吹凉。
  
  凤离只是看着她,不管她做什么事,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被他深深烙印在心里。
  
  “四皇叔,已经凉了,你尝尝。”
  
  九儿将勺子凑到凤离的唇边。
  
  凤离张嘴,一口气喝下。
  
  心头一阵撼动,感动得连指尖都颤抖了起来。
  
  他的小九儿在喂他喝粥,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原本以为,哪怕有一日她回来了,自己也只能躲在远处,远远看着她。
  
  从未想过,两个人竟然可以靠的如此近,他的小九儿,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他只要抬起手,就可以触碰到小九儿。
  
  甚至,只要一伸手,就能将小九儿抱在怀里。
  
  他真的很想抱着她,从小他就没有抱过她,一转眼,她已经这么大。
  
  可他不敢,怕自己的冲动,会吓坏她,会让她从此讨厌自己。
  
  “四皇叔,你怎么了?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吗?”
  
  九儿问出了连凤江都想知道的事情。
  
  凤离赶紧垂下眼帘,怕九儿不高兴被自己这样看着。
  
  “抱歉……”“你是我的亲皇叔。”
  
  九儿冲他一笑,“对着我的时候,不用这么拘束,我们是一家人啊!”
  
  九儿又舀起一口粥,吹凉了才凑到凤离的唇边:“四皇叔,来,先喝粥。”
  
  凤离没说话,乖乖喝粥。
  
  虽然清粥没什么味道,但,只要是九儿喂的,都甘甜无比。
  
  心情好,一口气,竟喝掉了三大碗。
  
  直到九儿说刚醒来不能吃太多,才停了下来。
  
  “四皇叔,你一直这样看着九儿,就不怕人家难为情吗?”
  
  最后,连凤江都看不下去了,必要的时候,还是得要提醒一下。
  
  凤离猛地收回目光,斜睨了他一眼。
  
  凤江先一步移开视线,就当看不见,生怕被他冰冷的目光给吓坏。
  
  四皇叔真的很偏心,对着九儿的时候,温柔得好像能掐出水来。
  
  对着他时,凶得和猛兽一样!凤离这才有心思打量起周围的一切,看清楚这个建筑之后,他眸色一沉,脸色忍不住微微变了。
  
  “我在宫中?”
  
  “这是我的寝宫。”
  
  凤江立即道。
  
  凤离一把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凤九儿吓了一跳,赶紧压着他的双臂:“四皇叔,你要去哪里?
  
  不要乱来。”
  
  “九儿……”他不想吓到她,不过,他这个身份,是不该留在宫中的。
  
  “四皇叔,昨夜我和九儿将你带回来,求父皇给你运功疗伤,之后,是父皇答应了,让你留在我这里养伤的。”
  
  对于宫中的规矩,凤江自然比九儿要了解太多。
  
  看到四皇叔这般,凤江立即明白他在想什么。
  
  他只是没想到,平时就连父皇都不放在眼底的四皇叔,这次竟然连留在宫中这么小的事情,都感觉到不安。
  
  “当然,是皇上允许我留下的?”
  
  凤离盯着凤江,“不可胡闹瞎说。”
  
  他不怕自己身在何处,只怕自己的事情,会连累九儿。
  
  凤江颔首,认真道:“确实,是父皇允许的。”
  
  “你们求皇上给我运功疗伤?”
  
  见凤江点头,凤离看着九儿,舍不得责任,可脸色还是有点严肃。
  
  “以后,不可在皇上面前,为我求任何事,知道吗?”
  
  “为何?”
  
  这件事情,难道,和父皇问她四皇叔说了什么,有关系?
  
  怎么感觉两个人之间,藏了不少秘密?
  
  这些秘密,又是跟她有关系吗?